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陈寅恪用钱牧斋语  

2015-07-20 07:14:25|  分类: 古史综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寅恪用钱牧斋语 


陈寅恪用钱牧斋语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张旭东   发表于2015-07-19 08:29

.http://www.dfdaily.com/html/1170/2015/7/19/1287625.shtml
牧斋诗常关涉政治,故“廋词隐语,往往有之”,即旁敲侧击,隐晦言之。《初学集》卷二《癸亥元夕宿汶上》末联写到元宵节猜谜,谓“猜残灯谜无人解,何处平添两鬓丝”。

  膝容随笔

  牧斋诗常关涉政治,故“廋词隐语,往往有之”,即旁敲侧击,隐晦言之。《初学集》卷二《癸亥元夕宿汶上》末联写到元宵节猜谜,谓“猜残灯谜无人解,何处平添两鬓丝”。这两句似乎不必注解,但钱曾还是作了一注,他引朱存理《今古钩玄》说:“古之所谓廋词,即今之隐语也,而俗谓之谜。吴人元夕多以此为猜灯。”读诗如猜谜,在整个诗歌世界里,他肯定不是开先河的,但是比较典型的。牧斋弟子严武伯(熊)评价牧斋诗,说:“故事中须再加故事,意思中须再加意思。”古典中必有今典,用古人的典故,肯定夹杂了今天的现实。陈寅恪之所以会在晚年迷恋牧斋诗,他自己讲了一些原因,但都似未说透,没讲明,最后呈现出来的结果却是,陈诗更像教人猜谜语,也是“廋词隐语,往往有之”。钱诗与陈诗之间,能找到多少联系,这我说不好,如果从字面相同或相似处略举几例,隐约说说,还是能勉强做到的。

  一、《牧斋初学集》卷四《重阳次日徐二而从馈糕蟹》第三联“自笑吾家传嗜蟹,敢言诗句补题糕”,钱曾为前半句作注,欧阳文公《归田录》:“诸州置通判,尝与知州争权,举动为其所制。有钱昆少卿者,家世余杭人也。杭人嗜蟹,昆尝求补外郡。人问其所欲何州?昆曰:但得有螃蟹无通判处则可矣。至今士人以为口实。”陈寅恪《寄北客》:“多谢相知筑菟裘,可怜无蟹有监州。”正用钱家人典。去北京做中古史所的所长,多谢您给我筑了一巢,但那地方没有我想要的东西(似指学术自由),却有人监督而不自由。这个典故使用起来,较牧斋诗有内涵得多。

  二、《初学集》卷十八《有美一百韵》有“字脚元和样,文心乐曲骈”句,钱曾作注云:“柳柳州《酬家鸡之赠》:柳家新样元和脚。韩醇曰:指柳公权也。公权在元和间书有名。”陈寅恪《寄北客》后半段“柳家既负元和脚”,反用此典,本来是说柳家书法在元和间成新样而流行,此处反用,说我不从新。“既负”,已经和时流不同步了,何必再去赶时髦,结尾说“不采蘋花便自由”。

  三、《初学集》卷十九《三月廿四日过钓台有感》后半段“老夫自有渔湾在,不用先生买菜书”,是不出山的意思。钱曾作注,《后汉书·严光传》注:“皇甫谧《高士传》曰:(黄)霸使西曹侯子道奉书,(严)光不起,于床上箕踞抱膝,发书读讫,子道求报,光曰:‘吾手不能书。’乃口授之。使者嫌少,可更足。光曰:‘买菜乎?求益也。’”买菜书,即计较多少之信。陈寅恪《乙未旧历元旦读初学集崇祯甲申元日诗有“衰残敢负苍生望,重理东山旧管弦”之句戏成一律》:“绛云楼上夜吹箫,哀乐东山养望高。黄合有书空买菜,玄都无地可栽桃。如花眷属惭双鬓,似水兴亡送六朝。尚托惠香成狡狯,至今疑滞未能消。”此诗以“不出山”三字嘲牧斋。黄合,即黄阁,三公官署避用朱门而涂黄色,代宰相。颔联上句谓牧斋抱负付空,下句“无地栽桃”,谓温体仁、周延儒先后掌权,朝廷无缝可插。末句“尚托惠香成狡狯,至今疑滞未能消”云云,《初学集》卷二十有《留惠香》《代惠香答》《代惠香别》《别惠香》四首,不知惠香为谁?诗中有“柳枝”字样,陈先生认为牧斋麻姑掷豆,自作狡狯,皆指柳如是。则之前《燕誉堂秋夕》《秋夕燕誉堂话旧事有感》,无一不是为河东君所作。燕誉堂,《诗·大雅·韩奕》:“庆既令居,韩姞燕誉。”《小雅·蓼萧》:“既见君子,我心写兮。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燕为安,誉为乐,安乐之意。此直为艳遇堂耳。

  四、《初学集》卷三《乙丑五月消籍南归十首》之四,末联“汗青头白君休笑,漫拟千年号史通”。钱曾注前半句:“刘子玄《上萧至忠书》:首白可期,而汗青无日。”陈寅恪答人谓:“盖棺有日,杀青无时。”叹著述不能刊刻。

  以上仅就《初学集》言之,《有学集》尚未细看。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