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罗孚、陈寅恪及其他   

2014-06-09 06:08:31|  分类: 书评与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孚、陈寅恪及其他 


罗孚、陈寅恪及其他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宗亮   发表于2014-06-08 07:16

http://www.dfdaily.com/html/1170/2014/6/8/1158214.shtml
老报人罗孚逝世之后,内地与香港出现了不少纪念文字,《上海书评》也登出了《罗孚:带着一生的秘密走了》。

  老报人罗孚逝世之后,内地与香港出现了不少纪念文字,《上海书评》也登出了《罗孚:带着一生的秘密走了》(2014年5月11日),揭示了他的另一层身份及晚年志业。文章谈到罗孚在“北京十年”期间,曾“认真研读了黄仲则和陈寅恪的诗”。若要论罗孚与陈寅恪的因缘,倒也真值得多提上几句。

  除了曾研读陈寅恪诗文,罗孚写下的有关陈寅恪的文字不在少数,如在《明报》刊出的《陈寅恪自挽乎?》《见机而作妙联》《周一良谈陈寅恪》,《明报月刊》登出的《陈寅恪和冼玉清》《提到陈寅恪想到蒋百里》以及《大公报》的《陈君葆与许地山陈寅恪》等。这些文字篇幅往往不长,但或澄清疑问,或补充细节,至今仍然具有参考价值。

  以上文章多写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那时谈论陈寅恪已属稀松平常或一时风气,但如果将时间点再前溯一二十年,回到陈寅恪逝世的那一年,则可发现罗孚之于陈寅恪事迹的传播实在功莫大焉。1969年陈寅恪去世的消息能够为海外人士周知,正是得力于罗孚的率先披露。

  其时,罗孚以“丝韦”的笔名在《新晚报》发表了《记陈寅恪在广州病逝》,直接激发了海外的广泛纪念热潮。当时众多的悼念文章,都说自己是从罗孚文章得知信息的,如曹聚仁在《谈唐学——悼念陈寅恪先生》写道:“读丝韦先生《岛居杂文》,知道陈寅恪先生已在广州逝世了……”牟润孙亦在《敬悼陈寅恪先生》中说:“陈寅恪先生逝世的消息见于香港《新晚报》,到现在已将三个月了……”

  罗孚的文章,不仅报道了消息,且引用了《蒙自南湖》《乙酉冬夜卧病英伦医院》《和陶然亭壁间女子题句》等诗篇,这或许是罗孚研读陈寅恪诗之始。以此来看,可说罗孚于推介陈寅恪有功,而陈寅恪于“诗人罗孚”的养成有隐性影响。

  虽然罗孚的文章在当时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新晚报》毕竟不能在内地轻易得见,这也导致罗孚的“首功”被隐没了四十年之久,直到2012年才由葛兆光先生在文章中道破(《“总有人在万里之外牵挂”》,《文汇报》2012年9月2日)。葛先生在普林斯顿大学访学时,得见《陈寅恪资料集》,是一种剪报资料,其中收录了守为、克亮、章曼、慧庵、费海玑、今圣叹、清华生等人的回忆或纪念文字,前述丝韦和曹聚仁的文章也在列。以后,陆键东先生在修订《陈寅恪的最后20年》时,根据葛先生提供的资料,也肯定了“丝韦”的贡献。由此,我们才知道罗孚与陈寅恪之间渊源已久。

  于是,我们不得不对《陈寅恪资料集》这本“奇书”另眼相看。葛先生当年的文章已经将这本书评介得很详细了,但也留下了一些疑问,如它到底是由谁编辑的,又是如何传到了大洋彼岸等。其实,海外学术机构中拥有此本资料集的并不止普林斯顿一家,耶鲁大学图书馆、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等也都有庋藏。与此资料集类似的书大概还有数十种,从政治人物罗瑞卿、乔冠华、龙云、胡乔木、蒋经国、宋子文到文化人物郁达夫、郑振铎、辜鸿铭、梁漱溟、巴金、梁实秋等,可谓琳琅满目。(葛兆光先生的文章也提到资料集“既有现代的周作人、丰子恺、张爱玲的,也有古代如李渔、施耐庵、兰陵笑笑生的”,但涉古的资料集编辑单位多署“中国学术资料社”,笔者不能确定它们是否为同一家制作。)

  由上述图书馆的馆藏信息,知这些“资料集”的出版机构都是“陶斋书屋”。“陶斋书屋”究竟是何方神圣,我后来由许定铭先生的文章中得到了答案。据许先生介绍,“陶斋”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著名的“二楼”书店,“开在湾仔轩尼诗道,‘夏巴’车行附近一座商住楼宇的三楼,店主人是姓史的外省老头。全店不过二三百尺,四周摆满了书架和叠起的纸皮箱,挤满了旧书和剪报资料。……店主人从旧报刊和单行本中,搜集同一作家的珍贵资料,影印后装订成册,便成了诸如《老舍研究资料集》之类的数册,报价卖到外国的图书馆去。”(《醉书随笔》,山东画报出版社2006年版,第103-105页)

  《陈寅恪资料集》出版于1970年,这一年,自罗孚《新晚报》文章开端的纪念热潮已经遍及港澳台诸地,“陶斋”的主人史老头得地利之便,有充足的报刊资源可供利用。可能是出于应时之目的,他制作出了这本小书。虽说现在看来,他的工作近乎“剪刀加浆糊”,但毕竟保存下了珍贵的史料,并引发一段普林斯顿的后世相知之缘,故也算是功绩一件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