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微小报之 献给田余庆先生  

2015-03-24 00:08:14|  分类: 古史综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小报之 献给田余庆先生 


微小报之 献给田余庆先生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发表于2015-03-22 08:52

http://www.dfdaily.com/html/1170/2015/3/22/1251545.shtml
罗新老师在3月8日《上海书评》发表的《遗忘的竞争》,一如既往地引发热议。

  众声·回音

  <<<<

  罗新老师在3月8日《上海书评》发表的《遗忘的竞争》,一如既往地引发热议。罗老师发了一条微博,自述作文用意:“当年田余庆先生写《拓跋史探》中关于代歌、代记和崔浩史案那一部分时,我有些建议他并没有采纳,后来我理解了他的想法。去年年底刚开始动手写这篇小文时,先生却辞世了,我在悲伤中勉强写出。虽然先生未必会给予好评,我还是要献给先生。”显然,这篇文笔优美到让网友留言说要以之为范本学习长篇散文写法的文章,是献给去年年末去世的田先生的。

  网友当中,不乏领会这一层意思的人,比如这位网友——

  @聖護院:寒假里又读了一遍《论轮台诏》,对田先生在论述中往往有“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劲头,印象极深。

  也有网友将此文与其他学者的著作、学说加以比较,其中也包括罗老师自己的文章——

  @执手念相闻:文章以大量篇幅阐释理论,在冷师文章中确属罕见。而将包括崔浩国史之狱在内的十六国北朝时期与历史编纂相关的案件统一理解为非华夏族群面临文化转型时的普遍行为,虽或有片面之虞,但确实深刻。正如阎师在最近的一篇文章里所说,学术的推进常常是通过“深刻的片面”来获取新知。

  @固执的肥大:罗新的文倒是越写越好,以后专出小书好了。这篇可以和阿保机那篇比,从崔浩国史案看罗新的思路是对的,与其汲汲于权力斗争还不如从文化上进行观察,从历史叙述上历史的记载本就是选择与遗忘的过程,只不过外族入主之际更为忌讳罢了。

  @猫林居士2012:拜读大作,不禁想起多年前学习过的王明珂先生关于“选择性记忆”与“结构性失忆”的论说。而今此文在论证的深度与广度上,又超越王先生之上,令人钦佩之至。

  文中所提及的历史的记忆与遗忘、书写与重构的问题,是网友讨论的重点——

  @土拉河:看过。正如我以前说过的,即使契丹人真有原生态的青牛白马传说,流传下来的也已经经过了阿保机时代的必要改造。所谓“真人代歌”,从记述的其功能可知,其真实性恐怕还不如《大唐创业起居注》。

  @邙洛山: 关于历史记忆、遗忘、重构,参看两部伟大的电影《大鱼》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人们都会自觉不自觉选择性遗忘、改变,用自己的方式讲述一件事情。

  @季书白:很有启发的文章,想起Peter Burke说过的话:It is often said that the history is written by the victors. It might also be said that history is forgotten by the victors.

  @乾隆皇帝专属微博:内亚背景下史案和文字狱的另一种解读。

  @君子之国:史学工作者的两大任务:促成“历史的遗忘”和复原“遗忘的历史”。归纳其实质就是前人何苦为难后人?

  @优哉游哉1006:直笔是华夏文化的一个特征但同政治相较难免作出牺牲强行遗忘,也正因为这样坚持直笔愈发显得重要。

  @太史政-曲直鄉人:历史就是不断地选择性遗忘的过程。

  @志行_正也:以前看过选择性遗忘并塑造新共识的文章,但没这篇好。历史属于记录者和编辑者决定。

  @日损堂堂主:从史实到记忆,再从记忆转到遗忘,史学的思维在不断颠覆自身。而今日“客观中立”的历史研究者,其实不过以另一种方式参与了这场记忆与遗忘的竞争,竞争方不仅有书生,有大众,还有利刃在握的统治者。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打扮坏了有时后果会很严重。

  @我讲旧常识:史学只考虑“力量及其效应”,从这个角度说,一切真或假,无论记忆或遗忘,都是改变历史的力量。但研究“遗忘”的历史作用却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总会转而研究甲被遗忘以后,它腾出的记忆空间中,历史记忆乙的作用。

  @刘彦1971:罗新教授这篇文章,最可贵之处并不是文风的精准透辟,而在于他触及了一个令人悲哀但却不得不做的工作,犹如尼采所说,“只有当历史有助于未来时,历史才值得借鉴”。具体到文化社会的转型而言,尤其对于正在发生着的历史,这样的见识,是一流政治家的见识。“向未来”的识见在联邦党人文集中也常见。

  而最好玩的评论,莫过于这两条了,其中一条就来自云中君大人——

  @云中上师:此文意义好几重,先是从历史信息接收者的角度去理解历史事件,这点在中国古史研究中很少提及,其次是用二十一世纪经验重新理解一个五世纪的历史和历史经验。最后,“设想一下,当一个鲜卑步六孤氏(孝文帝时改为陆氏)的后裔宣扬自己出于吴四姓之一的陆氏,你会不会去揭发他编造历史呢?” 我认为会。

  @萧牧之:“设想一下,当一个鲜卑步六孤氏(孝文帝时改为陆氏)的后裔宣扬自己出于吴四姓之一的陆氏,你会不会去揭发他编造历史呢?如果你出于对历史的忠诚而的确这样做了,偏巧他又是有权有势的人物,你会不会被一顿暴打呢?”想到陆法言躺过的枪了233333……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