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内藤湖南文库”及其史料价值  

2016-05-29 21:25:21|  分类: 古史综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藤湖南文库”及其史料价值 
日期:2016-05-27 作者:钱婉约 来源:文汇报
“内藤湖南文库”及其史料价值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 “内藤湖南文库”及其史料价值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 图片说明: 左图:丙寅山庄除夕,内藤湖南汉诗手迹,采自《内藤湖南全集》。


  • “内藤湖南文库”及其史料价值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 图片说明: 右图:1918年5月京都大学支那学会毕业生合影,多为汉诗酬唱的诗友学生。前排左起:富冈谦藏、高濑武次郎、桑原隲藏、狩野直喜、铃木虎雄、内藤虎次郎、羽田亨、久保雅友。后排左起:丹羽正义、神田喜一郎、佐藤广治、那波利贞、桥本循、崎山宗秀、横地得山、冈崎文夫、松浦嘉三郎。圆圈内左起:西村时彦、今西龙。采自《内藤湖南全集》第五卷。


  • “内藤湖南文库”及其史料价值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 图片作者:摄
  • 图片说明: 恭仁山庄(作者摄)


  • 钱婉约

      恭仁山庄的众多典籍资料及书画收藏品,是记录日本中国学史特别是京都学派发生发展的重要资料宝库。同时,对于钩沉中日近代学术文化交流及相互关系也是珍贵的资料宝库。对它的价值和意义不容低估,对于它的研究和利用,有很大空间。

      恭仁山庄

      位于日本京都府南郊加茂町瓶原村的恭仁山庄,是内藤湖南退休后的隐栖之处。1926年8月,年届花甲的内藤湖南从京都大学荣誉退官,一年后,率家人及他的所有藏书,包括珍稀善本、古籍洋书、字画拓本等等,迁入这个具有和式庭院之胜、并附有独栋书库的恭仁山庄。內藤曾有《恭仁山庄杂咏》三首,描写自己当年购地筑室的心情,其中之一曰:

      买得林园惬素襟,绕檐山水有清音。萧然环睹无长物,满架奇书一古琴。表现了归隐山泉、淡泊世事,以“绕檐山水”自娱,以“满架奇书”自豪的心情。

      内藤湖南对于中国古籍版本的鉴别能力,在当时被推为“汉籍三大家”之一,与田中庆太郎、岛田翰齐名,在书画鉴赏方面也很在行,出版过《中国绘画史》。晚年,他将一生觅得的中国善本珍籍、字画拓片收储于恭仁山庄,并将其间的书房命名为“汉学居”“宝许簃”“宝左盦”等等,以纪念珍藏在这里的珍宝,如唐写本说文木部残卷、宋版《史记》、宋版 《毛诗正义单疏本》、日本平安朝写本《春秋左传集解》等,书房上端还悬挂着林则徐手书的“拓室因添善本书”的洒金匾额,反映了当年珍籍聚合的盛况。他的《恭仁山庄四宝诗》诗中有“收来天壤间孤本,宋刊珍篇单疏诗”,“奇篇只合属吾曹,岂许老伧论价高”,“史记并收南北宋,书生此处足称豪”等语,表达了坐拥书城的书生豪情。

      现在我们所知的恭仁山庄书籍的去向,大致有以下三处:

      第一,内藤身前工作的京都大学“内藤文库”,主要收藏内藤几次中国旅行时为京都大学购回的满蒙文档案、史料等。

      第二,内藤去世后,1938年,其家人将恭仁山庄的宋元极品———宋元刊本67种、唐宋元明抄本31种,正式售予大阪府医药业豪富武田家族。武田家族“杏雨书屋”收藏以本草医书为主的中国古代典籍,自买入内藤藏书的精品后,其藏书更富价值。作为私人财团的藏书处,杏雨书屋并不向外界公开。吾师严绍璗教授调查日藏汉籍珍本经年,曾多方打听、辗转请托,终于在1985年叩开这座私人藏书楼的神秘大门,亲眼目睹和著录了这些稀世珍宝。事见他的《日本藏汉籍珍本追踪纪实》相关段落。

      第三,内藤长子乾吉(伯健)去世之后,1984年,关西大学启动购入恭仁山庄及书库内全部藏书、物品之事,1986年结清。至此,内藤藏品中宋元本以外的明清精刻精校本,包括一般古籍、洋书、杂志、字画、拓本、身前手稿、往来书信等等全部资料,入藏关西大学图书馆,图书馆特辟“内藤文库”专室收藏。可以说,这里收藏保存了恭仁山庄遗产的最大部分。

      内藤文库

      关西大学购入恭仁山庄后,随即成立了“内藤文库调查特别委员会”,由时任(及继任)图书馆馆长任委员长、法学部奥村郁三教授为副委员长,对堆积如山的内藤湖南包括其父十湾、其子乾吉三代人的藏书资料,进行初步调查和清点。最初,文库聘请了内藤湖南高足、前京都博物馆馆长神田喜一郎教授,对文库进行学术估量和大致分类。首先,按“册子体史料”与“非册子体史料”来说,当时的估算,册子体资料计有13105种,33940册。非册子体资料暂无统计数字。1985年春夏,关西大学图书馆先期对“内藤文库”中珍贵的36种汉籍善本及碑拓、甲骨片、汉砖汉封泥等文物,在图书馆内展览。神田喜一郎为展览写了《关于内藤文库》的短文,将内藤文库数据及其价值,以如下五类分述之:

      1,涉及中国学各方面如哲学、史学、文学的重要典籍几乎都有网罗,此外,佛教、美术相关的典籍不少,也是一个特色。

      2,这些典籍中多善本,含有不少明版及中国诸钞本。其中有堪称海内孤本者。

      3,有大量日本古版本、古钞本,其中有不少海内孤本。

      4,以上典籍上,有内藤亲笔写入的文字,这是了解内藤学问的贵重资料。

      5,许多挂轴、屏风等,其中也有贵重价值的[神田喜一郎《关于内藤文库》,载《内藤文库汉籍古刊古抄目录》之《内藤文库展观目录之部》所附。关西大学图书馆1986年,242页]。

      此后,文库对于汉籍书册及洋装新书、包括刊物杂志等,逐步整理,分类编目。最初编成《内藤文库汉籍古刊古抄目录》,1986年10月编成。据此目录的“凡例”说明,这部目录计收有古刊古抄本1034种,4530册,约占文库册子书的十分之一,但却是汉籍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其收书标准是:

      A、乾隆年以前的版本;

      B、钞本不问年代,一概收入;C、盖有内藤“炳卿审定善本”“炳卿珍藏旧椠古钞之记”“湖南秘极”“炳卿监藏”四种印章的书籍,不问年代,一概收入。

      D、未收入的包括,嘉庆以后诸版本、铅印本、日中西洋的近现代著作洋装书,以及法帖、朝鲜版书、佛典、满语文献类,大部分鹿角地方关系史料等,及其他大量非册子史料[《内藤文库汉籍古刊古抄目录》之“凡例”,关西大学图书馆1986年]。

      此后,为了编撰更全面、更准确意义上的《内藤文库目录》,文库历年又推出“内藤文库系列”,自认是为真正的目录做阶段性、分步骤的基础工作。其特点是按照接受内藤家遗物当时书架的排列内容及排列顺序,进行依次编目。“系列”共有五本:1989年7月編成 《内藤文库り只卜》1、2,1995年3月編成《内藤文库り只卜》3,1996年3月編成《内藤文库り只卜》4、5。

      对于更难整理的非册子体资料部分,文库也进行了相应的编辑著录,编为“内藤文库各种资料系列”34种,现将34类之目,翻译、抄录如下:

      讲义笔记、研究笔记

      书籍(含钞本、影印、摘要)书目类

      杂志类(含抽印本)报纸(含剪报)拓本(含影印)文书(日、中)地图

      湖南书法(含影印)

      书画(湖南以外的书和画,含影印)

      全集原稿(收入《内藤湖南全集》作为正式记录的原稿)

      原稿(全集原稿以外的原稿,含校正本)

      湖南以外的原稿旅行记类

      有关中国旅行有关欧洲旅行

      致湖南书简(含复制)

      湖南发出的书简(含复制)致郁子书简(含复制)致十湾书简(含复制)

      致内藤家书简(含复制)

      致内藤家以外书简(含复制)绘画明信片纪念明信片

      各类关系资料 (此类下又有细目12种如下)

      文溯阁藏四库全书间岛问题

      西藏、蒙古问题兰亭会大藏会王国维山梨稻川杉浦丘园

      御进讲(原稿以外)

      日满文化协会关系文件印影关系

      鹿角关系(含十湾藏鹿角关系资料)

      资料的照片

      照片资料(家族照片等)书籍的目录卡片有关湖南还历

      有关湖南葬仪 (含其后法要关系)

      有关湖南以外追悼

      伯健及其他内藤家关系资料(原稿、书简以外)

      十湾、湖南、伯健的随身用品(备忘手册、印章及其他)

      其他[关西大学图书馆编《内藤文库各种资料系列》]

      在此34类之下,对所收每件资料进行“编号”、“书名等”、“作者”、“数量”、“备考”五项著录。虽然,子目的这五项,基本尚未有更具体的整理编辑,未能进行诸如同类中按作者聚合,或按时间先后排列等等细分,但亦已体现了文库对于这批宝贵而纷繁庞杂数据的保管与整理,也为利用者提供了检索的初步门径。

      内容与价值举隅

      恭仁山庄的众多典籍资料及书画收藏品,是记录日本中国学史特别是京都学派发生发展的重要资料宝库。同时,对于钩沉中日近代学术文化交流及相互关系也是珍贵的资料宝库。对于中国学术史而言,它关涉晚清民国史、古籍文献版本学、中国书画史、满蒙史地、日本中国学史等多方面的资料,还蕴含着内藤亲历的晚清民国中日人物往来、伪满时期内部文书、近代中国书画流入日本等等文化交流、社会政治方面的未公开资料。它的价值和意义不容低估,对于它的研究和利用,有很大空间。

      据我不完全所见,近年来,钩沉、利用“内藤文库”所出版的相关书籍有:陶德民先生先后编著出版了 《内藤湖南与清人书画———关西大学图书馆内藤文库所藏品集》(2009)及《大正癸丑兰亭会的怀古与继承———以关西大学图书馆内藤文库所藏品为中心》(2013)。玄幸子、高田时雄编著《内藤湖南敦煌遗书调查记录》(2015),三书均为关西大学出版部出版,分别为“关西大学东西学术研究所数据集刊”第26、33、34种。此外,石田

      肇、杉村邦彦、陶德民、藤田高夫、稻畑耕一郎、芳村弘道、狩野直祯等先生和本人,利用文库相关数据进行专题研究的论文也渐次刊出,主要是针对中日学者之间交往交流的专题个案研究成果。

      我2008年6月赴关西大学参加“内藤湖南研究的新视点”国际学术研讨会,第一次进入“内藤湖南文库”参观,也是第一次到加茂町瓶原村拜谒恭仁山庄。此后,2011年、2012年秋冬又赴关大,数次在图书馆申请查阅“内藤文库”相关资料。怎奈时间匆匆,未及全面调查和翻阅相关资料。直到2015年10月、11月间,承蒙关西大学邀请,得以留滞两个月,比较全面地调查与翻阅内藤文库。鉴于我个人的知识储备和兴趣,主要关注了与我目前承担的社科项目相关联的内容,即内藤湖南与晚清民国学术界关系这一范畴的资料。这方面数据,粗略估算,亦有如下几个方面可待挖掘:1,与中国学者、文人官绅的往来论学书简、汉诗唱和;2,甲午战争以来,与政界、报界人物议论朝政时事的笔谈记录;3,到中国、欧洲旅行访书的过程及所获各种数据;4,关于中国书籍字画、金石拓本的鉴定、交流、买卖记录;5,与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来熏阁等重要书店的往来信函、购书清单;6,关于日满文化协会成立发展的相关文书文件;7,其他,如各个时期的请柬、名片、唁电、参会名册,乃至菜单、车船票、账单等等各种资料杂件。

      汉诗墨迹及未收诗

      我将此次在“内藤文库”调查访书所获,先期整理出其中内藤湖南汉诗墨迹及与中日友人往来酬唱墨迹的部分,即将出版《内藤湖南汉诗酬唱墨迹》一书。

      内藤湖南汉诗酬唱墨迹,主要分散收藏在“内藤文库”之“非册子体资料”的内藤书信、内藤书法、内藤原稿、中国旅行、还历纪念、追悼葬仪等各类资料中。

      从汉诗的书写形式上看,大致可分为:1,独具风格、题赠友人的内藤书法诗帖、诗轴,部分随后复制印刷在印有“恭仁山庄”字样的特制用笺上,这类作品上面往往按捺有多枚个人印鉴,内藤身前用它赠送友朋,在其身后,也制作成硬板的展览品展出;2,花笺墨笔誊清件。当时的学者文人,写信、作诗很注重使用各色精美的花笺。我曾在“内藤文库”见到过用剩的花笺盒,一种是上海“怡春堂诗笺(丙申正月受春)”,盒内尚存未用完的笺纸,一种是商务印书馆“涵芬楼精致书简”。各位往来通信及唱和的对象如罗振玉、长尾雨山、狩野直喜等人,也都有个人特质的专门用笺,乐群社诗友唱和时则用印有“乐群社”字样的各色彩笺;3,创作时的底稿。或素白用纸,或各种单位稿纸,如内藤供职的“大阪朝日新闻社”格子纸,狩野、内藤、小川供职的“东方文化学院京都研究所”稿纸,或“宝许簃”内藤家自制笺纸。底稿的特点是,稿纸上勾画笔削历历可见。还有诗友间往来唱和的呈政诗稿,特别是由长尾雨山、狩野直喜、内藤湖南、小川琢治四人组成的乐群社几次集会,四位诗友相互在彼此的诗稿上作批注,给予赞语及对于诗中个别字词的修改建议等,也是清晰可见,趣味纷呈。

      根据诗作的内容类别,大致又可分为以下六个部分:1,个人抒怀,这部分是内藤一生各个时期的咏怀诗作,尽量按创作时间的先后排序;2,题赠友人,是内藤为友人的著作、字画、乔迁新居、海外留学或出差等而作的应酬诗;3,与中国学者友人的酬唱,包括与郑孝胥、陈宝琛、王国维、张元济、赵尔巽等人的诗歌唱和;4,乐群社雅集唱和,上文述及的四位诗友,先后于1930年春、夏、秋之际,分别在恭仁山庄、怡园、诗仙堂三次集会所吟诗歌;5,日本学者赠诗,是铃木虎雄、长尾甲、狩野直喜、市村瓒次郎、庄司乙吉等人,写赠内藤湖南的诗作;6,日本学者呈政诗,是吉川幸次郎、铃木虎雄、神田香岩、织田万等人,呈送内藤湖南,请求雅正的诗作。共计所收内藤及友朋唱和汉诗127件210首。

      内藤湖南一生创作的汉诗,收录在《内藤湖南全集》第14卷之《湖南诗存》及后附《湖南小稿》上,共计约500首上下。在全集出版后,日本杉村邦彦先生主编、书论编辑室出版印行之《书论》杂志,在第13号至第20号上,曾连续刊载 《内藤湖南全集》补遗1-10,其中就包括对内藤汉诗的补遗,南京大学金程宇教授在此基础上,又从全集汉文文章和信函中辑录出若干首内藤早年汉诗诗作。本书所收内藤汉诗,绝大部分已收入全集,有些诗的诗名和所用字词有所不一,留下作者创作、修改的痕迹,已在按语中一一注出,以资研究者比对考索。值得一提的是,本书收有7首内藤全集未收之汉诗作品。

      以下,将这七件诗作抄出,并简要说明情况。

      1,《奉贺东巡》

      一千行路瑞云喧,翠辇红旗幸北藩。圣德曾钦望烟咏,中兴今拜劳民恩。

      明治十四年(1881),内藤湖南16岁,明治天皇巡行日本东北地方与北海道,包括内藤的家乡今秋田县鹿角市。内藤湖南作有汉文《明治帝御巡幸奉迎文》,表现出文章写作方面的天赋,受到天皇侍讲元田永孚的惊叹和盛赞,在家乡初得文名。此事根据是朝日新闻社编 《上野理一传》中上野的回忆,傅佛果称其为孤证,而《明治帝御巡幸奉迎文》,也未见全集收入。许多年后的大正、昭和年间,内藤作有《贺大正天皇即位表》(代井上京都市长作)、《贺皇太子成年式表》(代荒木京都大学总长作)、《谢巡幸表》(代关大阪市长作) 等6篇有关奉贺皇室事宜的汉文,均收入《内藤湖南全集》十四卷《湖南文存》之卷11。

      此诗从东巡内容及工整稚拙的字迹及自署“内藤虎次郎”看,似应为明治十四年巡行之事而作。归在文库中“内藤书法”分类中,此类目下所收多为内藤诗作的草稿或书法誊清件,这件标为“39号”的诗作,有一张照片及一张复印件,属于书法誊清件,为内藤诗作的可能性极高。内藤乾吉在《全集》第十四卷的后记中,也确认这是内藤目前所知最早的汉诗创作:

      著者的汉诗,根据今天编者所知,最早期的一首,当为明治十四年,十六岁时所作的《奉贺圣驾东巡》‘一千行路瑞云喧,翠辇红旗幸北藩。圣德曾钦望烟咏,中兴今拜劳民恩’。二三十年前,有人把著者亲笔的诗稿照片送给我,今天,我记不起他的名字。此后的青年时代的作品,有的在著者师范学校时写给父亲的信里,有的在著者编辑的杂志和报纸上也刊出若干首,这些属于习作时期的汉诗如何处理,神田博士的意见是,把它们放在诗存以外。于是,在这一时期中,将著者自己誊清过的创作诗二十八首,题为《湖南小稿》……》[内藤乾吉《内藤湖南全集》第十四卷“后记”,筑摩书房1976年,753页]。

      然而,《湖南小稿》中也未收这一首“第一作”。此诗为内藤所作若能坐实,便可作为内藤参与奉迎东巡及作有《明治帝御巡幸奉迎文》的一个旁证。

      2,《和丹厓词兄辛丑除夕诗韵》斯心如水絶纤埃,毕竟功名似死灰。夜雪无声压庭木,寒烟有影照瓶梅。阑干星向西楼落,落托客从东海来。揽镜惊看鬓交白,等闲未掷手中杯。

      在文库“原稿”第四盒中,原件用花笺,纸面有蛀损,署“和丹厓词兄辛丑除夕诗韵,笑政。放浪未定稿”。这是内藤创作的汉诗,还仅仅只是内藤的笔迹?对此文库编目者表示不确定,故未收入全集。笔者于此亦存疑。姑且录出,以飨读者。

      3,《汉城有作》

      七度韩山两鬓皤,可堪酒馆对秦娥。金箴花带今犹昔,泪堕仙桃一曲歌。

      在文库“原稿”类的两处均收有此诗,一处编目者存疑,一处将之归在内藤创作的一组汉诗中,此组汉诗的其余各首均收入全集,笔者推断,此是内藤作品的可能性高。

      4,《漫赋短律奉呈井堂仁兄》文名艳说媲曹刘,难得相期管乐俦。屈指古来知己感,山东李白识荆州。

      此诗上款题“漫赋短律奉呈井堂仁兄,并正”,下有“湖南狂生虎”署名,并盖有“有龙则灵”、“藤虎”、“字炳卿”三枚印鉴,收在文库“原稿”类第四盒中,文库目录也标为“湖南汉诗”,不知为何未收入全集。录此,以补漏。

      5,《落讬江湖》(原缺题,取诗前四字)

      落讬江湖剩病骸,平生知己感裙钗。春寒怜我牢骚甚,小院呼镫催闘牌。

      此诗落款“黑头尊者”为内藤湖南早年别号,又有印章“虎”、“湖南”二枚印鉴落款,文库电子目录标为“湖南汉诗”,不知为何未入全集。《书论》20号《内藤湖南全集补遗》八之63则,收入此诗,题为 《首春杂诗节一》。出自明治二十五年二月二十一日《鹿友会志》第二册。录此,以为旁证。

      6,《芳山怀古》,此为十二首七绝组诗,这里姑且选择第一首和第四首为例录出:

      之一

      延元陵下草萧萧,不是诗人魂欲消。赖有樱花千万树,春云叆叇护南朝。

      之四

      行宫遗址宿狐枭,空使骚人

      愁思撩。犹有风云壮山色,层峦如郭绕南朝。

      出自文库“原稿”类第八盒中,与同盒中收入全集的《芳山廿绝》的格律、用韵相同。芳山即奈良吉野山,是日本著名历史古迹与樱花名所。14世纪后醍醐天皇于此建立南部分朝廷,史称南朝(1336—1392)。历代和歌、汉诗多有吟咏吉野山(芳山)胜迹并寄托历史悲叹的。日本近代不少诗人,除内藤《芳山廿绝》小序中提及的藤井竹外、河野铁兜、青厓山人作有“萧”字韵《芳山绝句》外,另如土屋竹雨、植田喜三郎、加藤虎之亮等人,亦都作有《芳山怀古》绝句。文库编目者对于这是内藤汉诗还是内藤笔迹,不能确定。莫非这十二首是内藤抄录的前人诗作?但从墨迹上看,亦有多个文字改动处,似为作者草稿。终不能确定,姑且录出,以飨读者。

      7,《乐群社同人会于诗仙堂》

      有约林邱共乐群,摩挲遗物酒微醺。虎头阿堵传神采,仙骨宁馨剩陇坟。城市牛鸣常裹足,山房朋到细论文。夜长时梦少年事,为画堞楼明夕曛。

      此诗收在文库“原稿”之乐群社诗作合集文件内,虽未署名,而为内藤汉诗无疑。笔者所见此诗另一个手迹版本,是杉村邦彦先生《题四翁乐群图》一文所刊此诗的墨迹照片,因开头题有“青山清代笔”字样,字迹也显然不是内藤书法。或许正是这造成误解,成为未收入全集的原因。其实,这“青山清代笔”的版本,诗尾正比内藤原稿上多“虎甫草大正”五字,应该理解为是湖南的诗作,由青山氏代笔誊写。

      以上七件全集未收诗,第1与第5首,已见于《书论》补遗,第7首为杉村邦彦先生文提及,其余第2、3、4、6四件,为前人均未提及过,更没有论考过。

      至于本书中所收其他人的诗作,是否都已收入相关各位作者的全集或文集、诗集中,未及一一查核考据,特此说明。

      另外,《书论》杂志历年曾刊出内藤湖南身前赠送师友学生的立轴、单帖、扇面等作品,总计在四五十件左右,大部分为他自己的诗作,由于版权原因,本书对这部分汉诗墨迹中堪称诗与书法兼优的佳作,只能割爱不收。有兴趣的读者,可从《书论》杂志检索阅览。

      (作者为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