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以扭转“敦煌学研究在国外”为使命——记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郑炳林  

2015-02-14 06:32:45|  分类: 学人与方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扭转“敦煌学研究在国外”为使命——记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郑炳林
2015年02月11日 08: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2月11日第704期 作者:记者 朱羿字号
http://his.cssn.cn/lsx/xwrs/201502/t20150211_1513040_2.shtml

  穿过一条挂有敦煌彩塑作品的走廊,走到尽头,便是一间塞满各种各样敦煌学书籍的资料室,这就是郑炳林的办公室。他说,看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心里既踏实又自豪。

  郑炳林是兰州大学敦煌学学科带头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现任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敦煌学研究所所长。至今,他从事敦煌学研究已有30余年。

  怀揣使命感与敦煌学结缘

  “起初是带着一种使命感与敦煌学结缘的。”郑炳林告诉记者,1981年还在兰州大学读书的他,在一次学术报告会上听到日本学者藤枝晃谈及“敦煌在中国,敦煌学研究在国外”,这句话深深刺痛了他。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学术研究工作逐步恢复并快步向前,敦煌学研究也掀起了小热潮。兰州大学因势组建敦煌学研究室(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前身)。1982年,郑炳林毕业留校任教,如愿加入了这个机构。

  初涉敦煌学是很难的。“要研究敦煌学,首先要能够看懂敦煌遗书。”郑炳林说,当时中国的敦煌学研究才刚刚起步,相关成果和资料较少。郑炳林从熟悉和学习敦煌文书开始,扎实钻研敦煌文书的内容和含义。敦煌文书十分繁杂,既有汉文,也有藏文、梵文、粟特文等。为能查阅到真实的原版敦煌文书,郑炳林“先后到敦煌不下40次”,并尝试学习藏语和粟特文。20世纪80年代,获知北京图书馆(现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敦煌写本的缩微胶卷,他如获至宝,专门请假坐火车到北京查阅。“一盘胶卷有30多米长,一大柜子,不停地用胶卷机把它摇出来,有些行迹文书,字迹很小,需用放大镜来看,读取速度很慢。”他说,那段时间是枯燥的,但更是充实的。

  郑炳林甘坐冷板凳、狠下苦功夫,为后来的敦煌学研究打下了坚实基础。1989年,他的第一部专著《敦煌地理文书汇辑校注》问世,该书对散见于敦煌遗书中的各种地理文书进行了全面汇辑和校注。1992年,他的又一部学术专著《敦煌碑铭赞辑释》出版,该书对敦煌文献中的碑、铭、赞类的文章作了详尽的校释。这两部书至今仍是敦煌文献研究的重要工具书。

让敦煌学研究薪火相传

  “我们这一代人有改变‘敦煌在中国,敦煌学研究在国外’这一格局的历史使命。”郑炳林说,敦煌文书是中国文化遗产中的璀璨明珠,敦煌学是包括许多学科的学科集群,涵盖的内容博大精深,是我国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因此,中国学者有责任把这门学科建设好、发展好。

  从教30年来,郑炳林紧跟敦煌学研究前沿动态,勤耕不辍,在敦煌史地、敦煌文献整理研究、佛教与佛教艺术等研究领域做出了不俗的成绩。他先后出版敦煌学相关专著10余部,主编《敦煌学研究文库》、《敦煌吐蕃文献选辑》等系列丛书10余种,在《历史研究》、《世界宗教研究》等期刊发表论文180余篇,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教育部重大项目及国际交流基金项目20余项。

  1994年,郑炳林被确定为兰州大学敦煌学学科带头人。而在他看来,真正的为人民做学问是让敦煌学研究能够薪火相传。因此,如何将敦煌学学科做大做强,培养更多基础功底扎实、视野开阔的敦煌学研究人才,成了郑炳林思考的重要问题。在培养研究生方面,郑炳林进行大胆尝试。例如,学生培养实行“走出去”和“请进来”相结合,博士研究生实行“双导师”培养制,学位论文实行盲审和一票否决制。

  郑炳林表示,“‘敦煌学研究在国外’的局面已经改变,但要从影响世界敦煌学发展向引领世界敦煌学发展迈进,我国学者仍有一段路要走”。

促进敦煌学研究国际对话

  敦煌遗书记录了中外不同文明交流碰撞的历史进程,堪称记载中外文化交流的“活档案”。

  “敦煌学研究需要始终具有国际视野。”在郑炳林看来,一个学科要发展,就要不断注入新的内容,寻找新的交叉点;同时需要各地、各学科专家通力合作,实现资料共享,共同推动敦煌学的繁荣。

  近几年,郑炳林积极推动敦煌学研究的国际交流合作与传播。目前,郑炳林带领的团队已与美、日、英、法、俄等国高校建立了学术合作、人员互聘与人才培养等实质性合作关系,通过海外名师讲学、学术会议、合建研究中心等形式促进敦煌学研究的发展与对话。

  “不管是‘请进来’,还是‘走出去’,每一次学术交流、合作都是对敦煌学最有效的传播,而且有利于推进汉学研究在世界的发展。”郑炳林认为,通过这些交流,不仅能促进中国敦煌学与世界平等对话,也将为世界敦煌学研究增添丰富的史料。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