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张静教授谈理性思维  

2017-03-26 10:40:10|  分类: 古史综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为何“相信”?如何说服他人“相信”?——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张静教授谈理性思维
2017年03月24日 16:23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林升文字号

  在学界关于“方法论”的讨论中,常常会提到一般性思维与研究性思维的差别。在这里,有这样一个基本的问题,即我们为何“相信”?如何说服他人“相信”?何为正确的认识?近代科学理性的重要原则是什么?

  近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张静教授应邀为福州大学旗山群学讲坛(第15讲)作“理性思维进展和争论”讲座,并接受了记者采访,回答了以上问题。

  张静教授在演讲开始就表明了讲座的主题,即主要是关于“方法论”的讨论,探讨一般性思维与研究性思维的差别。她指出:“有一个现象特别明显,从事研究性工作与非研究性工作的人在思维方式上的差别很大,从事研究性工作要经过长期的研究性思维训练来研究问题,尤其是在研究生阶段区别于中学教育:学生开始学习建立论证性的思维方式,这是进入研究阶段的必备能力,因为研究是以理性为基础的。而理性思维方式的建立,一直面临着巨大的争议。”

  张静教授首先提出一个基本的问题,即我们为何“相信”,用什么说服他人“相信”,从而引出“理性思维”这一关键词。

  理性思维是一种有明确的思维方向,有充分的思维依据,能对事物或问题进行观察、比较、分析、综合、抽象与概括的一种思维。说得简单些,理性思维就是一种建立在证据和逻辑推理基础上的思维方式,是人们把握客观事物本质和规律的能力活动。

  张静教授以“基因皇后”陈晓宁的案例进行讨论。据报道,“基因皇后”、“世界生物科学顶尖级人物”陈晓宁,是美国洛杉矶一所私营医院的技术人员,挂名加州大学附属副教授,回国时却“精简”成了“加州大学副教授”,被指有夸大资历、伪造学术背景之嫌。她指出,在这一事件中,宣传媒体与学者公开信持不同的观点,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得出观点的证明方式不同:“一种是不提供理由,只做论断,给听者结论,而非给他们事实信息,使之得出自己的结论;而另一种则是展示证据,使听者能够以其为基础得出自己的结论。”她说,这种差别的本质,在于理由、事实和根据,在结论产出中是否具有重要地位。从这个事件中能够看出媒体和学者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即“宣讲和证明的区别”。她强调:产出结论的方法要根据事实,反驳他人应该从论据层面而并非结论,也就是说,掌握了理性思维的人指向事实的关键,并将论据推翻而不是针对个人和结论。通过分析这一案例,她告诫我们“反驳要反驳根据”,要关注得出结论的根据,而不是结论本身。

  张静教授认为,研究性工作有着确定的目的——“阐述与产出知识”,这意味着研究问题要运用学术界共同认可的知识体系架构,以及知识共同体产生的方法与逻辑,探索存量知识与现实之间的张力,即在知识共同体的架构上创新。这与仅得出结论和阐述观点是截然不同的。产出知识的道路是曲折的,但是用证明的方式得出的结论逐渐被人们所认同。她以一本书及一部电影为线索,回顾了“探索知识”相关的进展和争论。

  张静教授追溯了思想史来源:何为正确的认识,最早受到亚里士多德和笛卡尔两位哲学家论述的影响。针对认识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关系问题,“亚里士多德范式”认为,认识的主体和客体具有一致性,认识者犹如一面镜子,将外部事物直接反映出来,因此,人所感觉到的东西与外部事物并没有区别。而“笛卡尔范式”强调,认识主体与客体之间可能有差异,人所感觉到的与外在现象往往存在不一致,认识完全可能“歪曲”事实,所以必须保持怀疑,怀疑是接近事实的正确认识方式。这两种不同的范式,都对认识及确信发生了影响,应该说,它们的融合,成为近代科学理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此为基础,张静教授从“证明、逻辑、方法、目标、效用”几个方面,概括了近代科学理性的重要原则。首先是证明,必须以展示事实证据作为支撑结论的理由,这是产出知识的关键,这一点是来自于亚里士多德。第二是逻辑,证明要合乎历史、经验、时间、常识及条件顺序,充满困惑以及不断的怀疑性设问,这显然是吸收了笛卡尔的思想。其三是方法,要善于运用实验法、推论法以及类比法等。如果有怀疑,就需要通过实验路径建立确信。其四是目标,科学活动者相信自己的目标,是为了发现规律和原理,这与其他的生活角色有区别,认识要超越经验,达到原理的层次。其五是用途,科学活动者相信,探索知识可以产生效用,因为人们根据认识到的原理创造产品,进而创造社会文明,使人类生活趋于完善。

  这些要点是否取得了共识?否,实际上一直存在激烈的争议。因为理性的倡导者们发现,他们不得不与人们已经习惯的其他产生结论方式,比如依赖情感、意识形态、身份、意见、个人经验等等,不断作“斗争”。这些斗争指向“确信产生的理由”:以情感、意识形态、身份、意见和个人经验为基础产生结论,还是以事实验证为基础产生结论?它们哪个让人更为信服?张静教授以电影《十二怒汉》为例,指出陪审团成员的少数,工程师David,如何通过展示一些可见的、可共享的、符合常识的根据,说服了多数,最终使他们改变了原先的看法。

  理性发展到过度,会不会自信膨胀,起到相反的作用?海耶克认为绝对会,而且人类社会曾经深受其害。他在《科学的反革命》中,批评“理性滥用”的现象是一种“工程师式的思维”使然:相信什么都可以修理,相信通过认识真理可以改造社会的一切。海耶克指出,这种过度自信实际上来自于对人的无知,而自然界和人类作为研究对象是不同的。以人类社会为对象的学科,不可能通过对“真理”的认识,来设置人为计划,改造历史形成的自然生发秩序。因为真实的信息、目标和知识,都分散掌握在无数行动者手中,无法由任何一个组织来控制和计划。

  张静教授随后提出若干反思性疑问。如果科学理性是一种唯一正确的思维方式,为什么后现代主义者群起而攻之?为什么后现代主义者对人文科学的影响超过自然科学?我们能不能够说,科学理性已经成为主流的思维方式?它在哪些领域发挥作用,哪些领域作用甚微?另一些问题有关科学研究的目的伦理和科学体制:我们探索知识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获得权威地位和影响力吗?是为了取得支配力量并控制他人吗?是为了通过知识产权赢得经济利益吗?科学体制对研究者的激励方向是什么?显然,上述问题已经超出了单一的专业领域,它们与政治、自然科学以及人文科学息息相关。

  张静教授没有提供明确的答案,她指出,科学理性占主流,但是范围有限,理性基于事实依据,不是基于个人感受和道德,希望能够促进同仁共同思索。她强调:信念深刻影响着科学探索行为和效果;当代青年学生应该掌握理性思维的方式去探究问题。

  学者名片:

  张静教授,女,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博士,法国国家科学院弗里德曼研究所、美国哈佛大学文理学院社会学系、德国洪堡大学社会科学院等国外学术机构访问学者,现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主任、博士生导师。现主要从事政治社会学研究,在《中国社会科学》、《社会学研究》、英文SSCI期刊等学术杂志发表论文40余篇。代表性专著作:《法团主义》《利益组织化单位》《基层政权》《公共规则与乡村社会》《社会冲突的结构性来源》等。

    福建日报记者 林升文

http://soci.cssn.cn/shx/shx_xsdt/201703/t20170324_3465158.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