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让历史回应当下的挑战 --复旦历史系副教授姜鹏新书《德政之要》  

2015-09-02 05:33:10|  分类: 书评与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历史回应当下的挑战 --复旦历史系副教授姜鹏新书《德政之要》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早报记者 徐萧   发表于2015-09-01 06:27

这是所有历史系学生和史学工作者都经常要面对的问题,法国年鉴学派历史学家马克·布洛赫甚至专门写了一本《为历史学辩护》来回应这个问题。

■ 复旦历史系副教授姜鹏新书《德政之要》获中纪委推荐,学界与党政机关研讨历史的普及

 

姜鹏(右图)所著《德政之要——〈资治通鉴〉中的智慧》

 

  历史究竟有什么用?

  这是所有历史系学生和史学工作者都经常要面对的问题,法国年鉴学派历史学家马克·布洛赫甚至专门写了一本《为历史学辩护》来回应这个问题。尽管很多学者经过无数次诘问和质疑后,逐渐转向不解释,或直接回以“无用”,并以“无用即是大用”这类说法相联系,但仍然有很多学者坚持用更加亲和的方式,向大众说明我们为什么要读历史。

  所谓的亲和,说到底就是通俗。但是通俗并不意味着低俗或媚俗,不仅仅是讲好故事,更要保持一定的学术质量,让读者在明白晓畅中获得思考。近期,由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姜鹏所著、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德政之要——〈资治通鉴〉中的智慧》,就被认为是这样一种理念的实践。

  该书甫一出版,即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与热烈反响,上市十天即紧急加印。中纪委主办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分七次对该书进行连载。8月21日,解放日报社和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公布第四期“解放书单”,该书为入选十本书之一。在刚刚结束的上海书展上,该书被评为十大好书之一,目前已销量过万。8月28日,来自学界、出版社、党政机关的40余人参与了该书在上海举行的出版座谈会。会上,姜鹏谈了他为何要坚持进行历史的普及工作。

  

“没有任何群体可以摆脱传统的支配”

  在《德政之要》出版以前,姜鹏曾三次登上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分别主讲《汉武帝的三张面孔》、《三国前史:一个傀儡的力量》、《帝王教科书:品读<资治通鉴>》。在这些普及历史活动中,尽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历史并不是离我们生活很远,但他经常被问道“历史有什么用”。正因为此,姜鹏觉得,历史普及的工作可能还是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拓展。

  在出版座谈会上,姜鹏讲了他去年在美国访学期间的感受,尝试从侧面解答这个问题。通过半年对美国社会近距离的观察,他觉得,美国人的创新能力之所以这么强,正是因为他们没有传统、没有历史,“所以可以打开所有的框框架架,所以年轻人敢闯敢拼敢打。”但是近年来美国的社会学家也逐渐意识到,近几十年美国文化传统的壁垒也在渐渐地生成,也逐渐形成了自身的传统,“不再像以前那样,好的东西我就可以拿来用。”所以姜鹏从中体会到没有任何一个社会,没有任何一个群体可以摆脱传统的支配,“原本没有古代传统的社会,到后面还是会形成自己的传统。”而传统是什么,传统就是历史。

  

“缺乏创新能力的传统注定被淘汰”

  如果我们认识到我们没有办法摆脱传统的话,那么问题就来了,作为现代人的我们如何去面对它们,又如何面对现在这个世界给我们所提供的新事物?

  姜鹏提出的这个问题,并不是抽象的、和我们生活毫不相关的问题。实际上,我们过去过于看重物质或器物层面的发展,而往往轻视思想和精神上的更新。“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学历史有什么用”,其实都是这种思路的部分反映。然而历史上,给中国发展带来深刻影响或灾难性破坏的并不是敌国的大炮,反而是路线、思想的错误选择,这里面就有我们对待传统和历史的态度,比如“新文化运动”、“文化大革命”等等。

  姜鹏认为,我们谈到传统的时候,当然不是简单的保护传统。“任何一个传统如果缺乏创新的能力,缺乏应对新时代环境的能力,这种传统肯定是会被淘汰掉,会枯萎掉的。”

  中国的传统之所以能够延续到现在,在姜鹏看来,“就是我们宏观上讲传承传统,但在细节上,我们能看到每个时代都有更新。就是因为它始终有一根筋——如何把过去的东西跟现在的东西结合好的精神——吊在那里。”

  陈寅恪曾用宋代的一个变化来比喻现在,说宋代的学者能够在回应佛教挑战的时候把儒学开发到一个新的境界,就是新宋学。陈寅恪说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新宋学,意思是传统的东西结合现实出现一个新的转化。但姜鹏认为,一直到今天,我们的“新宋学”不要说是否形成,“就是这个模具该怎么打我们心里都没有底。”

  

“普及历史不应停留在讲故事层面”

  基于这种想法,姜鹏一直坚持学者应该走出校园,让更多的普通大众了解历史、了解传统,然后更好地理解自身。但他也强调,让大众了解历史不应只是停留在讲故事层面,而更应该是故事背后的智慧和观念。

  比如说《资治通鉴》,众所周知,后面的两百多卷都是司马光的助手帮其完成的,真正代表司马光思想的是前面的八卷。这八卷中最大的特点是司马光始终纠缠在德和法这两者的关系如何把握上。

  “他肯定不会放弃德治这个说法,而且是非常非常根本的,但是同时他绝对不会说这个东西跟法是矛盾的,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古代儒家的传统当中,很多学者会把这两者设置一个理论框架,把它协调得非常好。司马光是其中的一个代表,前面的八卷中如何体会德法的关系是司马光最着重讲的东西,这个东西可能对于今天来说是非常值得重新去研究的。”姜鹏说。

 

 

http://www.dfdaily.com/html/150/2015/9/1/1298173.shtml录入编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