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陈寅恪《解嘲》中的“种花农”  

2015-01-28 07:12:20|  分类: 学人与方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寅恪《解嘲》中的“种花农” 


陈寅恪《解嘲》中的“种花农”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谢泳   发表于2015-01-18 07:53

http://www.dfdaily.com/html/1170/2015/1/18/1227827.shtml
陈寅恪1964年有一首绝句《解嘲》。

  谢 泳

  陈寅恪1964年有一首绝句《解嘲》,全诗如下:

  此生未学种花农,惭听阇黎饭后钟;

  觅得哀家梨一树,灌园甘任郭驼峰。

  此诗古典,胡文辉《陈寅恪诗笺释》训释详备。今典方面,胡文辉怀疑此诗本事为“当时通行的种植果树运动”,意谓陈诗借题发挥,批评当政者以运动为手段的政策(详见该书下册第1253页,广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因为胡文辉将此诗古典解释得相当完备准确,就字面理解本诗似乎并不难懂,大体可以感觉到这是陈寅恪甘于当时处境的一种无奈感慨,但陈寅恪何以会发出如此感慨,我以为还是要寻找此诗的今典。

  此诗今典关键在“种花农”。胡文辉认为此处“种花农”是由陈宝琛《感春四首》一句中的“种花翁”而来,比喻当政者。我猜测此处“种花农”是陈寅恪自造的说法,别有所指,它指的是郭沫若。

  1958年前后,郭沫若在《人民日报》上发过许多咏花诗,大约有一百多首,后结集为《百花齐放》出版,此诗集现在很容易见到。郭诗风格属“颂圣诗”无疑。按陈寅恪对时势的关心推断,《人民日报》或者后来郭沫若诗集出版,陈寅恪应当知悉。郭沫若一口气写百首咏花诗,迎合当时所谓“百花齐放”的形势。在陈寅恪看来,这样写诗,什么花都写,无异于一个“种花农”了。陈寅恪对这样的做法是反感的,所以他感慨“此生未学”。

  此诗题为《解嘲》,大体可以推测为当时有人和陈寅恪见面聊天时谈起过此类事,或者有将陈郭相比的言论,所以引发了陈寅恪的感慨,不然他何以会将此诗命题为“解嘲”并在诗题后加一小注:“一绝”。这个小注可以理解为陈诗标题是一首绝句,但在陈诗习惯中绝句两首以上一般才提示,而此诗孤立一首绝句,何以要再明示“一绝”?显然此处的“一绝”不是“一首绝句”之意,而是此诗所咏之事堪称“一绝”的意思,或是对自造“种花农”一语的自赏?陈诗诗题多有深旨,这是熟悉陈诗者多数认同的判断。

  “饭后钟”是借用唐朝王播旧事,有曾经贫困而后发达的意味。这个典故通常是指王播,但有时也被认为是段文昌的事。陈寅恪1953年在《对科学院的答复》中曾说过:“你要把我的意见不多也不少地带到科学院。碑文你带去给郭沫若看。郭沫若在日本曾看到我的王国维诗。碑是否还在,我不知道。如果做得不好,可以打掉,请郭沫若做,也许更好。郭沫若是甲骨文专家,是‘四堂’之一,也许更懂得王国维的学说。那么我就做韩愈,郭沫若就做段文昌,如果有人再做诗,他就做李商隐也很好。我的碑文已流传出去,不会湮没。”如果我们将陈诗“饭后钟”移到段文昌身上,再联想郭沫若,似亦可通,虽然稍嫌曲折,但也可聊备一说。

  也许有人会说,郭沫若1958年前后写“百花齐放”,而《解嘲》诗作于1964年,时过境迁,陈寅恪再来诗兴的可能不大,除非这一年再有与郭沫若相关的事引起陈寅恪的感慨。

  《陈寅恪诗集》将《解嘲》写作时间定为1964年,没有注明具体月日,排在1964年12月后。而1964年11月,恰是陈寅恪撰《论再生缘校补记》的时间,此文主要是针对郭沫若的,陈寅恪行文中未提郭沫若名字,只以“论者”代称。1964年夏天,哲学界恰好发生了著名的批判杨献珍与“合二而一”事件,陈寅恪在“校补记”中说:“夫一百五十余年前同时同族之人,既坚决不认云贞、端生为一人,而今日反欲效方密之之‘合二而一’,亦太奇矣!”(《寒柳堂集》第87页,三联书店,2000年)。陈寅恪此处提到“合二而一”,直接针对郭沫若《再谈〈再生缘〉的作者陈端生》一文。郭沫若在文章中说:“姓陈的嫁给姓范的,这是一合”;“陈端生的丈夫应该是范菼,菼是荻的别名……故名菼可字(或号)秋塘。这是二合。”对于陈云贞的身世,郭沫若还认为,“这些情况和陈端生的身世太相似了。这是三合。”(《郭沫若古典文学论文集》第89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陈寅恪巧用“合二而一”明面是针对郭文,但同时也暗讽了当时哲学界的“合二而一”事件。

  以目前《解嘲》写作时间推断,可确定与陈寅恪《论再生缘校补记》在同一年,至于月日俟以后发现证实。从全诗意味判断,此诗由郭沫若出处引发感慨,与诗意较为相合,也符合陈寅恪对他同时代知识分子的一般评价。

 

 

录入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