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叱拨·什伐·忽雷 ——也谈唐代马名中的外来语  

2015-06-13 06:40:05|  分类: 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叱拨·什伐·忽雷 
日期:2015-06-12 作者:陈恳 来源:文汇报
叱拨·什伐·忽雷 ——也谈唐代马名中的外来语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叱拨·什伐·忽雷 ——也谈唐代马名中的外来语

  陈恳

  罗新先生将马名“忽雷驳”中的“忽雷”还原为突厥常见名号“阙/阙律/屈利”(k□li/k□l□g),似乎还是为了佐证其命名符合作者提出的北族政治名号加毛色的形式,从而构成与“什伐赤”和“特勤骠”的完美对应,但是,除了对音上的粗略近似之外,我们完全找不到任何其他证据能够说明“忽雷”来自突厥语k□li/k□l□g,故而这样的处理无论如何不能说是严谨的,也很难经得起推敲。

  

  罗新先生近撰《昔日太宗拳毛騧——唐与突厥的骏马制名传统》一文(载5月15日《文汇学人》,以下简称《马》文),对唐代骏马命名习惯与突厥传统及内亚-阿尔泰因素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有益的探索,读来耐人寻味,但其中也有不少难解之处。《马》文大致可以划分为两个部分,分别对两类与骏马有关的名号进行探研,前一部分讨论“叱拨”的印度伊朗语源及汉唐间汉语对骏马命名的习惯,后一部分讨论“什伐”的内亚-阿尔泰语源、突厥语对骏马命名的传统以及唐与突厥的骏马制名传统之间关系的开放疑问,基本上可以看成是对作者“中古北族名号研究”的延续。稍作核校即可发现,该文实际上是对被收入作者专著《中古北族名号研究》中《论阙特勤之“阙”》一文(以下简称《阙》文)中所提出若干论点的进一步阐发,“叱拨”与“什伐”及其与北族骏马名号制定传统之间的关系,在其中都已经提出来了。然而正如作者在《阙》文中展现出来的在对音还原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那样,《马》文在这方面仍然存在不少问题,尤其是对几个关键名号的审音勘同,理据明显不足,因其直接关系到文章的立论根基,故而不得不详加考察。

  《马》文提到:

  有学者认为什伐赤之什伐,即前所举的叱拨。据我所知,中古音译北族名号时,不会用叱与什音译同一个外语辅音。这在《阙》文中可以找到相关的论述:

  如《新唐书》记康国(音译为飒秣建,即Samarkand)的石国(音译为者舌、赭石或柘支,即Chach)国王的王号为“伊捺吐屯屈勒”,屈勒亦为k□l的异译,整组王号可以还原为InelTutunK□l,完全来自突厥的政治名号传统。唐诗常见宝马“叱拔”之名,蔡鸿森先生认为“叱拔”可能是“什伐”的异译,而且试图在粟特语中寻找其语源。“叱”与“什”有明显的辅音差异,所对应的语词很难认为是同一个。

  首先需要指出,《阙》文中此处的“蔡鸿森”当为“蔡鸿生”之误,“叱拔”当为“叱拨”之讹,后者在《马》文中已经改正,而《马》文此处提及的“有学者”,显然就是《阙》文中的蔡鸿生先生。《马》文所谓“不会用叱与什音译同一个外语辅音”,和《阙》文中“‘叱’与‘什’有明显的辅音差异,所对应的语词很难认为是同一个”,表达的其实是同一个意思,通俗地讲,即大约相当于说现代汉语中“叱”的声母是ch,“什”的声母是sh,两者判然有别,不容混淆,这也是作者不同意将“叱拨”和“什伐”勘同的主要依据。但是我们发现,在中古汉语中“叱”的声母是“昌”,“什”的声母是“禅”,按国内常用的潘悟云拟音分别为[□]和[□],若按国外常用的蒲立本拟音则分别为[□]和[□],两者都属塞擦音,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都基本相同,只是清浊和送气有异,差别不算很大,并且还相当接近,而在中古音译外族专名时,也不乏用“昌”母(或与之接近的“章”母)与“禅”母的汉字音译同一个外语辅音的例子。

  例证之一,恰恰是作者在《阙》文中自己提供的,即此处上一句中提到的“石国(音译为者舌、赭石或柘支,即Chach)”,其中“石”的中古声母是“禅”,“支”的中古声母是“章”,而中古声母“昌”与“章”的发音部位、发音方法和清浊都完全一致,区别只在于送气与否(“章”母的潘悟云拟音为[□],蒲立本拟音为[c]),可以认为两者大致都对应于外语中的辅音□,此例中即用“石”与“支”的中古声母“禅”母与“章”母去音译Chach音节末尾的塞擦辅音ch即□。

  另一个例证,来自唐代高昌附近的时罗漫山,在史料中又写作“折罗漫山”或“初罗漫山”,这一差异不太可能是形近致讹,而更可能是译音用字的不同(伯希和曾用此例讨论唐代西北方言中的一种韵母音转现象),“时”的中古声母是“禅”,“折”有“章”与“禅”两种中古声母(现代汉语普通话中“折”也有zhé与shé两种读音),在此例中发音取“禅”母的可能性更大,“初”的中古声母是“初”(潘悟云与蒲立本的拟音均为[□]),而中古声母“昌”[□]与“初”[□]的发音方法、清浊与送气完全一致,区别只在于发音部位有轻微差异(正因为两者发音极其接近,都属送气清塞擦音,中国古代的等韵学家们通常也将其归入同一组名为“穿”的声母中),可以认为两者大致都对应于外语中的辅音□,此例中即用“时”与“初”的中古声母“禅”母与“初”母去音译“时罗漫山/初罗漫山”起首的辅音,故而可以推测其原语可能也是一个接近于□的发音。

  用中古汉语声母“禅”母去对译突厥语辅音□的例子,我们还可以举出唐代突厥语名号“时健”,中古汉语的潘悟云拟音和蒲立本拟音分别为[□]和[□],其突厥语原文即是见于漠北突厥卢尼文《阙利啜碑》上的□□qan,中亚穆格山出土的粟特语文书中提到在迪瓦什梯奇(Devashtich)之前的喷赤干领主为“chk'yn chwr”,其突厥语原文很可能即是“□□qan□or”,按照唐代汉译习惯可拟作“时健啜”,而汉文史料中正好有唐初漠北铁勒部落大首领“同罗颉利发时健啜”相印证。

  由此我们推测,在中古汉语的发音中,“叱”与“什”之间的辅音差异其实是相对不太明显的,中古时期的汉人在音译外语专名时,完全有可能用“叱”与“什”音译同一个外语辅音,而这个外语辅音极有可能就是□。

  《马》文又提到:

  什,和俟、涉、始等中古音译常用汉字一样,常用来音译el/il这个词,而伐对译的则是常见的b□g一词。因此,这组名号组合,其实就是elb□g/ilb□g。在这组名号中,el/il是官号,b□g是官称。

  同一组名号,中古又写作俟力发或俟力伐,还有俟匿伐、俟利发、颉利发等其他多种译法,过去一般认为对应的是突厥文碑铭里的elt□b□r,而我认为其实是elb□g/ilb□g。东突厥第一汗国的始毕可汗,其可汗号始毕,也是同一组名号。

  这在《阙》文中也可以找到相关的论述:

  例如东突厥第一汗国有始毕可汗,研究者一直无法把这个可汗号“始毕”还原为一个突厥语词。然而我们知道北朝鲜卑有名什伐者。……豆卢永恩的祖父名什伐。什伐与始毕几乎同音,伐与毕都是对b□g一词的转写,什与始尚无可考索(也许是i□),但可以肯定什伐与始毕是对同一组名号组合的不同转写。昭陵六骏有名“什伐赤”者,赤指马的毛色,什伐则是北族政治名号,“什伐赤”与“特勤骠”的构词形式是一样的,什伐之赤恰好对应特勤之骠。尽管我们最终无法知道“什伐/始毕”这一名号组合中的第一部分“什/始”是否省略了某个音节,但把几种不同的转写形式联系起来,必将有助于下一步的研究。

  从《阙》文此处推测“什”与“始”也许是i□的对音可以知道,当时作者心目中对于“什伐/始毕”的突厥语复原形式是接近于i□bara即汉文常见对音“始波罗/沙钵略”的,但到《马》文中,作者抛弃了原来尚不确定的猜度,转而提出“什”与“始”其实是el/il的对音,由此得出“什伐/始毕”的突厥语复原形式是elb□g/ilb□g即汉文常见对音“俟利发/颉利发”。这一转变不可谓不大,其中可议之处颇多,故而我们在这里分别详细讨论作者前后截然不同的两种论点。

  对于前一种论点,基于本文前述对“什”字中古译音用例的分析可以看出,“什”与“始”的中古声母并不相同,甚至谈不上相近,因“始”的中古声母是“书”,潘悟云与蒲立本的拟音均为[□],通常用来音译外语辅音□,例如“始波罗”即对译突厥语i□bara,“什”的中古声母“禅”则通常用来音译外语辅音□。说到这里我们发现,《马》文中对于“叱拨”语源的论证也是经不起推敲的,因为“叱”的中古声母“昌”通常用来音译外语辅音□,而古代译经中梵文“马”这个词的音译“阿湿婆/阿舍婆”(a□va)中“湿/舍”的中古声母都是“书”,这一方面印证了“书”母通常用来音译外语辅音□(梵文□与突厥语或粟特语□的发音基本相同,都是舌叶送气清擦音),另一方面也说明“叱拨”的发音与“阿湿婆/阿舍婆”在第一个辅音上存在不小的差异(一为塞擦音,一为擦音),要证明两者同源还需要克服较大的困难。由于“什伐”的“什”通常不太可能对译外语辅音□,因此“什伐”的语源是突厥语i□bara的可能性也相对较低。

  对于后一种论点,可疑之处就更多。说“什,和俟、涉、始等中古音译常用汉字一样,常用来音译el/il这个词”,根据是极为薄弱的,“俟”字中古音构拟的情况较复杂,可暂置不论,“什”和“涉”的中古声母相同,都是“禅”母[□],前文已论证其与“始”的中古声母“书”母[□]明显不同,若说它们都可以用来音译el/il,在音理上会很难讲通,何况“什”和“涉”的中古音还有一个辅音收声-p,如何对译el/il尚无着落。更不可解的是,无论前一种论点还是后一种论点,都认为“伐”是对b□g一词的转写,这在音理上就更难讲通,因为“伐”和“毕”的中古音都有一个辅音收声-t,这和b□g的辅音收声-g大相径庭,如此粗疏的对音自然难以让人接受。

  《马》文进而将“什伐/始毕”与“俟利发/颉利发”勘同,如此苦心孤诣的处理无非是想证明,“什伐”是中古北族的常见政治名号,犹如“特勤”一般,因而就可以达成昭陵六骏马名中“什伐赤”与“特勤骠”的完美对应。但是,作为昭陵六骏中仅有的一匹汗血宝马(其赞语特别强调“朱汗骋足”,“朱汗”意即“汗血”,参见蔡鸿生先生《唐代汗血马“叱拨”考》),什伐赤与中亚的渊源显然要深过塞北,《马》文前半部分提供的材料已足以证明叱拨与中亚汗血宝马的密切联系,前文又业已分析指出“叱”与“什”音译同一个辅音并非不可能,那么,将“叱拨”与“什伐”联系起来考证其语源就仍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路径,这要远比将“叱拨”的语源考证为asp/□sp、将“什伐/始毕”的语源考证为elb□g/ilb□g来得合理。

  《马》文还提到一匹名为“忽雷驳”的马,是秦琼的坐骑,并断言“忽雷”就是突厥常见名号k□li/k□l□g,也即是作者在《阙》文中反复阐述的北族常见名号“阙/阙律/屈利”。这一论点发前人所未发,但作者并未给出相关考证,而是将其当作定论、通说那样一笔带过,不免令人生疑。《马》文提到“忽雷”的含义与鳄鱼有关,其中列举的几个涉及唐代“忽雷”一名流行的例子多与南方地域相关联,这正好与鳄鱼是南方动物相契合,那么作为鳄鱼别号的、显然是外来语音译词的“忽雷”一名来自北方塞外的突厥语就显得不太合常理。另外,从中古时期的对音上看,“忽”与“阙”的中古声母并不相同,“忽”属“晓”母,中古拟音是[h],“阙”属“溪”母,中古拟音是[□],用“晓”母[h]去对译突厥语的辅音k,从音理上说也是难以成立的。这样看来,作者此处将马名“忽雷驳”中的“忽雷”还原为突厥常见名号“阙/阙律/屈利”(k□li/k□l□g),似乎还是为了佐证其命名符合作者提出的北族政治名号加毛色的形式,从而构成与“什伐赤”和“特勤骠”的完美对应,但是,除了对音上的粗略近似之外,我们完全找不到任何其他证据能够说明“忽雷”来自突厥语k□li/k□l□g,故而这样的处理无论如何不能说是严谨的,也很难经得起推敲。

  有意思的是,《马》文特别指出:“近年一些研究者试图替飒露紫、白蹄乌这样的汉语词组,寻找到突厥语或粟特语的语源,在我看来是一种过度诠释,超越了语文学的基本约束,更何况完全缺乏突厥学的支撑。”不可否认其中所描述的情况确实客观存在,但从忽雷驳的例子来看,作者自己似乎也没能跳出这一窠臼,因为仅仅在突厥语中找到对音大致近似的名号就匆匆得出勘同的结论,这很难说是在遵循语文学的基本约束,也谈不上有多少突厥学的支撑。然而单就飒露紫的例子而论,却有些特别之处,恐怕还难以将其归为过度诠释。正如芮传明先生在《古代名马称号语原考》 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从飒露紫在史料中还有另一个名称“馺露紫霜”来看,“飒露紫”很可能是一个音译名,这一点因“飒”、“馺”两字的中古拟音均为[s□p]而更加可靠,若说“飒露紫之飒露”是“以秋露飒飒形容骏马的冷峭逸群”,那“馺露紫霜”之“馺露”又该如何解释? 显然这里的“飒露/馺露”只是对外来语的音译,所谓“以秋露飒飒形容骏马的冷峭逸群”不过是一种汉语语境下的望文生义。当然,即使认定飒露紫之“飒露”是一个外来音译词,我们还是应当小心翼翼地、在不超越语文学基本约束的前提下进行语源追溯的探索,缺乏足够科学证据支撑的粗率处理仍然是不可取的。作者在《马》文最后说:“因此,我们在看到……有相似之处的同时,对二者间的相关也保持一点耐心,继续思考,继续考察”,不急于勘同,不强作解人,这也是我们乐于看到并希望同好者都努力践行的研究态度。

  (作者为中国文字字体设计与研究中心工程师)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