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宋代西北吐蕃与甘州回鹘、辽朝、西夏的关系  

2014-04-18 06:21:09|  分类: 政治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代西北吐蕃与甘州回鹘、辽朝、西夏的关系
2014年04月17日 08:34 来源:《西藏研究》2013年5期 作者:陈庆英 白丽娜 字号
http://www.cssn.cn/zgs/201404/t20140417_1069787_3.shtml

内容摘要:北宋时期,宋、辽、夏三国在西北地区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并导致这一地区民族关系错综复杂。北宋初年,西北地区的吐蕃部族,已基本结束族种分散的混乱局面,先后在河西、河湟两地建立政权,即“凉州六谷蕃部”(11世纪初期至1028年)和“唃厮啰政权”(1008~1104年),成为影响当地局势的重要力量,受到周边民族政权的极大关注。西北吐蕃为其自身生存和发展,积极发展与这些民族政权的关系。党项西夏是西北吐蕃的最大威胁。因此,西北吐蕃始终将“联宋抗夏”作为其基本的对外政策。虽然双方也曾有过友好合作的时期,却十分短暂和脆弱。至于国朝,当党项尚未崛起之时,将西北吐蕃,特别是凉州吐蕃视为其征服的对象,当西夏建立,辽朝更多时候充当的是河湟吐蕃的同盟者。关于甘州回鹘,由于地理位置的相似性和利益的统一性,其始终是西北吐蕃的忠实合作者。

关键词:宋代;凉州六谷蕃部;唃厮啰政权;甘州回鹘;辽朝;西夏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北宋时期,宋、辽、夏三国在西北地区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并导致这一地区民族关系错综复杂。北宋初年,西北地区的吐蕃部族,已基本结束族种分散的混乱局面,先后在河西、河湟两地建立政权,即“凉州六谷蕃部”(11世纪初期至1028年)和“唃厮啰政权”(1008~1104年),成为影响当地局势的重要力量,受到周边民族政权的极大关注。西北吐蕃为其自身生存和发展,积极发展与这些民族政权的关系。党项西夏是西北吐蕃的最大威胁。因此,西北吐蕃始终将“联宋抗夏”作为其基本的对外政策。虽然双方也曾有过友好合作的时期,却十分短暂和脆弱。至于国朝,当党项尚未崛起之时,将西北吐蕃,特别是凉州吐蕃视为其征服的对象,当西夏建立,辽朝更多时候充当的是河湟吐蕃的同盟者。关于甘州回鹘,由于地理位置的相似性和利益的统一性,其始终是西北吐蕃的忠实合作者。

  关 键 词:宋代 凉州六谷蕃部 唃厮啰政权 甘州回鹘 辽朝 西夏

  作者简介:陈庆英(1942-  ),广东台山人,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所研究员,主要从事藏学研究;白丽娜(1980-  ),女,回族,河北石家庄人,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所助理研究员,陕西师范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清代藏族史研究。

 

  一、宋代西北吐蕃与甘州回鹘的关系

  (一)“凉州六谷蕃部”与甘州回鹘的关系

  北宋初年,“凉州六谷蕃部”和甘州回鹘已成为河西走廊上举足轻重的政治势力集团,并因为要保护东西贸易的畅通,共同对付党项西夏的入侵,它们密切合作。

  凉州和甘州地处河西走廊。这一地区的吐蕃和回鹘族人的日常生计主要依靠西域与宋朝之间的贸易往来。起初,甘凉二州与宋朝之间的贸易往来均通过党项居地灵州路。然而,党项自11世纪中叶崛起后,便开始不断对往返商旅进行劫掠或者收取“买路钱”。野心勃勃的平夏党项首领李继迁又将河西走廊作为其对外扩张的主要目标之一。这样,甘、凉二州的回鹘、吐蕃不仅经济发展受到极大的影响,甚至连生命安全也受到严重的威胁。然而,无论是甘肃回鹘,还是凉州吐蕃的实力都不足以与党项单独抗衡。因此,他们只有联合起来,并一同寻求宋朝的支援来遏制党项势力的发展,以打通贸易的通道,保证自身的安全。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潘罗支在挫败李继迁的进攻后遣使宋朝,表示愿率本部人马并与回鹘精兵联合讨伐李继迁的余党,并请求宋朝出兵援助。然而,宋朝并没有答应潘罗支的请求。潘罗支在不久之后被阴附党项的部属杀害。

  李继迁死后,其子德明承继国主之位,并遵照遗嘱向宋朝进表称臣、通贡修好。但西夏对西部保持着进攻的势头,企图利用与宋朝媾和息兵之际,集中力量对付凉州六谷蕃部和甘州回鹘。[1]宋朝于真宗景德四年(1007年)遣使河西,将西夏准备袭击甘、凉二州的消息告知吐蕃和回鹘的首领,并告诫凉州六谷蕃部要“约回鹘为援,以备德明”[2]。至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德明派军主万子率大军袭取甘、凉二州。然而,当西夏大军来到凉州时,见到“凉州六谷蕃部”兵盛有备,故未敢轻举妄动,而转向袭击甘州回鹘。不料,甘州回鹘也早已作好了充分的准备,西夏大败而归。[3]之后,“凉州六谷蕃部”和甘州回鹘,为了共同的利益与西夏党项进行了长期的斗争。

  (二)唃厮啰政权与甘州回鹘的关系

  唃厮啰政权十分重视发展与周边民族政权的友好关系,在其政权建立初期便与甘州回鹘密切联系。当时,唃厮啰政权与甘州回鹘的沟通纽带主要是回鹘与宋朝的政治、经济往来。在灵州路被党项封闭之后,甘州回鹘与宋朝之间往来的贡使、商旅便改由宗哥路入秦州至内地。自真宗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唃厮啰政权所属的吐蕃诸部便开始护送过境的甘州回鹘贡使及商队。

  不过,在唃厮啰政权与甘州回鹘交往过程中,也曾出现过摩擦,后经宋朝从中调和才得以解决。真宗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唃厮啰政权的大首领李立遵向甘州回鹘可汗夜落纥为唃厮啰求婚。①但是,由于唃厮啰政权拿不出像样的聘礼,“可汗不许,遂相为仇敌”。②于是,唃厮啰政权封闭了宗哥路。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五月,回鹘可汗让之前来使的宋朝翻译郭敏带信给朝廷,请求宋朝调解吐蕃与回鹘之间的矛盾。之后,回鹘可汗又于真宗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三月命首领李吉等九人护送因道路受阻而滞留甘州的宋朝使者杨知进取道宗哥路返宋。郭敏一行人并未受到吐蕃的阻拦,顺利回至宋地,并将回鹘可汗的信件交与朝廷。之后,郭敏便携带着宋朝赐给唃厮啰政权首领的诏书、回鹘可汗的器币再次来到宗哥。与此同时,李吉、杨知进等人也来到宗哥。李立遵便将郭敏、李吉等人扣留在宗哥。之后,他一面遣使前往甘州通报可汗遣使前来领取宋朝所赐之物,并允诺将李吉放回;一面请求杨知进前往秦州阻止宋军进入拶哕咙。[4]之后,宗哥路重新开放,吐蕃与回鹘的关系重新恢复友好。

  宋仁宗天圣六年(1028年),西夏军队相继攻占凉、甘二州,“凉州六谷蕃部”、甘州回鹘政权先后解体。之后,甘州回鹘中有数万余众,因不服夏人的统治而迁至河湟地区,投靠唃厮啰政权。据李远《青唐录》载,当时青唐城东便有相当多的回鹘商人居住,这其中不乏南迁的甘州回鹘。宋哲宗元符年间(1100年),宋军将领王赡曾上奏朝廷称“回鹘部落蕃人万余口不肯留青唐,已随军赴湟州”。[5]显然,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甘州回鹘的后裔。

  甘州回鹘中没有迁至河湟地区的回鹘人,后来主要活动在今甘肃酒泉、张掖地区和祁连山的各大小牧场,即为“黄头回纥”或“撒里维吾尔”。他们历经繁衍生息,逐渐发展成为单一的民族,即今天的裕固族。这一时期吐蕃与回纥的联系,主要是因为西夏占领河西走廊后,往来西域与北宋之间的商贾都改走青海道。唃厮啰政权所属部族对包括回鹘在内的过境贡使和商旅都十分友好。

  至董毡执政时期,为打破西夏的蚕食政策,董毡广结四邻,曾为其子蔺逋叱迎娶回鹘公主青迎结牟为妻。之后,青迎结牟便与下嫁河湟的契丹公主、夏国公主一起,为唃厮啰政权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成为唃厮啰政权中著名的外族三公主之一。宋哲宗元符三年(1100年),回鹘公主还曾随唃厮啰政权的大小官员一起前往宋朝京师朝觐,并受封为郡太夫人。[6]

  二、宋代西北吐蕃与辽朝的关系

  (一)凉州吐蕃与辽朝的关系

  10世纪初,契丹族在我国东北地区崛起。916年,耶律阿保机(916~926年在位)称帝,建立契丹国,并随即发动了大规模的对外战争。是年,阿保机亲率大军远征河西,并俘获当地诸部酋长及民户15,600余人,驮马牛羊牲畜无数。之后,阿保机的继嗣者耶律德光(902~947年)也遣兵西北,继续征讨违令者,并强迫西北地区各少数民族从征。契丹远征河西之时,河西的凉州地区已聚居着大量的吐蕃族众。《宋史·吐蕃传》亦谓“凉州郭外数十里,尚有汉民陷没者耕作,余皆吐蕃”。然而,此时,凉州吐蕃正处于沙洲归义军的统辖之下,尚未形成一个强大的势力集团。因此,其与契丹之间只存在着被征服与征服的关系,契丹军队所俘获的、所胁迫从征的人众中包含有大量凉州吐蕃族人。

  后来,凉州吐蕃的势力不断增强,并于11世纪初期建立起“凉州六谷蕃部联盟”,成为河西地区具有一定实力的政治集团。凉州吐蕃出于自身安全和发展的考虑,需要倚靠一个坚强的后盾。与此同时,契丹占领河西地区后,也需要一个相对强大的政权帮助其弹压反叛。于是,双方之间便建立起较为稳固朝贡关系。辽太宗天显元年(926年)二月甲午,以奚部长勃鲁恩、王郁自回鹘、新罗、吐蕃、党项、室韦、沙陀、乌古等从征有功,优加赏赉。[7]辽穆宗应历三年(953年)八月己未,三河乌古、吐蕃、吐谷浑、鼻骨德皆遣使来贡。[8]辽圣宗统和七年(989年)二月癸酉,吐蕃、党项来贡。夏四月丁卯,吐浑还金、回鹘安进,吐蕃独朵等自宋来归,皆赐衣带。[9]

  这一时期,凉州吐蕃与契丹之间也曾发生过一些小的摩擦。960年,宋朝建立,大力招抚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凉州吐蕃也向宋朝频频遣使,通贡修好。966年,凉州吐蕃首领折逋葛支为护送前往天竺取经的回鹘、汉僧200多人至甘州一事向宋朝邀功,受到宋朝的“诏书褒答之”。[10]973年,凉州吐蕃首领又向宋朝“求通道于泾州以申朝贡”。[11]契丹不满凉州吐蕃归附宋朝,便时而派兵征讨。统和六年(988年)秋七月己亥,遣南面招讨使③韩德威讨河、湟诸蕃违命者。[12]

  (二)河湟吐蕃与辽朝的关系

  在凉州吐蕃与辽朝相互交往的同时,河湟吐蕃出于自身安全和发展考虑,也在很早的时候便与契丹辽朝建立起联系。辽圣宗开泰七年(1018年)夏四月闰月戊午,河湟吐蕃宗哥族首领李立遵请求辽朝允准其假道西夏朝贡,并被应允。这是《辽史》中关于双方接触的最早记载,但也表明双方早在之前便已有交往。

  后来,河湟吐蕃政权内部接连发生内讧。河湟吐蕃与辽朝的联系也因此一度中断。至宋仁宗明道元年(1032年),河湟吐蕃政权迁都青唐,并由唃厮啰亲自掌政。唃厮啰遣使辽朝,双方之间的关系得以接续。

  宋仁宗景佑五年(1038年),党项建国,史称西夏,并开始与辽朝分庭抗礼。辽夏关系迅速恶化,边境冲突不断。辽朝为遏制西夏,积极地与周边民族政权建立联合阵线。河湟吐蕃与辽朝的关系也在这一过程中更加亲密。宋仁宗庆历八年(1048年),唃厮啰遣使辽朝,请求协助其攻打西夏,但未获允可。宋仁宗皇佑三年(1051年)、六年(1054年),唃厮啰又两次遣使入贡辽朝。宋仁宗嘉佑三年(1058年),契丹将公主锡令结牟下嫁唃厮啰第三子董毡为妻。联姻之后,双方交往更为密切。使者往来频繁,终唃厮啰一代从未间断,其中辽朝皇室学者耶律庶成曾奉命出使吐蕃达12年之久。此外,辽朝还曾要求唃厮啰出兵攻打西夏所辖河西地区,并希望董毡前往西凉府镇守,但因西夏事先探知增兵河西,而未能如愿。

  此外,河湟吐蕃入贡辽朝以及双方使者的往来,也多与和战有关,且均牵涉到与宋、夏的和战问题。董毡执政时期,宋朝发兵攻占了熙、河、洮、岷、叠、宕等吐蕃居地,严重威胁青唐政权的安全,导致蕃宋关系破裂。于是,董毡一方面派兵进入熙河地区帮助当地吐蕃部族打击宋军;一方面调整与西夏的关系,分别于神宗熙宁二年(1069年)、熙宁四年(1071年)、八年(1075年)三次遣使入贡辽朝,以争取外援。后来,董毡鉴于实际情况,恢复与宋朝的友好关系,从而使蕃夏、蕃辽关系受到冲击。西夏曾在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至六年(1083年)间先后三次遣使青唐,劝导董毡与之结好,而每次都由辽使充当中介。然而,董毡依然不为所动。这即说明,蕃宋关系决定着吐蕃与西夏、辽朝关系发展的走向。

  据《辽史》记载,吐蕃最后两次入贡辽朝的时间是徽宗崇宁二年(1103年)和三年(1104年)。这是河湟吐蕃政权崩溃前夕见于史载与辽朝的贡使往来。当时,宋朝正在进军河湟,并于崇宁二年(1103年)占领湟州,三年(1104年)占领青唐,导致青唐政权解体。因此,这两次入贡行为,也与宋朝对之用兵有关。

  三、西北吐蕃与党项西夏的关系

  (一)“凉州六谷蕃部”与党项(西夏)的关系

  “凉州六谷蕃部”与党项之间的关系,大约经历了友好、隔阂、决裂三个时期。

  在党项崛起之前,“凉州六谷蕃部”与党项保持着友好的关系,以确保其与宋朝政治、经贸关系的通畅。“凉州六谷蕃部”很早(约966年)便与中原宋朝建立起朝贡关系,并不断加强双方在政治和经贸方面的合作,而党项居地所在的灵州路便是双方往来的必经之路。

  自10世纪中叶党项崛起后,开始对来往商贾进行劫掠,严重影响到“凉州六谷蕃部”与宋朝的政经往来,因此双方关系开始出现裂痕。

  10世纪与11世纪之交,平夏党项在势力迅速膨胀后,将攻取矛头直指河西地区,严重威胁到“凉州六谷蕃部”的安全与发展,最终导致双方关系的决裂。

  1002年,平夏党项在攻陷灵州后,便将下一个攻取目标确定为河西地区,其首领李继迁向“凉州六谷蕃部”派出了使者。当时,“凉州六谷蕃部”的大首领是潘罗支。他是一位极具才干的领导者,在从政治、经济等多个层面进行分析后,他认为“凉州六谷蕃部”更适合与宋朝结盟。因此,他没有答应归附党项,还杀死了党项的使者。李继迁决定攻打凉州。

  与此同时,“凉州六谷蕃部”也在为应对党项的报复而积极做准备。潘罗支一面加强训练部众;一面加强与宋朝沟通。他遣使赴宋,请求蕃宋联合讨伐党项,遭到了宋朝的拒绝。1003年,李继迁亲自率军攻陷凉州。潘罗支被迫伪降,时隔不久,潘罗支重整部众予以反击。李继迁大败身亡。

  李继迁之子德明继位后,一面向宋朝进表称臣、通贡修好;一面积蓄力量对付“凉州六谷蕃部”。1004年二月和四月,潘罗支先后派遣外甥厮拖完、兄长邦逋支赴宋沟通,再次请求联合出兵打击党项,再次遭到拒绝。六月,潘罗支被联盟内部的奸细迷般嘱、日逋吉罗丹二族杀害。

  潘罗支之弟厮锋督被选为大首领,并继续发展与宋朝的友好关系以抵御党项的攻击。然而,“凉州六谷蕃部”在遭遇党项入侵、潘罗支被害之后,实力大为削弱,加上党项持续不断的分化瓦解和打击,其内部各部落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加深并导致组织涣散,部落联盟已名存实亡。1028年,党项再次攻陷凉州,“凉州六谷蕃部”解体。凉州失陷后,一部分吐蕃人投降,一部分则向东南移动归附湟水流域的唃厮啰政权。

  (二)唃厮啰政权同西夏的关系

  1、唃厮啰执政时期的唃夏关系

  唃厮啰政权建立伊始便受到党项西夏的军事威胁。1031年,元昊继立为西夏国主。他一改以往向宋朝“称臣归顺”的政策,而与之“分庭抗礼”,在占领河西地区后,又将进攻矛头直指河湟地区的唃厮啰政权,企图一举吞并整个西北地区。1035年,元昊遣其令公苏奴儿率兵二万五千名进攻唃厮啰政权,准备乘其新迁青唐之机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唃厮啰率众于青唐北部的猫牛城痛击来犯的西夏军队,俘获主将苏奴儿。元昊得到消息后亲率大军攻入湟水流域。唃厮啰坚守猫牛城。一个多月后,元昊使用诈和奸计将城池攻陷。之后,青唐、安二、宗哥、带星岭诸城寨也遭到西夏军队的猛烈攻击。唃厮啰坚守城池不出,最后用计在宗哥河击败夏军,[13]迫使元昊撤出河湟。[14]

  宗哥河战役后,元昊对唃厮啰政权不敢再轻易进行军事打击,而是借唃厮啰家族内讧之机,采取分化瓦解为主的策略。唃厮啰与李立遵决裂后,将李立遵与其子瞎毡、磨毡角囚禁在廓州(今青海化隆回族自治县群科古城)。1036年底,瞎毡、磨毡角在母党李巴全的帮助下携母投奔宗哥。[15]之后,瞎毡占据龛谷地区,磨毡角与其母占据宗哥地区,与唃厮啰彻底决裂。④元昊以重金贿赂瞎毡、磨毡角以离间他们的父子关系。此外,元昊还以各种手段诱降吐蕃部族中的其他酋豪。如其花重金收买与唃厮啰有杀父之仇的邈川大首领一声金龙(温逋奇之子)。后来,一声金龙率众万余归附西夏,并与之联婚,为之镇土守疆。[16]再如,元昊派兵南下攻打兰州,迫使当地吐蕃大首领禹藏花麻率众降附。后来,元昊还以女妻之,羁縻役属。

  元昊的继立者凉祚重新对唃厮啰政权采取“军事进攻”的策略。1058年,凉祚派兵攻打青唐。却被唃厮啰领兵击退。1064年,凉祚派兵攻打陇、朱、阿诺三城。之前,这三个城寨曾被贵族貌奔及其叔溪心献给唃厮啰。此次战役,西夏又重新夺回,劫掠很多邈川归丁家族的人口。此外,西夏还向南侵入马衔山(今兰州东南)一带,并在瓦川、凡川会等地建筑城池、重兵镇守以断绝吐蕃与宋朝的通路。[17]

  这样一来,唃厮啰政权便陷入了三面受敌的不利境地。北面,西夏占领了凉州地区;东面,西夏政权掌控了兰州地区,磨毡角掌控了宗哥地区,一声金龙掌控了邈川地区;黄河以南地区,扎实庸咙掌控了河南诸部,瞎毡掌控了河州地区。在这种情况下,唃厮啰曾一度放弃青唐城而西迁至乔氏家族的根据地历精城以求自保。

  在唃厮啰执政时期,唃厮啰政权与西夏政权之间处于时战时和的敌对状态。因为,党项西夏自崛起以来便以对外扩张作为其基本国策,在控制河西地区之后,将扩张的矛头直指河湟地区,直接威胁到唃厮啰政权的生存与发展。然而,这一时期的唃厮啰与西夏政权均处于繁荣发展时期,双方实力均较强大。此外,唃厮啰政权还积极联合宋朝力量对抗西夏的入侵。因此,双方之间的矛盾虽然不可调和,但也并非完全通过武力加以解决,并会随着宋朝对外政策的变化而变化。

  2、董毡执政时期的唃夏关系

  (1)“熙河之役”后与西夏的联姻

  1065年,董毡继立国主之位,并继承其父唃厮啰“联宋抗夏”的对外政策。1067年,西夏惠宗年幼继位,后党梁氏家族掌权并积极备战宋朝,先后攻打宋朝的环、庆二州及大顺城等地,宋军惨败。

  但此时,宋朝暗中酝酿着“欲取西夏,当先复河湟”的战略部署。宋神宗于1067年继统后,一心想要变法图强,采纳王韶的建议,开始加紧对唃厮啰政权所辖的秦渭、熙河地区进行侵扰。[18]至熙宁六年(1073年),宋军相继占领熙、河、洮、岷、叠、宕六州,致使唃厮啰政权失去了大片属地和众多部众,湟水流域也失去屏障。于是,唃厮啰政权与宋朝的关系骤然恶化。董毡一面派大将鬼章率部进入熙河地区联合当地吐蕃诸部共抗宋军,一面与西夏解仇结好争取外援。董毡应西夏之请,以其子蔺逋叱迎娶了夏国公主秉常之妹为妻。

  (2)唃夏关系的再度恶化

  熙河战役爆发后,唃厮啰政权因断绝与宋朝的一切往来,导致其在宋朝边境上的茶马互市受到了严重影响,吐蕃百姓的生计难以维持。因此,董毡不得不在宋朝示好之时与之恢复关系。唃厮啰政权与西夏的关系再度恶化。1080年,西夏攻打邈川以报复唃厮啰政权的毁约行为。1081年,宋朝借西夏内讧之机发兵五路攻打西夏,并要求董毡在西线牵制夏国,与宋朝形成东西合围之势。董毡召集六部共十二万族众配合宋军的行动。七月,董毡再次应宋朝之请,派遣首领洛施军笃乔阿公及亲兵首领抹征尊等人率部三万余人渡过党龙耳江,南下至篯南及陇、朱、阿诺等地与夏军作战。最后,宋朝在董毡有力配合下攻取了兰州。

  兰州失守后,西夏认识到,若要确保西夏的安全,只有打破唃宋的联合。于是,西夏又对唃厮啰政权开展了新一轮的示好活动。1082年,西夏遣使青唐,以割赂斫龙以西之地以及高官显爵[19]作为条件,希望重修旧好,却遭到了董毡的拒绝。不久,西夏又派遣使者与辽朝使者一同前往青唐,希望借助辽朝的调和与唃厮啰重修旧好,又被董毡拒绝。1083年,西夏再次遣使会同辽朝使者前往青唐,希望与之重修旧好,但还是遭到了董毡的拒绝。董毡之所以拒绝与西夏修好是因为:宋朝与吐蕃在经济结构上可以互补,吐蕃以牧业为主,宋朝以农业为主。宋朝可以购销河湟地区出产的大量马匹及其他畜产品,还可以提供吐蕃部众日常所需的衣料、茶叶等生活必需品,以及上层统治阶级所需的丝绸等高级消费品。因此,河湟地区经济的繁荣在很大程度上仰仗于与宋朝开展的茶马互市。然而,上述种种要求,西夏都不能满足,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与吐蕃存在激烈的竞争关系。此外,宋朝的态度也是影响董毡决策的重要因素。宋朝十分关注夏、辽两国对唃厮啰政权频繁的遣使活动,并不断遣使青唐安抚并告诫董毡要“坚守前后要约,协力出兵攻讨(西夏)”。[20]

  董毡的行为使得唃夏关系更为恶化。西夏采取了一系列的报复行动。1082年,西夏发兵侵占了斫龙、龊移等城。十月,董毡派大将阿里骨、鬼章领兵将该城池夺回并俘获甚多。1083,西夏派兵围攻邈川等城寨。董毡派阿里骨领兵反击夏军,并乘胜攻入夏境,沿边抄掠,使夏人损失惨重。

  3、阿里骨执政时期的唃夏关系

  1083年,阿里骨以董毡养子的身份继位。阿里骨有才能、威望高,却因不是唃厮啰血统,而遭到吐蕃各大首领的反对。因此,阿里骨决定通过对外战争来消弭内部矛盾。于是,他便积极改善与西夏的关系,试图借助夏国之力从宋朝手中收复“熙河失地”。

  1087年,阿里骨以收回熙、河、岷三州为条件,答应出兵配合西夏在今甘肃定西一带与宋军作战。[21]四月,阿里骨派属下大将鬼章与其子结咓龊出兵占领洮州。五月,鬼章等人又率军自洮州常家山出发,围攻河州南川寨,“焚庐舍二万五千区,发窖粟三万斛,胁从杓羊家三族六千余口”,[22]西夏梁乙逋则领兵数万出河州,配合吐蕃军队的行动。之后,鬼章还率军配合西夏军队围攻定西城内的宋军,并杀死了宋军都监吴猛。[23]七月,夏国派大首领嵬名阿吴前往青唐,与阿里骨商定大举进攻宋朝的日期。双方约定,阿里骨于七月十七日亲发河北兵十万自讲朱城过“飞桥”包围河州,同时发廓州兵五万余人与西夏军队会师于熙州城东的王家坪。宋朝对于阿里骨联合西夏倾力犯境的行为非常震惊。宋朝曾遣使高升赶赴青唐游说阿里骨放弃与西夏联合进攻宋朝的计划,却遭到阿里骨的拒绝,高升也被囚禁。于是,宋朝便命游师雄率大兵赶往熙河地区解围。[24]战争中,由于西夏军队的不断失约,吐蕃屡次孤军奋战、身陷重围,其主帅鬼章最后也被宋军俘获。这也使得阿里骨逐渐认清了西夏的企图,它并非真心帮助吐蕃恢复故土,而是想要消耗唃厮啰政权的实力以从中渔利。于是,阿里骨于1088年遣使宋朝通贡修好,[25]1092年六月拒绝了西夏通婚的请求。唃夏关系再次破裂。

  4、唃厮啰政权崩溃前后的唃夏关系

  1096年,阿里骨死。自此,唃厮啰政权开始走向衰败,不仅内讧频仍,外部形势也日渐严峻。宋朝哲宗君臣更是以熙河为基地,派出大军进取湟水流域,[26]截至1099年,宋军已先后攻陷了邈川、宗哥、青唐等唃厮啰政权的重要城镇。唃厮啰政权的国主瞎征、陇拶⑤相继降宋。但与此同时,河湟地区的吐蕃诸部也对宋军进行了激烈的反抗。在这一过程中,吐蕃部族得到了西夏的大力支持。在吐蕃诸部围攻邈川之时,驻守邈川以北的西夏军队出动数万兵丁,协助吐蕃攻城,并在青唐峗一带与宋军接仗以作声援。后来,夏军因其钤辖嵬名乞被宋军擒获方才撤出邈川。[27]

  1100年,宋军因内外交困被迫由湟水流域撤离。河湟吐蕃拥立陇拶之弟小陇拶为国主。唃厮啰政权的局势暂时稳定下来。但好景不长,宋朝徽宗即位后,再次派兵攻打湟水流域,截至徽宗崇宁三年(1104年)四月,宋军再次占领邈川、青唐等城。唃厮啰政权解体,小陇拶投奔西夏。徽宗崇宁四年(1105年)四月,西夏发兵数万围攻宣威城,帮助小陇拶“复国”。自此,西夏的军队便一直活跃于湟水流域,并与当地的吐蕃诸部一起同宋人争夺河湟。[28]

  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宋朝为巩固其在湟州的地位,派熙河经略使刘法率兵攻打湟州以北的西夏据点古骨龙城,西夏溃退。次年(1116年),宋朝改古骨龙城为震武城,并置震武军。至此,北宋便基本上控制了整个河湟地区。[29]

  北宋时期,唃厮啰政权为求自保,时而附宋抗夏,时而联夏抗宋。总体说来,在唃厮啰、董毡、阿里骨执政时期,唃厮啰政权与宋朝在多数时间里保持着友好合作的关系:茶马互市有利于双方经济的发展,联合抗夏则维护着双方的安全。至瞎征、陇拶、小陇拶执政时期,为了抵御宋朝的入侵,唃厮啰政权则与西夏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1127年,北宋为金国所败,撤出河湟地区,西夏则乘机重新进入湟水流域。后来,金国势力进入秦陇、熙河地区,但基本上没有越过黄河。当时,夏金两国大体上是以黄河为界肢解着唃厮啰故地。西夏占有河北,金国领有河南。双方在边缘地区争夺得十分激烈,并都想通过拉拢当地的吐蕃部族加强力量、扩大地盘。

  唃厮啰的后人结什角归附金国,并积极策反归属西夏的吐蕃诸部。结什角曾诱劝西夏属地祈安城(即积石军)的吹折族和密臧族归附金国。这一行为惹恼了西夏政权。于是,西夏国相任得敬便于1166年派遣殿前太尉任得聪率兵二万袭击吹折、密臧二族并大掠资产人畜而还;之后又于1169年发兵围攻前往庄浪探望母亲的结什角,并想诱劝结什角降附。结什角拒不听从,并率部突围逃走,却在突围过程中被夏人砍断一条胳膊,不久死去,其母也为夏人所获。结什角的侄子赵师古遵照遗嘱继任为首领,并多次率兵攻打西夏的祈安城,为结什角报仇。任得敬则派遣心腹任纯忠领兵三万前往祈安城及附近城寨镇守。后来,任得敬因开罪夏仁宗而被诛杀,任纯忠则逃至金国的控制区域并被巡逻的兵士抓获。金国便将任纯忠交给赵师古处置。[30]

  1227年,蒙古军进入河湟,攻取积石、临洮、西宁诸州。河湟吐蕃全部归附蒙古王室。至此,吐蕃与西夏近两个半世纪的角逐也宣告结束。[31]

 注释:

  ①至于唃厮啰是否真与回鹘公主结亲,则史书记籍各有抵牾。据《宋会要辑稿》册一九七《蕃夷四》“真宗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十二月”、“天禧二年(1018年)二月”两条记载,唃厮啰迎娶了甘州回鹘没孤宰相家的公主为妻。然而,据《宋史》卷四九二《吐蕃传》载,唃厮啰仅有三妻,其中,两人为李立遵之女(一说侄女),一人为乔氏,而未言有回鹘妻子。

  ②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五,将此事载于大中祥符八年九月丙子条。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

  ③《辽史》卷六九《部族表》和卷八二《韩德威传》作西南面招讨使。

  ④关于“唃厮啰之子出走后的去向”问题,《宋史·吐蕃传》、张方平《乐全集》(台北:台湾“商务印书局”1983年版)卷二二《秦州奏唃厮啰事》、《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一九景祐三年十二月辛未条、沈括《梦溪笔谈》(武汉:崇文书局2007年版)卷二五《杂志》二、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台北:艺文印书馆)卷一六、宋庠《元宪集》(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卷二七《内制·赐置勒斯赉诏》等史籍记载各异。其中,瞎毡被记载去了龛谷、河州、兰州;磨毡角被记载去了宗哥、邈川。但据后来瞎毡、磨毡角的活动范围来看,《宋史·吐蕃传》所载“瞎毡去了龛谷,磨毡角去了宗哥”较为合理。

  ⑤唃厮啰之兄扎实庸咙的孙子溪巴温的次子。在宋军进取湟水流域之前,瞎征便为大首领心牟钦毡等人所迫由青唐城出走。之后,心牟钦毡等大首领便于1099年前往河南迎回陇拶为青唐主。

  参考文献:

  [1](元)脱脱等.宋史·夏国传上[M].北京:中华书局,2000.

  [2](清)徐松.宋会要辑稿·方域·西凉府[M].北京:中华书局,1957.

  [3](元)脱脱等.宋史·回鹘传[M].北京:中华书局,2000;(清)徐松.宋会要辑稿·蕃夷四[M].北京:中华书局,1957.

  [4](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元)脱脱等.宋史·回鹘传[M].北京:中华书局,2000.

  [5](宋)曾布.曾公遗录[M].台北:文海出版社,1981.

  [6](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清)徐松.宋会要辑稿·蕃夷六[M].北京:中华书局,1957.

  [7](元)脱脱等.辽史·太祖下[M].北京:中华书局,1974.

  [8](元)脱脱等.辽史·穆宗上[M].北京:中华书局,1974.

  [9][12](元)脱脱等.辽史·圣宗三[M].北京:中华书局,1974.

  [10][13][15][19](元)脱脱等.宋史·吐蕃传[M].北京:中华书局,2000.

  [11](清)徐松.宋会要辑稿·方域[M].北京:中华书局,1957.

  [14](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元)脱脱等.宋史·夏国传上[M].北京:中华书局,2000.

  [16](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宋)魏泰.东轩笔录[M].北京:中华书局,1983.

  [17](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

  [18](清)徐松.宋会要辑稿·蕃夷六[M].北京:中华书局,1957.

  [20](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宋)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种谔建议大举[M].四库全书影印本.

  [21](清)徐松.宋会要辑稿·蕃夷六[M].北京:中华书局,1957;(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

  [22][23][26](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

  [24](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元)脱脱等.宋史·刘舜卿传[M].北京:中华书局,2000.

  [25](元)脱脱等.宋史·游师雄传[M].北京:中华书局,2000;(宋)王偁.东都事略·姚兕传[M].济南:齐鲁书社,2000.

  [27](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元)脱脱等.宋史·王赡传[M].北京:中华书局,2000.

  [28](宋)杨仲良.续资治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徽宗皇帝·收复鄯廓州[M].北京:北京图书馆,2003.

  [29](元)脱脱等.宋史·高永年传[M].北京:中华书局,2000;(宋)赵汝愚.国朝诸臣奏议·边防门·青唐[M].北京: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2009.

  [30](宋)李埴.皇宋十朝纲要[M].台北:文海出版社,1967.

  [31](元)脱脱等.金史·移剌成传.附结什角[M].北京:中华书局,1975;(元)脱脱等.宋史·夏国传下[M].北京:中华书局,2000.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