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曾汇集了全国大部分哲学教授  

2016-12-20 21:48:49|  分类: 学人与方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曾汇集了全国大部分哲学教授 


北大曾汇集了全国大部分哲学教授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早报记者 傅适野   发表于2016-12-20 09:28

洪汉鼎生于1938年,是我国著名的斯宾诺莎哲学、当代德国哲学和诠释学专家。

■哲学家洪汉鼎出新书 与读者畅谈往事 忆北大哲坛师生情

哲学家洪汉鼎

《客居忆往:哲学人生问答录》

洪汉鼎(左)读研时与贺麟先生(右)的合影。

 

  我国著名哲学家洪汉鼎先生今年出版了新书《客居忆往:哲学人生问答录》。12月17日,年近八旬的洪汉鼎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读者服务部与读者畅谈哲坛往事,回忆特殊年代里,几位老师是如何影响了他的治学和人生。

  洪汉鼎生于1938年,是我国著名的斯宾诺莎哲学、当代德国哲学和诠释学专家。12月17日,哲学家洪汉鼎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读者服务部与读者畅谈哲坛往事,年近80岁的洪汉鼎先生今年还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新书《客居忆往:哲学人生问答录》。

  洪汉鼎是南京人,中学就读于无锡市辅仁中学,1956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受教于因研究黑格尔而闻名的贺麟教授、分析哲学大家洪谦教授以及冯友兰教授。1957年在运动中被打为“右派”,曾被下派劳动,1963年毕业于北大哲学系。同年报考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硕士研究生,因为“右派”问题不予录取。之后被分配到陕西,1979年作为中国第一个提前毕业的研究生,取得哲学硕士学位。

  洪汉鼎1956年入学北大时,恰逢北大哲学系鼎盛时期。解放前各个大学都有哲学系,但是解放后,因为哲学系在当时的领导看来是宣扬唯心主义的,所以所有的哲学系都得关掉,都要进行思想改造。这一改造的后果就是全国所有哲学系的教授都集中在了北大。其中有洪汉鼎后来的老师贺麟、洪谦,美学上有朱光潜、宗白华,历史哲学方面有朱谦之,中国传统哲学则有梁启超的弟弟梁启雄。如今将近八十岁高龄的洪汉鼎回忆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北大,都觉得那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时期。

  洪汉鼎讲到,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师生情对他个人来说比同学情重要。原因是在当时轰轰烈烈的“反右”运动中,一个在无锡辅仁中学读书时洪汉鼎很照顾的旧友告发了他,说他是“右派”分子。这件事让洪汉鼎看到了在那个极端的年代,人与人之间情感联系的脆弱性和微妙性,很多人为了自保而告发别人。这也是他的同学情缺失的一大原因。

  而谈及师生情,洪汉鼎回忆了几个对他的治学和人生均产生了重要影响的老师。

  

“我的哲学生命 

和贺麟联系在一起”

  首先是贺麟教授。1956年洪汉鼎考入北大,怀着对哲学的满腔热情,他第一个拜访的教授便是贺麟。洪汉鼎认为贺麟是当时研究西方哲学的学者中最有学问的,贺麟的独特之处在于他能够把西方哲学用中国的语言表达出来。贺麟翻译了很多黑格尔的东西,是中国的黑格尔专家,但同时他也是研究阳明心学的一个代表人物。他将东西方两条哲学脉络比较着读,结合着看,从阳明心学的角度对西方哲学进行批判,后来被认为是第一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

  洪汉鼎仍然记得第一次拜访贺麟时的情景。贺麟首先问洪汉鼎:“你从什么地方想到学哲学?”洪汉鼎回答说从文学想到学哲学。“他当时说太好了,因为哲学本来是抽象的,如果从抽象到抽象就比较难。但是从文学这种描写社会和人际关系的学科转到哲学,这对于理解哲学十分有利。”接着贺麟又问洪汉鼎是否知道哲学要怎么学?贺麟说,学哲学首先要了解哲学史,这是基础,但在此基础之上,一定要从一点做起,在这一点上深入钻研,继而在一个领域里站住脚。第二点则是翻译对于学哲学来说很重要。翻译是从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的转换,只有通过这项工作,才能体会到两种思维的差异。这两点让洪汉鼎印象深刻,后来也被他当成是给自己的学生的忠告。

  洪汉鼎又说道:“我一生当中的哲学生命是和贺先生联系在一起的。”1957年洪汉鼎被打成“右派”,别的老师对他避而远之,但贺麟在那段时间始终没有避讳洪汉鼎,反而鼓励他,让他读斯宾诺莎,让他从这个从年轻时代开始便充满了苦难的哲学家身上汲取在逆境中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之后洪汉鼎“右派”的帽子被摘掉,但是1963年报考研究生时仍然因为政治原因而不予录取,被分派到陕西咸阳下面的县城,一待就是15年。这期间,贺麟也经常写信鼓励洪汉鼎。1978年后,中国恢复了研究生制度,贺麟又在第一时间鼓励洪汉鼎报考。当时的年龄上限是40岁,而洪汉鼎已经41岁了,贺麟对洪汉鼎说他已经和社科院院长打了招呼,让他尽管放心报考。“这位老师在我的一生中给了我很多帮助。”洪汉鼎说。

  

“你到贺先生那里,他的 

语言经得起分析吗?”

  洪汉鼎的另一位老师是洪谦先生。1980年代以前,中国研究分析哲学的学者不超过20个人,洪谦是其中的主力。洪汉鼎评价洪谦是在中国哲学家里做西方哲学,还能够使西方哲学家与其对话的一位学者。

  洪汉鼎一方面师从贺麟,另一方面跟着洪谦学习分析哲学,因此他跨了两个师门。尽管两位老师私下关系很好,但在学术观点上却不甚一致,这就给洪汉鼎带来了难处。“有时候到洪先生那,洪先生问我,你到贺先生那里,他的语言清楚吗?他的语言经得起分析吗?因为按照分析哲学来说,语言一定要有明确性,有所指,有它的论证和清晰性。而我到贺先生那里,贺先生可能会说洪先生的语言是很清楚,但哲学难道就研究鸡毛蒜皮的东西吗?洪先生研究语言对人生大事有用吗?后来贺先生对我也有意见。1979年,由于我是中国最早毕业的研究生,当天晚上我和中国社科院的人在西单四川饭店里吃饭,所有知名的教授都参加了。在那个会上贺先生就讲了门风,他说洪汉鼎现在已经从洪谦那里毕业了,他实际上就是在说这就是我的学生。”洪汉鼎在回忆这些往事的时候,也会带着反思的眼光看,他认为门风、师门的这种传承有其好处,但是也有其弊端,就是门风往往会把一个人限制住。

  

“15年前你的那份答卷 

我现在还保留着”

  另一位让洪汉鼎记忆犹新的老师,是温锡增。温锡增长期在英国留学,后来在英国做教授。1950年代周恩来邀请海外专家回国,温锡增于是回到北京,供职于中国社科院哲学所。温锡增1962年回国,洪汉鼎1963年第一次考研究生。当时他本打算考贺麟先生的研究生,但由于贺麟先生是研究黑格尔的,和马克思研究关系密切,离政治太近。再加上洪汉鼎当时刚刚脱去了“右派”的帽子,若要研究黑格尔,实为冒险之举。于是贺麟就给洪汉鼎出主意,让他去找温锡增。温锡增研究的是古希腊哲学,再加上刚回国不久,较为独立,和外部的政治环境联系不多。洪汉鼎听从了贺麟的意见,报考温锡增的研究生。

  然而快要发榜时,洪汉鼎得到消息,因为他曾经的“右派”问题,今年他不会被录取。于是洪汉鼎打算去拜访温锡增,一方面向他转达这个消息,另一方面当面对他表示感谢。洪汉鼎到了温锡增家,温锡增说这次考试只有洪汉鼎的答卷让他满意。洪汉鼎把不能被录取的消息告诉温锡增,温锡增说,他招的是优秀的研究生,政治问题他不管,如果不让录取洪汉鼎,那么当年他也不会招收其他学生。

  洪汉鼎回忆道,温锡增的话他到今天都还记得。15年后,洪汉鼎再去拜访温锡增。温锡增说,15年前你的那份答卷,我现在还保留着。洪汉鼎听到后,眼泪马上就流下来了。

http://www.dfdaily.com/html/150/2016/12/20/1387311.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