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清水江土地文书考述——与徽州文书之比较  

2015-11-24 06:18:44|  分类: 古史综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水江土地文书考述——与徽州文书之比较
2015年11月23日 09:50 来源:《中国史研究》2015年第3期 作者:栾成显字号

  内容提要:清水江文书中土地文书遗存丰厚,为其重要组成部分。本文就部分清水江土地文书进行考述,并与徽州文书试作比较。从大的方面看,清水江文书与徽州文书在整体上大致相同,显示了其继承和吸收了中原契约文书的基本要素,而在契约内容事项的表述之中,又清楚地显露出地方特色和民族习俗。

  关 键 词:清水江文书/徽州文书/土地文书/鱼鳞册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清水江文书整理与研究”(11&ZD096)的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栾成显,1941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贵州清水江文书,是继徽州文书之后发现的又一大地方文书档案遗存。清水江文书保存了大量的明清以降苗族、侗族人民在山林经营和木材贸易方面所立的契约与记录,故有“贵州苗族林业契约文书”、“苗族林契”、“侗族林契”之称。①但山林经营契约并非该文书的全部。在清水江文书之中,还遗存有田地买卖、分关析产、纠纷诉讼、日常收支、婚姻习俗、合同议约、领字除帖、会簿会书、业户执照、纳税凭证,以及其他公私交往与社会生活的契约和记录,种类繁多,数量巨大,堪称民间契约文书遗存之又一宝藏。其中保存的田地交易、土地权属方面的契约文书数量亦颇为可观。这也是清水江文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迄今关于清水江林业契约的研究颇多,而有关清水江土地文书的探讨较少。②特别是将清水江文书与其他文书进行对比的研究尚付阙如。本文拟就部分清水江土地文书作一考述,并与徽州文书进行比较,敬请方家教正。

  一 田地买卖契约

  清水江流域民众除了山林经营之外,在河谷地带还种植水稻,在坡地种植其他粮食作物。稻作水田及早地种植相当广泛,田地买卖颇为活跃,故相关交易的契约文书多有遗存。兹以《康熙三十五年二月十七日潘荣华、潘富华、潘凤华等卖田契》为例,录其文字如下:

  立卖田契人潘荣华、潘富华、潘凤华、金华、贵华,今因家下要钱使用,无从得处,兄弟谪(商)议,情愿将到自己祖产,土名马路上下二处,共计田陆坵正(整),计禾肆拾边正(整),又并土名元头路背田壹坵、拾冲内壹坵,并下抵路,上抵圳脚,并地上在内,计禾壹拾柒边正(整),贰处共载原粮柒升壹合贰勺伍抄正(整),欲行出卖,无[人]承就,凭中在内迢(招)到亲房潘贵明近前接留为业,当日三面议作卖价纹银壹拾贰两零贰钱整。其银入手亲领,并不短少分厘,其田付与买主子孙永远管耕。一卖一了,二卖二休,上凭青天,下平(凭)二家祖宗,在后不许异言争论幡悔。如有悔者,在于卖主向前理落,不与买主相干。今人不古,立此卖契为照。

  君华(押)

  富华(押)

  立卖田契人 潘荣华(押) 一共二钱三分

  凤华(押)

  桂华(押)

  引进中人 潘斗明(押) 柒分

  康熙叁拾伍年丙子岁贰月拾柒日 立

  代笔书人 潘显华(押)

  天理人心 永远管耕③这是一份稻作水田的买卖契约。从其行文可以看出,契约所叙内容事项主要有:立契性质,卖田人姓名,出卖原因,田地来源,土名,田地数量(包括坵数、产量、税额),田地四至,买田人姓名,凭中所议卖价,钱地交割情况,以及发生纠纷时的应对责任等,最后书有卖田人姓名及亲笔画押,中人姓名及亲笔画押,立契年月日,代笔人姓名及亲笔画押。此外,还特别书有“天理人心,永远管耕”字样。

  在徽州文书中亦遗存有同类的田地买卖契约,以《康熙十九年休宁程台级等卖田赤契》为例,录其文字如下:

  二十都八图立卖契人程台级同弟程于忠、于真等,今自情愿将王字 号,土名石柱坑大坵,田租壹拾壹秤,计税壹亩叁分叁厘,计大小贰坵,佃人程保;又将归字三千壹佰五十八号、三千壹佰六十九号,土名小富石墙坞,田租肆秤,计大小贰坵,今议硬交叁秤半,计税五分三厘,佃人程旺,其四至照依鱼鳞经册,今来凭中立契出卖与本都六图江名下为业。当日面议时值价足纹银壹拾壹两肆钱整,其银当日随手一并收足。其田自今出卖之后,一听买主收租受税管业。如有内外人言及先后重复交易不明等情,尽是卖主祗当,不涉买主祗(之)事。所有税粮在本家户内起推无异。恐后无凭,立此卖契存照。

  契内改一“买”字,再批(押)。

  主盟 母胡氏(押)

  康熙十九年闰八月 日 立卖契人 程台级(押)

  同 弟 程于忠(押)

  程于真(押)

  凭见包中 程振之(押)

  前项契内价银当日随手一并收足领(押),再批。④

  此件田地买卖契约所叙内容事项有:立契性质,卖田人姓名,田地字号,土名,田地数量(包括租额、税额、坵数),佃人姓名,买田人姓氏,凭中所议卖价,钱地交割情况,以及发生纠纷时的应对责任等,最后书有主盟(画押),立契年月,立契大姓名及笔画押,中人姓名及亲笔画押。此外,还附有改字及契内价银一并收足两条再批。

  比较两件买卖契约,其所叙内容事项与先后次序,整体上是相同的。而在具体表述之中,差异又颇为明显。

  关于买卖标的物田地的各项表述,清水江文书中一般写有所卖田地的坵数、产量、税额等。其中产量多以“手”、“把”、“籽”、“稨”表示。⑤此外,还有“箩”、“挑”等计量单位,而以“手”、“把”、“稿”等较为常见。一般四剪为手,十手为把;又,六手或四手为一稨,还有六籽或四籽为一稿的计量。《光绪十三年龙虞臣钞录乾隆九年奉札清查事文》中载有:天柱县之居仁里“每稿六籽”,或“每稿四籽”;由义里“一稨六手,重一十八斤”.,或“每稿四籽,重一十四斤”;循礼里。“每稨四籽”,或“每稨四手”。⑥一般每稨重12斤、14斤、15斤、18斤不等。其计算进位,因地而异,即使在该县各里之间也不统一,颇为复杂。官方一般用“稨”字;民间则俗称“编”、“边”、“扁”、“遍”等,系同音异体字。又,“手”、“把”、“籽”、“稨”等多为糯禾稻田的计量单位,因“苗民俱食糯米”之故。⑦褊,《集韵》的解释是扁豆。⑧而在清水江流域苗族、侗族这里,则演变为一种特殊的计量单位。这些特殊的计量单位,既表示某块田地的产量,同时用以标识该块田地的面积。乃因当地遍布丘陵,地形极为复杂,稻作水田之开垦多见缝插针,“山头地角高下,田坵方圆大小,阔狭形势,悉依地而成,不能以丈量计亩。苗民置产,惟计田几坵,收禾若干把,或计收谷若干斤,以登券据。”⑨

  又,关于田地四至,清水江文书多以上、下、左、右表示,称为“四抵”,叙述也很具体;徽州文书中则称为“四至”,叙述多有省略,二者有所不同。

  徽州契约对买卖标的物田地的表述,则为所在田地字号,田租多少秤(或砠⑩),佃人某某,其四至仅写“照依鱼鳞经册”,多有省略。这是因为徽州地区的租佃关系十分发达,田地出租极为普遍,田地买卖之际租佃关系亦随之转移,在契约中必须写清楚。又,徽州地区自南宋时期即开始进行土地丈量和鱼鳞图册的攒造,其后接连不断,至明清时这一制度更为成熟,田地皆登记在册,故在买卖契约中一般四至只写“照依鱼鳞经册”、“照依鱼鳞图册”,以及“亩步四至自有经理可照”等写法,而多有省略。关于田地面积,南宋及元时期的徽州契约,多用亩、角、步表示,如《延裙二年祁门汪子先卖田山赤契》载:

  归仁都汪子先有田山壹段,坐落土名苦竹降,唐字一千四百四十九号,夏山贰亩,次不及田贰角令陆步,其田山东止岭、分水直下止谢太年田……(11)亩、角、步表示法,至明代仍有延用者,如《建文二年休宁县吴碧湖卖田赤契》载:“太平里十二都九保住人吴碧湖,原用价钞买到十保胡真户下田取一半,系体字五百二十七号,取二角五十二步,土名猴塘……”(12)史载:“绍兴中,李侍郎椿年行经界。有献其步亩之法者,若五尺以为步,六十步以为角,四角以为亩。”(13)一角等于六十步,即四分之一亩。明清时代的徽州契约,丈量的田地实际面积一般用亩、步、分、厘、毫等表示,税亩面积则用亩、分、厘、毫等表示。

  关于买主,清水江契约多写有具体姓名。而在徽州契约中虽亦有书写姓名者,但多数契约只写姓,不写名,如上述列举契约中所叙:“立契出卖与本都六图江名下为业”(14)。这种省略,或因契约是保存在买主手中,当时不书写买主姓名并无多大关系。而在今天,像清水江文书这样书写买主姓名,则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的具体信息。

  此外,在徽州契约中一般还要言明税粮在何户内起推,以便税粮推割。在清水江契约中这种表示较少。

  清嘉庆时林溥撰《古州杂记》,记载当时贵州省的开垦情况:“境内有可开垦水田者,一邱二壑纤悉无余;无水之地,种植荞麦、大麦、燕麦、包谷等,以裕旨蓄。”(15)即,贵州除水田之外,还有旱地,以种植其他粮食作物。故在清水江文书中,还有不少有关旱地的买卖契约。其中有关所谓墦地或墦土的契约颇为不少。“墦”字,原意为“冢”(16),即“坟墓”,而在贵州当地一般则指种植旱地作物的坡地。(17)墦地具体又称“墦坡”、“墦坪”、“墦冲”、“墦场”、“墦土”、“地土”等。以《道光七年三月十七日龙福照卖墦土契》为例,其文如下:

  立卖蟠土人群横寨七甲龙福照,今因家下要银使用,无从得处,自愿将到土名大格墦土乙(一)冲,上依龙照景平方为界,左依领(岭)为界,右依山领(岭)为界,下依龙秀生界田□;又土名龙光正田上坎墦土乙(一)冲,左右两边依领(岭)为界,上依路为界,四至分明,二处出卖。先问亲房,无人承买,请冲(中)问到必腰寨六甲龙朝峰名下承买。当旦凭冲(中)议定价银五两六钱整,其银卖主亲领入手应用,其墦土卖与买主耕管为业。自卖之后,不得异言,若有异言幡悔、来历不明,在与(于)卖主向前理落,不与买[主]相□。恐后无凭,立有卖契存照为据。

  代 笔 朝先

  凭冲(中)龙照什

  道光七年三月十七日 立卖[契](18)从契文中所言“其墦土卖与买主耕管为业”,亦可佐证“墦土”即指耕种的土地。而所谓坟地,在当地则称阴地。如《嘉庆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吴茂珍、吴士朝卖阴地契》,其文如下:

  立卖阴地契人吴茂珍、吴士朝,今因要钱无处,兄弟商议,将到自己分上土名八角塖凤形阴地壹形,出卖与吴玉光名下承买,三面作卖价银九三色叁两八钱正(整),其银当日兄弟亲领入手用度。内除贰排老祖壹堆,长六尺、宽四尺,在我兄弟祭扫,不得进塟(葬),其阴地周围上下,任从玉光兄弟进塟(葬),不得异言。如有房亲人等言论,在卖主理落,不干买主之事。今欲有凭,立此卖契存照。

  计开四抵:上抵岭,下抵(壕),左右抵塆,四抵分明,并无包卖。

  内添四字。

  凭中吴立中(押) 吴绍周

  代笔吴建中(押)

  嘉庆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卖主 吴茂珍 吴士朝(押) 立(19)

  清水江文书之中除买卖墦地、阴地外,还有园场地、屋场地、房屋地、水塘、菜园等各类旱地交易,因篇幅所限,这里不再一一列举。

  在徽州文书中,也有关于旱地买卖的同类文书。如《乾隆五十三年歙县戈时显卖地赤契》载:

  十六都三啚(图)二甲立杜卖契人戈时显,今因欠少使用,自愿将父遗坐字乙(一)千九百零九号,计地税壹亩壹分五厘七系(丝),土名中凸地一业,又坐字贰千零五十贰号,计地税壹亩伍分七厘五毛(毫),土名大溪头地壹业,以上之业尽行卖绝与十九都八啚(图)四甲汪名下为业,作种交租。三面议定时值价纹银贰拾四两整。其银当即收足,其地随即管业,其税随契过割入户,支解输粮。先前并无重复交易,但有亲疎内外人等异言,俱系卖人承当,不涉买人之事。此系两相情愿,无得异说。恐口无凭,立此杜卖契,永远存照。

  乾隆五十三年十二月

  日立杜卖契人 戈时显(押)

  凭 中 程文波(押) 程天有(押)

  代 笔 程建侯(押)

  (契文上钤有官府红印,又钤有“库房挂号讫”长条印记)该契后面粘连乾隆五十七年三月颁发的“契尾”一张,其文如下:

  江南安徽等处承宣布政使司为遵旨议奏事,奉督、抚部院牌,准户部咨开,嗣后布政司颁发给民契尾格式,编列号数,前半幅照常细书业户等姓名,买卖田房数目,价银、税银若干,后半幅于空白处预诊司印,以备投税时将契价、税银数目,大字填写钤印之处,令业户看明,当面骑字截开,前幅给业户收执,后幅同季量汇送布政司查核等因,奉旨:依议,钦此。钦遵咨院行司,奉此合印契尾颁发。凡有业户呈契投税,务遵定例,照格登填。仍令业户看明,当面骑字截开,首幅粘给业户收执,后幅汇同季册送司查核,转报院部。毋违。须至契尾者。

  计开业户 买 田 亩 用价银贰拾肆两纳税银柒钱贰分

  房 间

  布字玖千玖百柒拾肆号 右给歙县业户汪 准此

  乾隆伍拾柒年叁月(20)

  如同徽州田地买卖契约,其早地买卖契约亦着重表述交易土地之税亩与税粮过割等条款。特别是在徽州,遗存的田地和旱地买卖契约,都有相当一部分契约粘连有契尾等纳税凭证。按照官府规定,作为一次完整的田地买卖交易,除买卖双方签订契约外,还需呈送交易契约到官府投税,缴纳税金。上引《乾隆五十三年歙县戈时显卖地赤契》的交易价银为24两,纳税7钱2分,税率为3%。这是明清时代一般通行的田房买卖税率。契税制度,一方面是官府为了加强对土地买卖的控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唐宋以降,历代官府都有相关法规。买方业户到官府投税,缴纳税金的同时,在原契上钤盖官印,并将纳税凭证或契尾等粘连其后,此种契约称为赤契(红契),没有钤盖官印,即未上税者称为白契。在徽州文书中,保存有宋元时代的赤契,及元代的投税契凭。如前引《延祐二年祁门汪子先卖田山赤契》,其投税契凭也同时被保存下来,安徽省博物馆藏有《延祐二年李教谕投税契凭》,其文如下:

  皇帝圣旨里,徽州路祁门县务,今据李教谕赍文契壹纸,用价钱中统钞壹拾叁锭,买受汪子先夏山、次不及田,赴务投税讫,所有契凭须至出给者。

  右付本人收执。准此。

  延祐二年七月 日(押)(21)

  至明初,徽州这种投税契凭称为契税文凭,明中期以后,则普遍称为契尾。契税文凭、契尾等,在徽州文书中有相当遗存,表明契税制度在徽州曾长时间普遍实行。

  就清水江地区而言,契税制度推行的时间相对较晚。清水江文书中迄今发现最早的红契,是明末天启元年(1621)的一份土地买卖文契。(22)不过,直至清前期,其红契仍然罕见。雍正时实行改土归流,国家的社会经济制度在这里开始全面实施,乾隆时该地红契已不少见。如《乾隆五十九年文斗寨姜文照等卖田文契》:

  立断卖田约人平鳌寨姜文照、文奇、绍尚,为因要银使用,自愿将到岩板坡田乙(一)坵,出卖与文斗寨姜耿飞名下承买为业,凭中议定价银拾肆两贰钱,亲领入手应用,粮跟田走。其田自卖之后,恁从买主子孙永远耕管为业,卖主房族弟兄不得异言。[如有]来路不明,俱在卖主理落,不与买主向(相)干。今恐无凭,立此断契为照。

  凭 中 姜甫周 启才

  代 笔 姜绍怀

  乾隆伍拾九年十一月卄九日 立(23)该文契在议定价银及年月处,钤有两方满汉对照官印,印文为“天柱县印”。在清水江文书中,还发现有乾隆时颁发的契尾,如乾隆三十七年(1772)贵州承宣布致使司颁发给业户姜天秀的买产契尾,所载文字如下:

  贵州等处承宣布政使司,为遵旨议奏事,奉抚部院宪牌,准户部咨开河南司案呈,所有本部议复河南布政使富条奏,买卖田产将契尾粘连用印,存贮申送府州藩司查验等因一折,于本年十二月十二日奏,本日奉旨:依议,钦此。相应抄录司班,并颁发格式,行文贵州巡抚,钦遵办理可也等因,咨移到本都院,准此合就檄行。为此,仰司官吏查照票内,准部咨奉旨及粘单内事理,即便钦遵刊刷,酌量颁发,移行遵照办理,仍刷样呈送备查。毋违。

  须至契尾者

  业户姜天秀等买

  坐落

  用价银○千二百六拾 两 钱 税银拾两 钱 分 厘

  布字壹百伍拾伍号

  右给与业户姜天秀等准此

  乾隆叁拾柒年拾壹月 日(24)从其所刊“买卖田产将契尾粘连用印,存贮申送府州藩司查验”等文,可以确认,清水江地区在乾隆时期已经实行土地买卖的契税制度。又,依据已刊布的清水江文书进行统计,可看出乾隆以后红契呈现逐渐增多的趋势,表明契税制度在该地逐渐推广实施。

  当然,无论徽州,还是清水江地区,当时都有大量的白契存在,民间交易颇为盛行,其在大多数情况下同样被认可。而在清水江地区白契要更多一些,反映了该地民间习惯法所起的作用更大,这当是影响该地税契制度推行迟缓的深层次原因。

继续阅读

http://his.cssn.cn/lsx/zgs/201511/t20151123_2708033.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