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绣罢鸳鸯赠君看,并把金针度与人”——徐规先生指导我研究宋史  

2014-05-21 16:00:42|  分类: 学人与方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绣罢鸳鸯赠君看,并把金针度与人”

——徐规先生指导我研究宋史

□方如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4683490101ia0u.html

    尊敬的徐规先生离开我们三年了,他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现在应《温州通史编纂通讯》之约,将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写出来,以示缅怀。

 

一、初入师门  聆听教诲

    为了在宋史研究领域有所作为,光靠闭门造车显然是不够的,必须拜名师深造。徐规先生乃宋史权威,其宋史研究名声享誉海内外。为此,一九八二年上半年,组织上让我外出进修不安排教学任务。元宵一过,我就在杭大历史系主任金普森老师事先引荐下,经何忠礼同学(他当时是徐规先生的硕士研究生)介绍,到了徐规先生家里,说明我的来意:拜徐先生(以下简称先生)为师,进修宋史。先生很热情,笑迷迷拉着我的手说:“好的。欢迎你来!”刚招呼我坐下,就很快打开话匣子说:“要在学术上有建树,做一流学者,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功力、天赋、师友指导引荐帮助。三者之中的‘功’即用功、主观努力是主要的。要刻苦努力,我会帮助你的。争当一流学者。”并说:“近年来,你发了不少文章,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多读书,把《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宋史》、《宋会要辑稿》等宋代基本史书都读一读,把基础打好。我对我的研究生也是一再强调,要他们打好基础,不要急于发文章。对自己没有很深研究的问题不要轻易发文章。写文章好比人讲话,‘言多必失’。要严谨。”同时还兴致勃勃介绍了他尊敬的老师张荫麟(梁启超的学生)是如何做学问,如何成为当代才学识堪称一流的学者。一口气讲了两个多小时。第二、三、四、五天,每天晚上先生都到我房间,谈他如何深入研究宋史,如何考证史料,如何选题等等,每晚都谈到十点来钟才离开。将近一个星期对我不厌其烦的开导,使我茅塞顿开,深感先生学问之渊博,功力之深厚、笃实。而且他对人诲人不倦,恨不得把所知道的学问都灌输给我的孜孜不倦的精神,使我深深感动。总之一句话:拜徐先生为师,选对了!

 

二、通读《长编》  撰写论文

    半年进修时间如何安排,先生要求:一是通读李焘的《长编》,有选择地读《宋史》相关内容;二是读书和研究相结合,布置我写《评宋太祖“先南后北”的统一战略》。为什么要写此题?他说,从南宋初期开始,就有不少学者认为宋太祖赵匡胤改变了周世宗采取“先北后南”统一战略,因而坐失灭辽良机,造成日后“积贫积弱”局面和严重边患,如南宋陆游以至近代范文澜等权威人士都持此说。最近有些人也从不同角度重申这种看法,赞同周世宗统一政策的正确,指责宋太祖“先南后北”战略的失误。这种观点显然是错误的,要通过充分的历史事实予以驳斥与澄清。我根据先生的指导思想,结合读《长编》和许多相关宋代史料进行此题的写作。初稿写成,先生看后很高兴说:“文章观点鲜明,史料丰富翔实,有说服力,解决了宋初一个重大而有争论的问题。但文字太长(有一万八千多字),要尽量压缩。”可是我实在下不了手。先生说,要忍痛割爱,要把一些非关键性的史料删去。后经先生修改压缩,定稿的论文一万三千余字,文章更紧凑、更精炼。所以当时宋史研究会有老师说,此论文的灵魂是徐先生的,论文躯体是我的。

    当年十月,在河南郑州召开第二届中国宋史研究会年会,先生要我在大会上发言。会后《历史研究》宋德金编辑对我和徐先生说,此文是宋史研究中的一个大课题,文章有分量,建议将此文在《历史研究》刊发。该刊物是史学界的权威刊物,能在上面发表,是学术地位的象征,身价百倍,真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我连忙说:“好的,好的。”可是先生却说,为了保证《宋史研究论文集》的质量,不能一稿两投,把该文放在论文集刊发,婉言谢绝了宋德金编辑的要求。我当时着实想不通,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人家是孜孜以求尚且求不到,而先生却屈高就低,居然拒绝了。但事后冷静下来想想,在当今社会物欲横流、士风日下的社会大背景下,先生是宋史研究会理事,为了保证论文集质量,舍高就低,以身作则,淡泊名利的高风亮节,实在令人敬佩。

    文章在《宋史研究论文集》(一九八二年年会编刊)刊出后,在史学界引起较大反响,《历史研究》《中国史研究动态》《中国历史学年鉴》《中国古代史学习入门》等六、七个刊物上都以专题、摘要等形式分别予以介绍。我很高兴,有点喜形于色,先生就告诫我,越是取得成绩,越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先生还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文章重在质量,不在刊物档次。写文章和做事一样,要务实,不要追求形式。”又一次使我深受教育。

 

三、一字纠错  终生受用

    同年五月中旬,我把自己在寒假期间写的《南宋临安的文化》一文请先生审阅,满以为会得先生的赞赏。第二天下午三点,先生把我叫去,先是说文章写得不错,史料丰富,文字生动流畅,全文大小十四个标题,每个标题八个字,抑扬顿挫,工夫至到,说我的文字功底不错云云。接着他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高声说:“你太粗心大意了!全文凡引用史书《梦粱录》中的‘粱’字,全写成别字‘梁’字,太不应该!太不应该!”并强调指出在论文写作中粗心大意的危害,苦口婆心地要我引以为戒,认真对待。我当时似乎不相信会把“粱”字写成“梁”字。先生看出我怀疑的表情,就把稿子递给我说:“你自己看看,自己看看。”我拿起稿子一看,居然有十多处引用《梦粱录》的全错写成别字《梦梁录》。自己也不相信会如此粗心,顿时感到痛心疾首,无地自容。但继而又为自己开脱,心想不就粗心大意写成一个别字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心里一边是难受,一边自我安慰。对先生的批评既心存感激,又似有不服,认为有些小题大做。

    半个月后的一天上午,我去听先生讲《宋史专题研究》课,下课时先生把他写的《宋代浙江海外贸易探索》一文递给我,要我看看有什么不妥和错误。我回房间仔仔细细地看了两遍,看不出什么问题。由于对上次先生对我的批评心存芥蒂,我总想找点错误出来,达到错误人人有份,想挽回面子,因此第三次对文章进行了更仔细的审阅。当我看到文章中的“宋代明州海外贸易之繁荣,居浙江首位。南宋张津《干道四明图经》卷一载:‘南则闽广,东则倭人,北则高句丽,商舶往来,货物丰衍。’”查对原文,发现“货物丰衍”是“物货丰衍”之误,鸡蛋里面终于找到了骨头。我拿着文章,把此事告诉了先生。出乎我意料的是,先生高兴地说:“好!好!找到了引文的错误。‘货物’和‘物货’两个字是不易发现的。你把容易疏忽的颠倒的字纠正过来了,好!好!”我说这两字颠倒又没有多大错,他说:“不能这么说。一是引用史料,一定要按照原文;二是‘货物’和‘物货’两字严格上讲是有区别的,你找出了错误就好比抓到了敌人。”并笑呵呵地拉着我的手说:“走,到我家喝酒吃饭去。”我把“粱”写成别字“梁”是硬伤,患得患失,而且耿耿于怀,而先生的一字颠倒是非本质问题,给他指出来尚且如此高兴,认真对待。对待错误两种不同的心态和思想境界有如天壤之别。此事对我思想上振动很大,在我心灵深处产生激烈的碰撞反思。自那以后至今三十余年来,每当我撰写论文、书稿时,无论是引用史料,还是措辞造句,乃至一个标点符号,先生做学问的严谨笃实,谦虚谨慎的精神时时使我惊醒,鞭笞着我。

    半年时间一晃而过,我难分难舍和先生告别,先生也依依不舍,一直送我到楼下,并要我今后多联系,多联系。

 

四、余音绕绕  难以忘怀

    自和先生分别至先生谢世前的二十九年间,我们联系不断,一道参加国际国内各种学术会议,我经常撰写论文、书稿,大多事先征求先生的意见,先生从不吝惜对我的支持与帮助。其中最难以忘怀的是,当我的《陈亮与南宋浙东学派研究》在人民出版社出版后,《中国社会科学》《史学史研究》等权威刊物陆续发表对该书的书评,给予较高的评价,还获得了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二等奖,浙江省教委一等奖,金华市哲学社会科学一等奖等。我按惯例给一百多位师友送了此书,其中自然少不了给先生送了一本,而且也没有请他提意见的意思。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先生居然把书从头至尾仔仔细细审阅了一遍,并指出其二十多处错别字和标点错误(遗憾的是后来此信遗失了)。从中说明先生精湛、细致的考证功力,学无止境,诲人不倦,极端负责的崇高精神,真可谓是“绣罢鸳鸯赠君看,并把金针度与人”。

    每当我在学术上取得成绩,诸如论著发表出版及获奖,应邀赴哈佛大学讲学,荣获曾宪梓教育基金会高等师范院校教师奖励,晋升为教授,被授予资深教授称号等等时,先生都来信或来电或托人带口信给我表示祝贺和鼓励,同时又苦口婆心劝诫我要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今天,先生虽已驾鹤西去和我们永别了,但先生在世时对我谆谆教诲、悉心指导、言传身教、淡泊名利、为人宽厚仁慈的长者风范,不时浮现在眼前,镌刻在脑海里,是使我脚踏实地,勇往直前,不断进取的动力。

                                                               2013年9月18日,金华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