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多元视野下的古代中国  

2016-08-30 19:45:15|  分类: 书评与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元视野下的古代中国 


多元视野下的古代中国 - 耿元骊 - 唐宋史研究 石伟杰   发表于2016-08-28 09:35

去年春夏之交,姚大力教授与汪荣祖教授的“新清史”之争,《上海书评》一经刊出,就引发了普遍的关注和讨论

左起:郑诗亮、徐文堪、姚大力、沈卫荣

  去年春夏之交,姚大力教授与汪荣祖教授的“新清史”之争,《上海书评》一经刊出,就引发了普遍的关注和讨论。姚老师观点鲜明,“不再说‘汉化’的旧故事——可以从‘新清史’学习什么”(2015年4月5日),并点明了“‘新清史’之争背后的民族主义”(2015年4月12日);汪老师则敬答道:“为新清史辩护须先懂得新清史。”(2015年5月17日)姚老师继续回应:“略芜取精,可为我用。”(2015年5月31日)汪老师进一步追问:“学术批评可以等同于‘打棒子’吗?”(2015年6月21日)这一系列的交锋,吊足了围观者的胃口。

  其实,《上海书评》一直关注古代中国的民族、边疆、认同问题,长期刊发辽史、蒙元史、清史、藏学、西域等领域的相关文章,讨论“何谓中国”这一大问题,也采访了这些领域的著名学者,如葛兆光、杉山正明、张帆、欧立德、沈卫荣、狄宇宙等,试图将最新的学术研究成果介绍给广大读者。

  正是由于这样的契机与积累,《上海书评》编辑部将关涉该主题的三十篇文章结集为《殊方未远:古代中国的疆域、民族与认同》一书,已由中华书局出版,并于8月20日晚,在上海展览中心第二活动区举行了新书发布暨签售会,徐文堪、姚大力、沈卫荣三位作者来到现场,与前来参加上海书展的读者展开了分享与交流,《上海书评》的郑诗亮担任主持人。

  文史学者徐文堪先生首先谈了语言与民族的问题。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多民族国家,而民族不同,语言也千差万别。以中国为例,徐先生抛出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大家都知道我国目前有五十六个民族,但有多少种语言呢?”徐先生继续介绍说,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在民族识别时发现的少数民族语言是六十种左右,出了一套书,叫《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简志》;到2015年底,据官方数据显示,少数民族语言已达到一百三十七种。那么语言与民族究竟是什么关系呢?徐先生引用著名语言学家孙宏开的观点:语言与民族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我国的民族识别工作曾将语言识别视为主要条件之一,一般不使用独立语言的居民集团,将不再确定为民族共同体,但经过语言识别确定为独立语言的,并不一定具备了非改变原族属不可的条件。这就是我国目前关于语言识别与民族识别关系的现实。进一步来说,同一种语言内部也会有很多方言,相互之间不能对话,这一点中国人再熟悉不过了。综合来说,制定语言和民族政策时,就要全面考虑文化背景、宗教信仰、族群的心理认同、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等。最后,徐先生强调:“我们要承认、尊重、保护各个族群的文化,包括语言的多样性,又要促进各个族群之间的和谐、友好,这样才有利于国家的统一。当然,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复旦大学教授姚大力接着多民族的话题展开了讨论,他说道:“我们这本书,主要讨论的是汉族以外的地区,包括他们的文化与人群。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这本书讨论的是很多在中国历史中被忽略的方面或者问题,但被忽略不等于不重要,事实上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姚老师认为,这与偏激的大汉族主义有关。举例来说,当汉人在历史上向周边地区扩展时,会被描述成统一的进程;但当少数民族入主中原时,我们就不认为他们建立的政权是中国了,比如元朝、清朝等,所以,“崖山之后无中国”、“明朝之后无中国”这类说法一直很流行。因此,在偏激的大汉族主义视野中,首先,一部中国史基本上就是汉族的建国史,边疆地区总是要被动地等待中央王朝去统一;其次,汉唐这样的建国模式成为标准的中国叙事,边疆、少数民族的贡献就被遮蔽了。但值得高兴的是,近二三十年来,学界对边疆和少数民族的历史研究有了很多新的知识、视角和方法,我们应该趁机打破原来的历史叙事模式,修正历史叙事的框架,将中国史变成所有人的历史。在姚老师看来,这是《殊方未远》一书的价值与贡献所在。

  清华大学教授沈卫荣进一步点评了关于新清史的争论。在他看来,有些学者是用非常精致、专业的学术语言来描述一个政治问题,这是非常虚伪的;而另一些学者则是用非常政治化的、充满感情的语言来谈这个问题,那是非常愚蠢的。有学者说要“从民族国家中拯救历史”,破解民族主义对历史的建构;但另一些学者则要从历史中拯救民族国家。这一类问题,确实值得更深层次的思考和讨论,而不仅仅是情感上的宣泄。具体到自己的西藏研究,沈老师说道:“相对来说,语言上是非常学术的,视角上是比较国际的。”同时,他也提醒人们,不能走向对西方学术的盲目崇拜和盲目引进,要具有批判的眼光。

  可见,对关心中国的疆域、民族与认同的读者来说,《殊方未远》将带来全新的历史叙述,冲击原有的历史认知,帮助读者重新思考“什么是中国”、“何为中华民族”、“谁是中国人”这些大问题。

  去年上海书展期间,《上海书评》以近代中国世家的文化传承为主题,与中华书局联合推出了《百年斯文:文化世家访谈录》一书,引起了很好的反响。可以说,《殊方未远》将目光投向更为遥远的古代中国,探寻中华文化的多样性与复杂性。http://www.dfdaily.com/html/1170/2016/8/28/1370802.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