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新史料、新方法与唐史研究新趋势”学术论坛综述  

2014-06-10 15:20:29|  分类: 书评与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史料、新方法与唐史研究新趋势”

学术论坛综述

 (承蒙王永平教授指示,本站首发)

2014531日,“新史料、新方法与唐史研究新趋势”学术论坛在首都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大厦召开。本次论坛由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主办。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首都师范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辽宁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国家开放大学、北京理工大学、装甲兵工程学院、国家图书馆、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文物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以及河北社会科学院等20余所高校及科研单位的70余位专家学者和研究生参加了本次学术论坛,就唐史研究的新史料、新方法与未来发展的新趋势进行了热烈而深入的讨论。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的王永平教授主持了论坛开幕式,并致词欢迎前来参加本次论坛的各位学者。

中国唐史学会会长、武汉大学教授冻国栋先生专门发来了热情洋溢的贺信和大会发言稿《我本人对新史料的关注历程》。在《贺信》中,冻会长指出,本次大会“甚具意义”,预祝并期待“论坛”取得圆满成功!在《发言稿》中,他首先回顾了自己“新史料”的关注历程,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及两个类别。一是二十年前,关注较多的是敦煌吐鲁番文书;二是近十多年来,侧重于墓志资料。接着他谈了对“新史料”与“新方法”对唐史研究的重要意义。他认为,20世纪初叶以来的学术史已经表明,中古史包括唐史诸领域的一系列重大进展,与新资料的发现、整理、刊布是息息相关的。所以他十分赞同王永平先生在“邀请函”中所言“随着出土文物、墓志、传世图像、文书、域外汉籍资料的大量涌现,结合史学新理论与新方法对隋唐史进行重新解读,已经成为学术研究的新趋势。”他还认为,对于“新资料”,有许多工作要做。其一、“新资料”的整理,这是一项基础性但也是一项至为重要的工作,期待有更多的先生们致力于这一工作;其二、运用“新资料”探究唐史,需要有坚实或雄厚的知识背景,也需要相关的理论与方法,方有可能对隋唐史的一些问题重新解读和认识。在充分继承经实践证明乃行之有效的优秀的传统史学、金石学研究方法的同时,借鉴或吸收新的理论和方法,探讨“新资料”,探索新问题,对隋唐史上的诸般重要论题重新认识、重新解读,已经成为必要。孤立地利用某件文书、某方墓志进行考释,当然也是需要的,但我想这毕竟只是初步的,而以弘大的知识背景、有选择地借鉴新的理论和方法,对于具体的历史问题进行“理论诠释”可能更为重要。这也可能是学者们共同努力的方向之一。其三、“新资料”运用中的辨伪工作,也是至为重要的。关于墓志作伪和文书作伪的事例甚为常见,因而鉴别或辨伪便成为学人面对的一个基本现实。与此相关联的另一问题则是如何避免简单的重复劳动乃至不良学风之问题,可能也是需要学者们共同思考的问题。

本次论坛主要包括3场主题发言和1场自由论坛两个议程,12名与会学者围绕新出墓志与唐史研究、文物图像与历史互证、环境史与唐史研究、全球史与唐史研究、唐代妇女史、唐代社会经济史研究、《天圣令》研读、唐代族群问题、武则天研究、网络与唐史研究等论题进行了精彩的主题发言,各抒己见,提出了不少的新观点和新方法。

第一场主题发言

本场发言由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宁欣教授主持,发言的主题主要围绕唐史研究中新史料的发现和运用方面展开。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荣新江教授做了“大唐西市博物馆藏墓志对唐史研究的贡献”的主题发言。墓志是当前唐史学界备受关注的新史料,荣教授首先介绍了西安大唐西市博物馆所藏墓志的情况,以及整理和研究情况,指出这些墓志是研究唐代重要政治人物和历史事件的重要史料,其中一些墓志还记载了唐代科举制度和举子生活。其次,馆藏墓志还有与西域相关的史料,这些墓志为唐史研究者进一步研究唐朝历史提供了新的可能,应该引起研究者们的足够重视,唐史研究应该重视吸收这些墓志的新成果。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杜文玉教授就“西安新发现的唐代墓志”做了主题发言。他首先简要介绍了通过多种渠道获得的几方墓志,指出这些墓志是研究唐代宦官家族的重要史料。其次,他公布了陕西西安碑林博物馆、陕西师范大学、西安文物稽查大队将分别出版一部关于墓志方面书籍的信息。

河北社会科学院孙继民教授介绍了河北新发现的两通唐代墓志。他首先指出这两方墓志其中一方为真、一方为假。真的一方墓志记载了唐代后期官府手工业的一些重要信息,为我们研究探讨唐代官府手工业重要的新史料,应该引起唐史研究学者的重视。其次他又介绍了假的那方墓志,指出墓志作伪是当今中国古代史学研究者必须去审慎的一个问题,学者们应该学会去分辨墓志的真假;对于该方墓志,孙教授讲到他通过该墓志上文字的书刻、边饰、书写风格等信息与当时的历史史实矛盾而判断该方墓志是伪志。同时他又介绍了河北邯郸等地的一些近年出土的墓志,这些墓志形制较大,有的高达1.9米,记载了唐末至五代时期的一些重要史料信息。

文物出版社总编辑葛承雍教授做了“文物图像与历史互证”的精彩主题发言。发言内容主要包括了三个方面。第一,葛先生指出图像是具有历史份量的。文物作为图像史料在历史叙事中一直具有重要地位,能带给人们创作思考和历史体悟,特别是一些首次公布的文物图像,不仅显现出要挖掘历史秘史的重量,而且透露出历史大潮带来的心灵激荡。通过图录,以图明史、以图正史、以图补史,不仅可以为印证史实提供直观证据,也可以形象地展示当时社会的风貌,补充文字史料的僵化与不足,发挥文字叙述所不能替代的特殊作用。图像所包含的各种信息比史书文字更为直观,比文献辑录更为纪实准确,既具有记录承载历史信息的共性,又具有印证历史事实直观形象的特点,是历史最为直接、最具说服力的证据。第二,图像可以成为社会的见证。他讲到,文物改变了我们观察历史、世界的方式,提供了文字文本所忽视的社会真实面向的有力证据,担负着传递过去人们如何生活的物质文化和社会行为的见证,可以充当一种社会史料或者历史珍档。其中葛先生特别提到,近年从美国追索回归的唐开元二十五年武惠妃石椁上镌刻着古希腊—拜占庭文化模式的艺术图像,可以成为“以图述史”、“以画及史”的映证,成为研究唐代中西文化交流的有力证据。第三,在运用文物图像时要注意把握论据的分寸。如果对图像作为历史证据运用不当或是偏差太大,不但起不到补充文本文献证据特殊价值的作用,反而会削弱历史的判断力,产生新的历史信息困惑。他结合自己的研究,用大量图片展示了文物图像以直观的、不可替代的方式,传达和灌输着古人的核心观念,显示了图像映证文献的旺盛生命力,不仅拓宽了研究者的视阈,而且映证了当时的生活,使人们有益于恢复历史本真的面貌。我们期待着更多的文物图像随着考古发掘公布面世,为中国历史和艺术发展史提供更多的养料。

第二场主题发言

本场发言由中国社科院吴丽娱教授主持,发言的主题主要围绕新视角、新方法在唐史研究中的运用方面展开。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王利华教授做了“唐史研究的环境史视角”的精彩主题发言。他首先简要介绍了环境史研究的发展趋向,指出环境史是近40年兴起的领域,在我国形成氛围是在最近十多年,目前国内学者对环境史的理解可以概括为以下两个方面:1.环境史的核心论题是历史上的人与自然及其关系,即自然进入历史和人类回归自然;2.从环境史角度理解历史时,要重新定位人类本身。从宏观角度讲,人类及其文化是地球生态系统演变过程中的一部分;从研究内容讲,一方面要探讨自然环境在历史的进程中如何影响人类活动和深层发展的,另一方面要研究人类活动又如何造成自然环境发生种种改变。其次,他又讲述了唐代环境史研究的成绩。指出,在以往的环境史研究中,在历史地理学、经济史(包括农牧史)和气候史、灾害史等领域都取得了很多成绩;在人文社科之外的领域,如地球环境变迁史、古生物古人类研究、第四纪变迁研究等方面已经有大量的成果,如何把这些成果引入到人文历史研究领域,将其消化好,是历史学者们面临的一个重要任务。之后,他又从唐代环境史研究中气候变化、灾害疾病、野生动物、水生环境、区域研究、环境保护等方面的研究成果和状况进行了概述。再次,在唐代环境史研究中面临着一些困难:1、资料缺陷,文献信息十分有限,无可用的考古资料;2.知识贮备方面,缺乏必要的自然科学知识导致无法解读史料;3.时空障碍方面,环境变迁研究与断代环境史研究存在差异,阻碍了研究的进一步发展。但拓展和深化唐代环境史研究也存在若干途径,王教授讲到,通过综合处理各类文献资料,可以深度发掘环境历史信息;通过继续全面系统地考察环境结构性要素的历史变化,整合以往研究成果,可以开展对生态关系的历史分析;可以从环境变迁研究转向人与自然关系历史情态的研究;可以从经济、社会空间格局变化来认识区域性环境问题;可以在经济生产和社会生活中理解人与自然的交互影响;也可以系统地考察唐人环境知识、自然情感和生态意向方面入手。其中提到了自己最近研究,即从竹子这一意象出发,探讨唐代士人阶层借用这一自然意象表达自己某种情感和观念,认为唐史和环境史的结合研究还是可以有所为的,需要研究者们踏踏实实地去看史料,去了解自然科学的一些知识,树立生态系统的观念,可以从中带来某种新的视角,提出一些新的问题。

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的王永平教授就“唐史研究的全球史视角”做了精彩的报告。他首先介绍了首都师范大学全球史研究中心的刊物《全球史评论》,指出该刊在全球史研究方面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之后又讲到,目前许多学者误读了全球史与世界史的关系,强调全球史不等于世界史,全球史是近年来兴起的研究历史的理论和方法,对传统历史学的研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随着全球史在中国的传播与发展,这种影响已经开始传导到中国史研究领域。他又就全球史兴起和发展现状进行了概述,其中讲到了数位对全球史研究和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学者及其著述,如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杰弗里·巴勒克拉夫、美国学者威廉·麦克尼尔的《西方兴起》、《瘟疫与人》、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杰里·本特利的《新全球史》等。其次,他又介绍了全球史的基本理念,指出全球史反对欧洲(西方)中心论,它打破民族国家的界限,讲求整体观和互动观,将研究对象置于互动网络体系中,从互动来理解历史,强调互动者互为主体,力求运用跨学科的研究方法。同时强调在全球史研究中,国别史和地区史的研究仍然非常重要。再次,从5个方面阐述了全球史对唐史研究的启示:1.破除“欧洲中心论”对唐史研究的启示;2.互动理念对唐史研究的启示;3.中心—边缘视(center and periphery)视角对唐史研究的启示;4.关注人与自然、宇宙关系对唐研究的启示;5.宏大叙事与微观视角的结合对唐史研究的启示。最后王教授总结到,全球史观念在给唐史研究带来启发与思考的同时,也带来了机遇和挑战,它给我们历史研究带来了一种新视角和新方法,可以对以往的许多问题重新做出解释,拓展了对唐史的理解和认识。从全球史的视角来研究唐史或许将会给我们的研究开辟出一片新的史学园地。

北京大学历史系李志生教授做了“方法、史料和书写:唐代妇女史研究”的报告。她首先介绍了唐代妇女史研究方面的一些论著和成果,如高世瑜《唐代妇女》《中国妇女通史·隋唐五代卷》、段塔丽《唐代妇女地位研究》、陈弱水《隐藏的光景—唐代的妇女文化与家庭生活》、刘建明《唐代妇女面面观—唐代妇女史中文专著研究综述》、李贞德《女人的中国医疗史—汉唐之间的健康照顾与性别》等等,通过这些成果可以窥见唐代妇女史研究的现状和趋势。除此之外,李教授还指出墓志研究唐代妇女史的研究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在方法方面,李教授讲到社会性别理论,美国学者琼·斯科特《性别:历史分析中一个有效范式》中说:“性别是组成以性别差异为基础的社会关系的成分;性别是区分权力关系的基本方式”,而高彦颐提出“三重动态模式”的妇女史研究方法,以取代“五四”父权压迫的二分模式。

陕西师范大学薛平拴教授就“关于近年来唐代经济史研究的一点思考”做了报告。他讲到,唐代经济史是传统历史研究的领域,过去的研究内容主要可以分为几个方面:工商业史(城市史)、区域经济史、寺院经济史、土地制度史、财政史(赋役制度)、农业史、经济思想史。在传统的研究领域虽然已经取得了很多成果,但我们也可以从中发现一些新的趋势、取得一些新的进展。他指出,我们可以更加关注区域经济史的研究,如长江中下游地区(尤其是江南地区)、四川重庆地区、河洛地区和敦煌吐鲁番地区;注意把唐宋经济史与制度史研究相联系;可以关注隋唐时期的自然灾害史研究、农民家庭经济史与消费经济史研究。最后薛教授对加强隋唐经济史研究提出了一些建议。在以往的隋唐经济史研究中,经济思想史研究比较薄弱,希望学者能加强理论建设、加强对经济思想史的研究;同时在隋唐五代农业史方面也有很多可以发掘的地方。

第三场主题发言

本场发言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李方教授主持,发言的主题主要围绕《天圣令》研究、唐代族群问题、武则天研究新动向、网络与唐史研究等方面展开。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的黄正建教授就“《天圣令》读书班—《天圣令》研究的基础建设”做了主题发言。他首先介绍了《天圣令》读书班的基本情况。读书班自2009年开班以来,得到了许多学者的支持;读书班的学生来自北京多所高校,部分学员是来自国内外一些高校的访问学者。有简要介绍了读书班具体的研读方式和研读分工,在读书过程中,力求弄懂每条令文、每个字词,为出版《天圣令》白话文做准备。其次又介绍了读书班的原则,即尊重他人意见,不擅自使用和发表他人观点,如果使用一定要注明。在这一原则保证了读书班成员畅所欲言,每次讨论都很热烈,学员收获匪浅。再次,讲到了读书班的四个方面的收获和成果:1、培养了一批研究人员,很多学员从对法制史的陌生到了解和熟识,弥补了各自在研究唐宋法制史方面的缺失,学到了很多唐宋制度史、社会史方面的知识。2、培养了严谨的读书习惯和处理史料的习惯。3.个人和集体都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读书过程中要就一条或一些令文准备资料,就要了解前人的研究成果,在此基础上,加上研读过程中受到的启发,读书班的一些成员发表了一些学术史方面、有关令文方面的文章;集体成果方面,对令文的白话翻译一部分已经出版。4.加强了个高校师生间的联系和友情。师生在一起交流学习心得,互通资料有无,学习气氛和谐愉快;读书班的学习对学员是很好地学习研究体验。最后,黄研究员总结到,读书班的发展离不开各位老师的支持,离不开各校学生的积极参加,离不开全体师生认真的付出。他希望读书班能够坚持下去,为研究《天圣令》服务,同时培养一批重视法律资料、重视制度研究的研究人员,为唐宋法制史的研究贡献一份力量。

中央民族大学李鸿宾教授做了“唐朝民族问题的几点思考”的主题发言。他首先表示自己关于这个问题主要是利用墓志铭和传世文献来研究。之后又主要从四个方面来表述唐朝族群问题。一、汉系文化圈叙述的话语特点。汉系社会的话语将外来者在汉地的活动常常视为他们主动因应汉地的生活而解释为“汉化”的趋向。这种叙事集中表现在朝廷掌控的文本文献中,并支配了汉地与此相关的多数表述。二、地域差异与族属认同的关联。进入唐朝管控范围的粟特人或其后裔,在唐朝的境遇因地域而出现差异,中央与周边关系的变化而呈现日益突出的分化。三、墓志的书写与实相的张力。如果说地域的不同对粟特人及后裔族属认同有重要影响的话,那么作为一生事迹记述的墓志所表达的信息,是已经死去的墓主个人的真实想法,还是撰写者的意旨?在李教授《墓志铭映印下的唐朝河北粟特人地著化问题——以米文辩墓志为核心》阐述了这一疑问。四、族性的转移与维系:根基论、工具论的解释。

陕西师范大学王双怀教授就“武则天研究的新动向”做了主题发言。发言内容主要围绕武则天研究的成果报告、如何深入进行武则天研究以及推荐武则天研究的一些课题展开。王教授指出,海内外研究武则天的学者很多。20世纪50年代以来,最初研究武则天的学者,中国大陆居多,海外占少数且以日本和美国的学者居多,日本学者主要在史学角度和文学角度研究。我国的学者在五六十年代受一些情况的影响,研究成果比较少。但在改革开放以后,研究逐渐升温,研究人员增多。首先是政治影响,其次是影视、文学作品的影响。王教授通过一些数据图表,显示出近些年来武则天研究期刊论文作者的地域分布、期刊论文数量时间分布状况、武则天研究会历届年会论文统计情况。从这些数据表格中,可以清楚的看出武则天研究随年代的推进不断增多。尤其是1994年以后论文数量大幅度增加。在研究成果方面,其中日本、美国等的一些学者的研究成果比较重要。就目前的研究状况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研究人员越来越多,研究范围不断扩大,有微观研究也有宏观研究,研究方法多样化,成果很多但突破性的成果较少,对于新史料和新方法的需要重新发掘。他指出,武则天研究要有所突破就必须运用新史料和新方法,呼吁大家能够更加关注武则天研究。

辽宁大学耿元骊教授做了“网络与唐史研究工具”的主题发言。发言内容主要从五个方面展开。一、古籍数字化历程。古籍数字化30年的历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79年—1994年,是起步、探索、介绍的时期;第二阶段是从1995年—2001年,是提高、建设、初步发展的时期,以文渊阁四库全书电子版为代表的一批全文数字化成果对学术研究发挥着巨大的影响;第三阶段是从2002年开始,是基本完善、商业应用、网络化的阶段,理论表述逐步成熟,各类数据库建设基本完善。在各个阶段,耿教授有介绍了该阶段代表性想数字资源。二、单机及局域网版工具。在这一方面,简要介绍了一些常用的数据库,如国学宝典公司研发的“通鉴全编”、汉籍全文检索系统、中国历史地图集、二十五史研习系统、全唐诗分析系统等等。这些资源为学者使用文献资料提供了莫大方便。三、网络资源。此方面列举了诸多可供利用的网络信息、专题网站、电子书查找资源、期刊资源查找方面的网站等,供大家学习参考。四、资源管理与电子书处理。该方面介绍了诸多高校开发的网络数字学术资源。五、研究者的网络集群。耿教授通过大量图片信息向与会师生展示了诸多可以利用的唐史研究工具,对大家教益颇多。

在接下来的茶歇时间,王永平教授利用该段时间展示了《全球史评论》自发刊以来出版的总计六辑期刊,供与会学师生阅览学习。在之后的自由论坛阶段,学者们就会上提到的一些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和交流,北京理工大学赵和平教授、陕西师范大学的杜文玉教授、黄寿成教授先后发言,提出了诸多良好的建议和希望,如开拓中晚唐五代等相对冷门的研究领域、对传统研究领域进行重新解读发掘、充分利用出土文物资料进行研究、重视学术信息发布和学术辨伪等。中国人民大学的孟宪实教授就全球史和民族问题等一些疑问和王永平教授、李鸿宾教授进行了交流,学者们都给予认真回应,南开大学的王利华教授还就全球史观和环境史问题作了进一步的阐述。学者们对问题独到的见解给人以启迪。

在闭幕式上,国家开放大学王援朝教授作了总结发言,他指出本次学术论坛很好地给唐史研究学者们提供了一个自由交流学术的平台,达到了唐史联谊会联络感情、扩大交流、切磋研博、携手共进的宗旨;其次会上提到的一些新理论、新方法,引起了学者的热烈讨论,这是个好现象,有争论、才能引起重视,才会去完善、有发展。最终此次论坛会取得圆满成功,与会师生均表示受益匪浅。

随着出土文物、墓志、创世图像、文书、域外汉籍资料的大量涌现,结合史学新理论与新方法对隋唐史进行重新解读,已经成为唐史学术研究的新趋势。我们也期待更多的研究者,通过发掘新史料、运用新方法在研究唐史的过程中取得新突破。本次论坛为唐史研究工作者们提供了一个深入接触和交流对话的平台,有助于增进学术友谊、加强学术交流、达到学术创新的目的。论坛受到学者们高度关注与热情支持,与会师生对会议的成功举办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新史料、新方法与唐史研究新趋势”学术论坛综述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新史料、新方法与唐史研究新趋势”学术论坛综述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