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重读《读诗三札记》  

2015-10-31 10:04:46|  分类: 古史综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读诗三札记》 


重读《读诗三札记》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杨焄   发表于2015-10-25 10:08

钱锺书在《石语》里记录了不少陈衍针对时人的刻薄讥诮,其中一则说道:“清华教诗学者,闻为黄晦闻,此君才薄如纸,七言近体较可讽味,终不免干枯竭蹶。

  钱锺书在《石语》里记录了不少陈衍针对时人的刻薄讥诮,其中一则说道:“清华教诗学者,闻为黄晦闻,此君才薄如纸,七言近体较可讽味,终不免干枯竭蹶。又闻其撰曹子建、阮嗣宗诗笺,此等诗何用注释乎?”语气中满是不屑,大有文人相轻的意味。遭此酷评的黄节平生不轻言著述,几乎没有什么专门论著,只留下《汉魏乐府风笺》《曹子建诗注》《阮步兵咏怀诗注》《谢康乐诗注》等一系列诗集笺注。这些述而不作的作品,大部分都是他在北大、清华任教时为讲课之需而编纂的。

  在今日衮衮诸公眼中,此类古籍整理之作大概也的确不能算是什么学术成果,但对当年听讲的学生而言,还是从中获益匪浅。二十年代末在清华研究院师从黄节研习汉魏六朝乐府的萧涤非,还曾将其授课中“超出于文字蹊径之外,而为注解所未详者”择要笔录,以《读曹子建诗札记》《读阮嗣宗诗札记》和《读谢康乐诗札记》的名目陆续发表在《学衡》《清华中国文学会月刊》等刊物上。到了1956年,萧涤非又将这三篇汇为《读诗三札记》,加上说明缘起的《前记》,交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全书总共才四十页,是名副其实的戋戋小册。

  萧涤非在《前记》中说:“先生的言论是不可能都正确的,但为了保存真象,作为一种历史文献,在这里除了补正一些字句的讹脱外,不拟作任何修改。”若与最初发表在刊物上的文本比对一番,不难发现修改的地方其实并不少,并不限于简单的补正。例如《读阮嗣宗诗札记》在叙述宋儒误解阮籍时,原来还曾提到:“司马氏《资治通鉴》于嗣宗诗亦抑之于嵇康之下,只附录数首。”在论及“历代文人多以高名见杀”时,此前所举例证中还有“在嗣宗前者如屈原”云云。

  诸如此类,揆诸事实,均属子虚乌有,读来令人莫名究竟。尽管这些疏漏是否源于授课者的口误已无从考实,但笔受者的粗浮失察显然是难辞其咎的。乘着结集成书的机会,正好把这些错谬删削殆尽,以免贻误读者。这也恰好证明笔受者对这次整理重印极为重视,并未敷衍塞责,虚应故事。

  尽管距离当年课堂听讲已经倏忽过了二十多年,时移世易,今非昔比,但正如萧涤非在《前记》中所言,这些议论“无论是对研究者或创作者来说,都是值得重视的”。即便仅是吉光片羽,也足以让读者领略先贤论诗衡文的精义妙谛。而对那些曾经亲承音旨的学生而言,讽诵之余的感受自然更为亲切。

  早先在北大听过黄节授课的伍叔傥,从1957年起曾受邀至香港新亚书院讲授《文心雕龙》和《昭明文选》。据昔日的学生回忆,某次在书店与老师不期而遇,伍氏“在书架上找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读诗三札记》,是萧涤非上黄节先生诗学课时的笔记。伍师打开小册子有关曹植(子建)一章,指点我书中的好处,见我有点茫然样子,便随手用笔写出他的解说。……同门佘汝丰兄知道《读诗三札记》是伍师所推荐,连忙借去以工笔抄录全书,当时尚没有影印机,一时成为友侪中的佳话”(陈绍棠《多情六十年——新亚学院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从时间上推断,这正是《读诗三札记》出版不久之后发生的事情,从中正可以看到学术薪火的绵延承传。

  《札记》持论通达平正,并不故作惊听回视之论,但也不乏发覆起潜之说。例如《读阮嗣宗诗札记》说:“魏晋之交,老庄之学盛行,嗣宗亦著有《达老》《通庄》之论,然嗣宗实一纯粹之儒家也。内怀悲天悯人之心,而遭时不可为之世,于是乃混迹老庄,以玄虚恬淡,深自韬晦,盖所谓有托而逃焉者也,非嗣宗之初心也。此点自来无人见得。……假如嗣宗真如所谓‘天挺无欲,混齐荣辱,颐神大素,简迈时局’者,则亦不至蒿目时艰,而徘徊忉怛,以作《咏怀》诗矣。即作又何至如此之多也!此岂道家‘绝圣弃智’以文字为糟粕之旨哉。……天下最冷淡人,往往是最热心肠人。吾人于嗣宗之诗之个性皆当作如是观,方不受其愚也。”

  早在1926年出版的《阮步兵咏怀诗注》中,黄节已经发表过类似的意见,该书《自序》说:“古之人有自绝于富贵者矣,若自绝于礼法,则以礼法已为奸人假窃,不如绝之。其视富贵有同盗贼,志在济世而迹落穷途,情伤一时而心存百代。如嗣宗岂徒自绝于富贵而已邪。”按《世说新语·任诞》载:“阮籍嫂尝还家,籍见与别。或讥之,籍曰:‘礼岂为我辈设也!’”《晋书》本传称:“籍又能为青白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故后人多视阮籍为放浪形骸、非毁礼法之辈,几为定论。黄节则着眼于世态人心,剖析其放荡不俭背后所深藏的悲悯无奈,颇显知人论世的敏锐深刻。后人评论黄节本人的诗歌创作,谓其“五言探嗣宗,兴寄有高调”,“《蒹葭楼诗》有通嗣宗之神理而遗其貌者”(钱仲联《论近代诗四十家》),足见他对步兵之诗寝馈至深,因而体会自然也就更为真切。

  《札记》中的这番议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鲁迅对阮籍、嵇康等人的评说。在1927年发表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中,鲁迅提到:“嵇阮的罪名,一向说他们毁坏礼教。但据我个人的意见,这判断是错的。魏晋时代,崇奉礼教的看来似乎不错,而实在是毁坏礼教,不信礼教的。表面上毁坏礼教者,实则倒是承认礼教,太相信礼教。因为魏晋时所谓崇奉礼教,是用以自利,那崇奉也不过偶然崇奉,……于是老实人以为如此利用,亵黩了礼教,不平之极,无计可施,激而变成不谈礼教,不信礼教,甚至于反对礼教。——但其实不过是态度,至于他们的本心,恐怕倒是相信礼教,当作至宝。……因为他们生于乱世,不得已,才有这样的行为,并非他们的本态。但又于此可见魏晋的破坏礼教者,实在是相信礼教到固执之极的。”

  和黄节一样,鲁迅对阮籍等人也满怀了解之同情,将他们毁弃礼法的行为视作对现实政治的抗争。鲁迅与黄节于1922年至1926年期间曾在北大共事,后者的《阮步兵咏怀诗注》也于1926年由北大出版部印行,鲁迅的议论究竟是受了黄节的启发,抑或只是英雄所见略同,倒是令人颇感兴味的话题。

  《论诗三札记》评述的对象虽然只有曹植、阮籍和谢灵运三位,却时常着眼于历代诗学的递嬗演变,体现出会通古今的眼光。

  黄节在讲课时尤为关注“尽得古今之体势”的杜甫与三位前辈诗人之间的关联,如《读曹子建诗札记》称曹植“只将当日实事,委曲写出,令人于言外见其意。……后人惟杜工部解此”,又认为“曹氏父子,多借古题作新诗,与五言诗无异,其音节亦多乖离。子建五言诗与乐府之分别,亦只在借题与否。……后杜工部知乐府万不可拟,故另创新题,作乐府,为乐府之又一变”;《读阮嗣宗诗札记》评论阮籍诗作“所用双声叠韵字颇多,后人惟工部注意及此”;又提到“《咏怀》诗中亦有咏从军者,如其三十九‘壮士何慷慨,志欲威八荒’是也。然此种诗易落平凡,故杜工部《出塞》诸作便换一方向,专写当时情事矣”;《读谢康乐诗札记》述及谢灵运的《泰山吟》,认为“凡写山水,愈大亦愈难。古今诗人咏泰山之作多矣,惟此篇与杜甫《望岳》为能写出其伟大之气象”,又说到“双声叠韵,在六朝时,诗家文家,皆极注意。唐宋以下,此道不讲,惟工部一人,尚经意为之。康乐诗中此类对语极多”。

  作为当年的笔受者,萧涤非对这些评论的领会显然较旁人更为深刻。他后来的治学兴趣由汉魏六朝乐府扩展至杜甫,如能沿波讨源,实有脉络可循。其代表作《杜甫研究》中的某些论述,与老师的启发就密不可分的。例如书中《会当临绝顶 一览众山小——谈杜甫的〈望岳〉》一篇,在分析“齐鲁青未了”句时说:“它既不是抽象地说泰山高,也不是像谢灵运《泰山吟》那样用‘崔崒刺云天’这类一般化的语言来形容,而是别出心裁,根据自己的实践,在齐鲁两大国的国境外还能望见这一远距离来烘托出泰山之高。”就是在黄节评说的基础上,对谢、杜两家诗作做了更为细致的分析比较。

  尽管萧涤非晚年为了突出“老先生出于爱国的愤激心情”对自己的深远影响,而尤为强调“对于先师黄晦闻先生,我是服膺的,也是感激的,但并非单纯地为了他的学问和对个人的私恩”(《汉魏六朝乐府文学史·后记》),但学问上的濡染熏陶,应该也是考察他们之间承传关系时不容忽视的重要关节。

 

 

http://www.dfdaily.com/html/1170/2015/10/25/1309594.shtml录入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