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戴表元任信州路儒学教授时间考证  

2014-06-23 20:18:40|  分类: 古史综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惠赐本站发布,原刊《陕西师范大学学报》2014.3

戴表元任信州路儒学教授时间考证

管正平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江苏 南京 210097

 

摘 要: 戴表元存有大量文集,其在学术史上的贡献是多方面的,至元、大德间东南文章大家皆归先生,而无异词。但关于戴表元开始任信州路儒学教授的时间,学界有大德八年和大德六年两种分歧意见。详考两种意见的依据,并搜寻新的佐证材料,从上任"离任"任期以及其他一些文化制度层面进行考证,可以得出结论: 戴表元在大德六年出任学官,从大德八年开始,正式任信州路儒学教授,任期三年,大德十年离开信州,《元史》等记载无误,

关键词:戴表元  信州路  儒学教授  时间  考证 

中图分类号:K05  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

收稿日期:2013-08-20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09CZW033

          江西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12LS09

作者简介:管正平,男,江西广丰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江西上饶师范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戴表元字帅初,一字曾伯,庆元奉化州人,在蒙古定国号为“元”的辛未年,即1271年春季,于南宋偏安朝廷参试南省,中第十名。同年五月对策,中乙科,赐进士及第。在南宋,戴表元只做过建康教授。入元后多年隐居,直到晚年才出任信州路儒学教授。宋濂在《〈剡源集〉序》认为:至元、大德间,东南文章大家皆归先生,无异词。从戴表元现存文集中的《春秋法度编序》、《左氏窥斑序》、《左氏蒙求序》、《读易蠡测序》、《五典蒙求序》、《老子原旨序》、《礼部韵语序》等文章以及许多讲义看,他在学术史上的贡献是多方面的。近年,关于戴表元的研究逐渐升温:2004年罗永忠以《戴表元研究》为题作硕士学位论文、刘飞以《戴表元及其文学研究》为题作博士学位论文; 2005年刘飞、刘宣如作《戴表元研究的现状述评》;2008年《戴表元集》整理出版等等。近年出版的如郭庆财的《南宋浙东学派文学思想研究》、杨镰的《中国文学通史(第4卷元代文学)》、么书仪的《元代文人心态》、申万里的 《理想、尊严与生存挣扎--元代江南士人与社会综合研究》等,都有专门章节论及戴表元。

    然而,戴表元任信州路儒学教授的确切时间尚存一些疑问。

一、   任职时间的矛盾

目前关于戴表元任信州路儒学教授时间,有两种矛盾的观点:一种认为是从大德八年甲辰(1304)至大德十年丙午(1306),即戴表元61岁到63岁时,如《元史》、《戴先生墓志铭》、《弇州四部稿》、《元诗选》、《宋元诗会》、《大清一统志》、《浙江通志》等,这个传统的观点至今仍然被很多学者采纳,如杨镰这样叙述:“元成宗大德八年(1304),执政者荐之于朝,授信州教授。大德十年,信州任满,再调婺州教授,则以病辞而不就。”[1]另一种以孙茀侯的《宋元戴剡源先生表元年谱》为主要代表,将戴表元上任时间提前两年,认为是从大德六年壬寅(1302)至大德十年丙午(1306),即戴表元59岁到63岁时。彭世奖在谈及戴表元时也提出:“大德六年(壬寅)受荐为官……所以袁桷、宋濂以至郝时远同志等说他大德八年到信州是不准确的,应以戴氏本人的记录为准”[2],此说颇为一些学者接受,常见引于相关论著中,如李军、辛梦霞在《戴表元集》的前言中采用其说,“大德六年(1302),以荐拜信州教授”[3]前言1。申万里也赞同此说,如在《从社会交往看元代江南儒士的社会网络——以戴表元为例》中表述:“大德六年(1302),年近60的戴表元受荐为信州路儒学教授。”[4]在《元代江南隐士考述》中的说法,“戴表元一生大部分时间为隐士,晚年由于贫困出任信州路儒学教授,五年以后,归家(奉化)隐居”[5],是认为戴表元担任了五年信州路儒学教授,由归家时间往回推算,也是大德六年(1302)出任的。刘飞的博士论文也采用大德六年任儒学教授的说法。然而,戴表元任信州路儒学教授这个客观事实,无论如何真相只能有一个。这个问题存在的矛盾看法促使我们继续探求真相。当然,历史上有很多真相会被永远掩埋,但也有一些有蛛丝马迹可寻。

二、离任时间

戴表元的离任年份以及季节,在《戴剡源先生自序》中有明确交代:“大徳丙午冬,归自信州”[3]1,离任季节尚有《自信上归游石门访故人毛仪卿镇卿兄弟作长句赠之(丙午冬)》一诗的标题为证,诸家并无异议。然而离开信州的月份有疑问。依据《质野堂记》的记载:“乃大徳丙午之孟冬,归自上饶”[3]22,孙茀侯由此判断:“知先生此月由信州归剡源”[6]84,则是十月;如果按照《吴孺人江氏墓志铭》所记的时间,“大德丙午岁之季冬,余将发上饶”[3]213,孙茀侯又判断:“是归期在十二月矣”[6]84,孙茀侯两个判断月份的结论相互矛盾。考质野堂的建筑时间,作者有自述,“归自上饶,……不三月,质野堂成”[3]22,距离从信州回家的时间很短,《质野堂记》作于堂成之后,是追记既成事实的时间;而《吴孺人江氏墓志铭》写作时,戴表元尚在信州,“余将发上饶”[3]213,是预计启程时间。两相比较,笔者认为十月离任的记载为确。

三、上任时间

戴表元到信州任职的时间,在他的《游南岩诗序》中有交代:“然至官四阅月,不能遂也。乃季秋二十有八日,日高舂,约朋客出关。……是为岁大德壬寅良月朔日序”[3]139,也就是说任学官四个月以后是九月二十八日,往回推算,约是大德六年壬寅(1302)五月下旬。然而到信州任学官,和担任信州路儒学教授,应该区别开来。大德六年和大德八年两种意见的分歧点,就在上任儒学教授时间的判定。

孙茀侯编的《宋元戴剡源先生表元年谱》(以下简称《年谱》)依照戴表元的作品,提出戴表元在大德六年壬寅(1302)五十九岁时出任信州路儒学教授的观点,下面作详细分析。

《年谱》“元大德六年壬寅(西历一三○二)五十九岁”条下,依据《安阳胡氏考妣墓志铭》中的“大德壬寅岁,余来钱塘授徒且五年,识安阳胡士谦于中书行署,恂恂然儒也。手是诸公怜余老而加穷,荐授之一官,将行,别士谦……越再旬,介友人以其母夫人行述来谒铭,且曰:‘今将奉柩归,以明年癸卯岁……合窆于……先府君之兆。’”[6]75以及《自序》“……兵定归鄞,至是三十四年矣,……乃始专意读书,授徒卖文,以活老稚……如是者垂三十年,执政者知而怜之,荐授一儒学官,因起教授信州。噫,老矣”两篇,判断“是先生此年任信州教授……当以自述者为近真。”[6]76这里的判断依据不充分,《安阳胡氏考妣墓志铭》中提到的“大德壬寅岁”,的确是到信州的时间;“荐授之一官”,只能说明出任,不能直接得出“任信州教授”。至于《自序》那段话,其实是《年谱》的误读,“三十四年”、“三十年”两个数字,无论如何不能得出“五十九岁”的结论。对《自序》正确的理解应当是:“二十六岁己巳,用类申入太学”,语意延至“至是三十四年矣”[3]1,正是在此时,“执政者知而怜之,荐授一儒学官,因起教授信州” [3]1,“二十六岁”加上“三十四”年,戴表元恰好六十一岁。中间的那一段陈述“家素贫,……乃始专意读书,授徒卖文,以活老稚……如是者垂三十年” [3]1,时间上是指“及乙亥春,以故归旧庐”开始至“执政者知而怜之,荐授一儒学官,因起教授信州”这个时间段[3]1,“乙亥”是宋恭宗德祐元年(西历一二七五),戴表元三十二岁,到元大德八年甲辰(西历一三○四),戴表元六十一岁,正是“垂三十年”——二十九年。

《年谱》在这年还举《游乡贡墓志铭》为例:“余至信州之明年,于是上饶游叔大,既踰岭返其先人新会府君之殡,且葬,而属之铭。余既哀而铭之。越二年,叔大卒,其子又亟俾铭焉……叔大…卒大德乙巳二月十八日” [6]76,得出“则先生在本年为信州教授无疑矣” [6]76,然而这段话,无论如何只能得出“戴表元在大德六年到信州”的结论。

    《年谱》还在“元大德十年丙午(西历一三○六)六十三岁”条下的《自信州归游石门访故人毛仪卿镇卿兄弟作长句赠之(丙午冬)》诗“山开未开白云梯,人行不行青麦溪。五年清梦隔蚁穴,千里飞尘深马蹄”后断言:“知先生在信州五年,逆推其年,则先生任信州教授时确为五十九岁”[6]84,然而这里除了时间信息外,根本没有提及所任的职务。

《年谱》所举的以上数例都只能说明戴表元大德六年到信州任学官,而不能说明所任学官为儒学教授。

其实一直以来,上任儒学教授的时间有明确记载,如宋濂在《元史》的戴表元传中记载:“大徳八年,表元年已六十余,执政者荐于朝,起家拜信州教授。”[7]4336《剡源集序》也是这个观点,“会宋亡,为元执政者荐之,起为信州教授,先生年已六十一矣。”[8]袁桷撰写的《戴先生墓志铭》也说得很清楚:“先生讳表元,字帅初,一字曾伯,世为庆元奉化州人。……大德甲辰,先生年六十一矣。会执政荐于朝,起家拜信州教授。秩满,授婺州,以疾辞”[9],除了以上记载以外,戴表元的友人方回的《桐江续集》中有一诗与上任时间相关,因为此诗有残缺,故补全缺字位置并加标点过录:

送戴帅初信州教授

伏羲之后几万年,尧舜八圣孟一贤。

谁学其学传其传,□明间气生戴先。

上庠文声撑青天,高揭兰闱十名前。

□□只字宫商宣,岂但场屋著祖鞭。

早合玉堂照金莲,□□□衣常退然。

擢第三十二载间,昔日朱颜今苍颜。

踰冠□□□□班,垂迫耳顺犹在闲。

一任金陵绛帐还,近始再调□□山。

得非世道多间关,乍可不仕避险艰。

四男二女膝□环,束脩糊口莱衣斑。

我宿冒忝博士官,稠众中□□□□。

□□直上秋天寒,得公老笔不厌看。

雄文两魁□□□,□□柄国韬祸端。

老夫寻遭霜简弹,白首相逢徒□□。

□□□给瓮虀酸,人生出处如此难。[10]

其诗标题明白告诉我们是戴表元任信州教授时的赠诗,当然写于戴上任时,“擢第三十二载间,昔日朱颜今苍颜”一句,给我们提供了时间线索。“擢第”指1271年戴表元二十八岁那年,“辛未春,试南省,中第十名。五月对策,中乙科,赐进士及第”[3]1,及第距上任“三十二载”,则戴表元在大德八年,年六十一时任信州教授当无疑义,本诗可为佐证。

四、   任期

戴表元离开信州的年份是确定无疑的,并且如《戴先生墓志铭》所述是“秩满”离任的。因为元代官员的考核制度非常严格,如至元二十四年(1287)就有规定“受除官延引岁月不即之任者,追所受宣敕”[7]297,上任迟到要撤职。同样也规定不许任期到了还不离开,如元贞元年(1295)的《教官任满给由》提及教官存在的问题后,指出:“推原其由,盖因有司不以吾道为念姑息之过,任满不行,依例给由,虽有过恶,无由上闻,所以肆无忌惮”[11]90,把“任满不行”作为其中一个原因,并提出训诫。因此如果当时戴表元延期或者提早离开,不可能有后来“再调教授婺州”的继续任用[7]4336,因此可以从任满离开信州的年份和儒学教授的任期逆推戴表元的上任时间。

儒学教授在宋代已经有定制,“庆历四年,诏诸路州军监各令立学,……又置教授,以三年为一任”[12],元代沿用儒学教授的设置,如至元六年规定:“一诸路散府、上中州,拟以旧例,合设教授一员”[11]14,任期也依然是三年,如《元典章》条文:“今拟各处教授三年为满,依例迁转,须历两任。”[13]303此外如《庙学典礼?学宫职俸》提及教授、学正、学录、直学、书院山长、县学教谕的月俸时,规定“前项额定人数,以勾当三年为满”[11]32,还有如程端学在《送花教授秩满序》中,也说到儒学教授任期三年,“州教授三年始升之郡,郡教授三年,始入流为县主簿。”[14]《四明志》保存了一份和戴表元出任时间非常接近的儒学教授上任时间表,可以作为对任期问题的补充说明,兹录如下:“满梦桂,将仕郎,至元十五年十月十五日之任,庆元人;黄裳,将仕郎,眉忻人,至元二十三年五月二十八日之任;吴宗彦,将仕佐郎,黄岩人,至元二十五年十二月之任;苏焱,将仕佐郎,黄岩人,至元二十八年二月八日之任;戴友;赵孟节;黄一龙;童鹰;苏垲,眉山人,至大元年九月二十九日之任;卓琰,三山人,至大四年九月初二日之任;孔文埴,永嘉人,延祐元年十月二十日之任;薛基,河东人,延祐三年二月初三日之任;吴廷献,鄱阳人,延祐六年三月十八日之任;俞布鲁,镇江人,至治二年三月初七日之任;陆晋之,杭州人,泰定二年三月二十日之任;花桂发,无为州人,致和元年四月初八日之任。”[15]156158由以上实例不难看出当时任期确定性,或许会有空缺的职位,但不会出现上任提前或者离任拖延的情况。已知戴表元在信州五年,不可能是两任,只能是一个任期。因此,大德十年离任的儒学教授戴表元,只能是大德八年上任的。

五、任职程序

当时儒学教授必须由朝廷任命,作为前朝进士的戴表元虽然具备任职资格,但是补缺的竞争很激烈,且看大德九年的情形,“府、州教授窠缺南北八十九处,即目在选籍记五百余员,已有守候八、九年者,尚未知何时注授。”[13]305戴表元的出任契机是“大德壬寅岁,……识安阳胡士谦于中书行署”[3]202,胡处益,字士谦,当时在江浙行中书省任职。戴表元同年作的《安阳胡氏考妣墓志铭》中提及“处益今以行署秩满,授从仕郎、淮东淮西道宣慰使司都事”[3]202,也就是说推荐戴表元后不久,胡处益就担任了“淮东淮西道宣慰使司都事”,“宣慰使司简称宣慰司,元朝地方官署,设于各道,掌军民之政,领路、府、州、县”[16],都事,“元代为首领官。除中书省置都事外,其他机构如枢密院、御史台、行省、行院、行台、宣慰司等官署均置。”[17]从胡士谦新任的官职看,他在江浙行中书省应该也有较高职位,故而能领头推荐戴表元。然而由江浙等处行中书省推荐出任只是任命职官的一环,虽然这一环起关键作用,但还是无法绕过复杂的任职程序。早在至元二十四年(1287),《保选儒学官员》的条文就规定:“若各路并府州教授别有迁调,歇下窠阙,拟合令本路官司于所辖州郡教官内通行推选才德之人,牒委文资正官覆察相应,行移本道按察司出题试验,将亲笔所业文字并按察司牒文缴申省部,移文翰林国史院再行考较。……倘有不应,罪及举官并覆察官司。”[13]303304后来官制有些变化,按察司让位于肃政廉访司,肃政廉访司又派出分司到路,其执掌中依然包含有对学官举荐监督的权责,如至元三十一年有《廉访司体察教官学职》中有“已经移牒监治各路分司,依例体察施行”[11]84。今从李治安的意见,“从元肃政廉访司建置的根本性变化着眼,与其细分为五阶段,毋宁以至元二十八年(1291)二月为界将其划分为提刑按察司和肃政廉访司前后两个阶段”[18],据此推测大德间戴表元出任程序:首先必须在信州路辖区内任教官之职,遇上儒学教授有缺,由信州路官司推选,材料经复核后,移交建康道儒学提举司及肃政廉访司。再由建康道儒学提举司出面推荐,肃政廉访司出题考试复核,然后将材料和试卷一并上交江浙行省。江浙行省再递交中书省,由中书省转翰林国史院或国子监,考较后,再由皇帝定夺,然后移交吏部下文,最后还必须带着吏部文书到信州路总管府报到,递交到职呈状,才算正式上任。这道程序需要耗费一定时间,因此从认识胡士谦被推荐到正式履任,应该有比较长的时间间隔。

六、可能的职务

因为儒学教授的推举程序规定:必须在“所辖州郡教官内通行推选”[13]303,因此戴表元在大德六年认识胡士谦后很快来信州任学官之职了,这是江浙行省在创造推荐戴任信州路儒学教授的必要条件。江浙行省推荐戴表元在其所辖的信州路任学官之职,只要不是儒学教授,是符合当时任官程序的,因为“行省对辖区流外官和青吏一直拥有较完整的任用权”[19]。那么,戴表元大德六年来信州时,担任学官中的何种职务呢?戴表元自己的《游南岩诗序》留下了一点线索,原话是:“余既弃故业,以文学掾至信州”[3]139,但“文学掾”在元代不是一个正式的官名,只是学官的一个雅称。依据当时的一些条令,可以尝试推测戴表元初到信州时可能的职位。《庙学典礼?学宫职俸》记载:“至元二十四年……路设教授,系祇受?牒人员,月请学粮五石,钞五两。省委相副教官,比及换授以来,权充学正员数,月给学粮三石,钞三两。学正俱受行省札付,月请粮米三石,钞三两。有省委副教官处设一员,无省委副教官处二员”[11]3132,虽然“省委相副教官”俸禄和学正一样,但排序却在学正之前。《四明志》在“教授”之后,“学正”之前,列举“相副教授”六人:“尹应元、严斗辉、冯福京、赵嗣铚、王汝济、史复日”[15]158,这里的“相副教授”排序也优于学正。可惜《四明志》提及的“相副教授”没有时间记载,但从其记载儒学教授的时段分析,当也在“至元”到“致和”年间。从这个职位存在的时间和戴表元其后获得正式任命儒学教授等角度看,“相副教授”,或称“省委相副教官”一职,也许就是戴表元在大德六、七两年的职位。

七、   结论

从材料来源分析,《元史》是正史,有许多档案可供查阅,“而且《元史》的史料非常真实可信,甚至连原始材料的文字词句都不变动”[20]。袁桷是戴表元的学生,生活在相近时间段,所撰墓志可信度高,宋濂序戴表元文集,有条件接触较多材料,综上所述,可以得出结论:戴表元在大德六年至信州路任学官,大德八年开始任信州路儒学教授,三年任满后离开信州。

 

 

【参考文献】

[1]杨镰.元诗史[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 363.

[2]彭世奖.也谈《王祯农书》的成书年代一一兼与郝时远同志商榷[J].中国农史1986,(2):131-133.

[3]戴表元.戴表元集[M.李军、辛梦霞点校.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2008.

[4]申万里.从社会交往看元代江南儒士的社会网络——以戴表元为例[J].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34):402407.

[5]申万里.元代江南隐士考述[M//李治安.元代社会文化暨元世祖忽必烈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5313.

[6]孙茀侯.宋元戴剡源先生表元年谱[M//王云五.新编中国名人年谱集成.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8(民国六十七年).

[7]宋濂.元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6.

[8]宋濂.宋学士全集[M].北京:中华书局1985193.

[9]袁桷.清容居士集[M].北京:中华书局1985487488.

[10]方回,桐江续集[M]//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93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1986576.

[11]庙学典礼[M.王颋点校.杭州市:浙江古籍出版社,1992.

[12]马端临.文献通考[M.北京:中华书局,1986571.

[13]元典章[M.陈高华等点校.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11.

[14]程端学.积斋集[Z]//丛书集成续编137册影印四明丛书本,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88(民国七十七年):240.

[15]袁桷.延祐四明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据元延祐七年修,清乾隆钞本影印,1983.

[16]张政烺.中国古代职官大辞典[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0794.

[17]徐连达.中国历代官制大词典[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2002912.

[18]李治安.元代政治制度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283

[19]李治安.元代行省制度[M.北京:中华书局,201195.

[20]阎立新,李云霞.温故知新中国历史典籍[M.沈阳市:辽海出版社,2001132.

 

 

 

 

On the time When Dai Biaoyuan’s being the official Confucius Instructor in Xinzhou

Guan Zhengping

School of Literature and Journalism, Shangrao Normal College  Shangrao, Jiangxi Province 334000

[abstract] There are two different opinions on the time of Dai Biaoyuan’s being the official Confucius Instructor in Xinzhou Route, on the eighth year of Dade, and on the sixth year of Dade. Researching on the citations of the two different opinions and seeking for new materials, stating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assuming and leaving the post, his term of office and other cultural institute the article comes to a conclusion that he was on the post of the official instructor on the six year of Dade, and was being formally the official Confucius Instructor in Xinzhou Route on the eighth year of Dade, with three years of term of office. He left the place on the tenth year of Dade. The records in History of Yuan Dynasty is really accurate.

Key words: Dai Biaoyuan  Xinzhou Route, Confucius Instructor, Time, textual criticism

 

 

 

 

管正平(1968—),男,江西广丰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古典文献学方向2013级博士生,江西上饶师范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古典文献学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