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地图编绘引发理论思考  

2014-08-06 06:23:57|  分类: 书评与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地图编绘引发理论思考
2014年08月05日 08: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耿雪字号
http://news.cssn.cn/zx/bwyc/201408/t20140805_1279017_1.shtml

  盛夏的杭州雷雨交加,一间正在开会的会议室因突然断电陷入一片黑暗,然而这并未影响到在座的海内外学者,他们在这里就“历史地图”概念的划定展开了一场“名词之争”。近年来,随着历史地理学和古地图研究的深入以及相关技术的发展,一批新编绘的历史地图集纷纷出炉。近日,由中国江南水乡文化博物馆承办、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清史地图集》项目组协办的“历史地图专题研讨会”在杭州召开。

  学界已形成共识,历史地图集不应局限于反映地理沿革、都邑兴衰和城市变迁及政治历史事件,还要反映历代自然环境、人口、经济、交通、文化变迁与发展等历史地理研究成果。有关“历史地图”概念划定的重要性正是在地图编绘兴起的背景下愈发凸显。

  “历史地图”和“古地图”界定之争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韩光辉介绍,历史地图是历史地理学的第二语言。由谭其骧院士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至今仍然深刻影响着中国历史和中国历史地理的研究。

  近年来,各类“历史地图集”纷纷问世,但在“历史地图”之名下,收录的“古地图”比重并不相同。如《天津城市历史地图集》中绝大多数是古地图,《重庆历史地图集》的第一卷则全部为重庆古地图。当“历史地图”与“古地图”两个名词相遇,它们是同一含义的不同说法,还是各表一枝?学者们尚未定论。

  事实上,这两个名词在历史地理学研究中的界定并非泾渭分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清史地图集》项目组负责人华林甫认为,“古地图”是民国以前使用传统绘图方法绘制的当时的地图。而“历史地图”系指“今人”以其所在时代的当代地图为底图,依照“今人”需要,以历史上某一年代或时期的地理状况为内容而编制的地图。绘制者所在时代以前的历史时期的内容,习称历史地图。所以,历史地图既有古人绘制的,也有现代人绘制的。古地图是绘制历史地图的原材料之一。

  对此,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汪前进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古地图”与“历史地图”的划分属于两个不同分类标准,“古地图”是相对于“今地图”而言,标准是绘制者的时代,至于“古”与“今”,其划分标准也有不同,有以1840年为界的,也有以1911年为界的。“历史地图”是相对于“当代地图”而言,标准是地图绘制的地理内容的时代。“古地图”也可包括“历史地图”和“今地图”,如宋人绘制的《历代地理指掌图》就是历史地图,宋人所绘的《地理图》、《平江图》和《静江府城图》则为“今地图”。

概念不影响实际地图编绘

  那么,学术界就“历史地图”和“古地图”概念的划定未能达成一致,是否会影响实际的地图编绘和研究呢?

  中国地图出版社一位编辑告诉记者,在实际的地图出版中,这一概念不清的实际影响相对较小。也有学者表示,在历史地理学界,对于历史地图的概念实际上有着一些约定俗成的用法,尽管细究起来存在一定的差异,整体而言,大家也都能明白其中所指。

  如果不涉及历史地图的编绘,这样的咬文嚼字似乎并不影响学者对历史地图的研究。华林甫将历史地图集分为综合、区域、专题和断代四个发展方向,并预言区域历史地图将大行于世。实际上,近年来中国区域历史地图集的编绘确实突飞猛进,区域历史地图集既是区域研究和历史地理学研究的成果,同样也会带动区域历史问题研究的整体进程。

  编绘实践推动问题解决

  编绘历史地图可能会比研究历史地图遇到更多的理论问题。“希望学术界对相关理论问题有更多关注和讨论。”这是华林甫自主持《清史地图集》编绘工作以来愈发强烈的念头。韩光辉认为,“历史地图”与“古地图”的名词之争或许是历史地图编绘中对理论问题界定研究的一种表现。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邹逸麟提出,在编绘历史地图过程中应该遵循我国传统图例的原则,应对历史地图文字考证及时处理,争取编绘工作结束后再行出版,以飨学界。

  正因为有着编绘历史地图实践的推动,在编绘和考证过程中处理问题的一些原则不断被提出或修正。有学者表示,尽管一些规律性的认识和理论需要学者和学界几十年的积累和总结,但规律性的总结还是需要有人来做,希望学术界能在实践中对此类问题予以关注。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耿雪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