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宋史研究

中国古史研究成果与信息报道

 
 
 
 
 

日志

 
 
关于我

耿元骊,男,东北师范大学博士。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唐宋史研究网”2004年12月建立于博客中国。2005年4月29日迁到和讯。拟于2013年9月1日迁到网易。本站非为严格意义上的博客,只不过利用免费资源来进行建设,今后如有可能将设置独立的空间和域名。欢迎大家来访问!本站属于非经营性的学术网站。所有提供阅读、下载的文章均为作者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而来,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除少数无法获得原发网址外,均标注了引用网址。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本站将及时删除。

网易考拉推荐

白居易墓李商隐墓陆游故居  

2017-05-07 07:15:09|  分类: 古史综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韦力︱被捆绑收费的白园,李商隐墓有两座,陆游故居已消失

韦力

2017-05-05 11: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上海书评》将持续发布藏书家韦力对中国古代文人遗迹的实地寻访笔记,本文为“觅诗记”系列,旅途照片由作者提供。
(一)走访白居易墓和乐天祠
白居易去世后,《旧唐书·本传》称:“遗命不归下邽,可葬于香山如满师塔之侧,家人从命而葬焉。”而后李商隐给他做了墓志铭,称:“十一月,遂葬龙门。”而今白居易的墓仍在龙门——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城南十三公里处,洛龙区龙门镇龙门山东门琵琶峰上。
进入白园要买龙门景区的通票(一百二十元)。白园颇大,可以视为一个独立的小公园,事实上应该是因着白墓而建的公园,然后圈起来收费。收费也就罢了,还一定要跟龙门景区捆绑在一起。看到这种做法,还是由不得自己生一肚的抱怨。但是走在园内,还是有惊喜在,比如看到了正在盛开的腊梅。这是我多年没有看到的了,一眼望去,心生欢喜,一肚子的抱怨话也随之没有了踪影。
白居易墓
白居易墓在山顶上,新修古貌,周围有许多纪念性质的碑,新者有之,旧者亦有之。
周围的碑刻
整体感觉,白园保护得较好,再加上我来的时节不是旅游旺季,游客较少,这使焦躁的心情得以化解。当我站在白居易墓前,对这位伟大诗人的崇敬感油然而生。我在他的墓前鞠了一躬,以此感谢他的诗句给我带来的愉悦。白居易墓终于得以朝拜。
后来在资料上查得,在河南省郑州地区新郑市辛店镇辛店村,还有白居易的祠堂。
乐天祠外观
很容易在主街上看到了白居易祠,从外观看祠堂的大门建筑风格有点像道家的祠堂,大门的上方写着“乐天祠”,两侧的墙上写着“乐天故里 彰吾祖德”。看来这里是白居易的故里。当地人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乡贤,在这里给白居易建起了祠堂。然而当我来到祠堂门口时,这里的大门却紧闭着,于是只能站在院门口端详外观。
此处大门上面贴着横批“居易遗风”,这个横批跨着左右两扇门,像是法院的封条,看来此门并非入口。侧边有郑州市文保牌,上书“白氏祠堂”。到其门而不能入,这当然不能令我惬意,于是我用力地推了推正门,里面似乎用东西顶着,大门纹丝不动。接着,走到旁门用立一推,门竟然开了。
院落仅一进,占地约一亩大小,正前方有祠堂,右侧的一排厢房基本已经坍塌,左侧的一排房还算完整,院里停着一辆破烂的摩托车,车钥匙还插在上面,我猜想厢房内一定有人,但我在院内四处拍照,耗时约一刻钟以上,却始终没有看到院中的人,我刻意地站在窗下,静听了一会儿还是没能听到任何的动静,本想敲门去向房主了解白居易祠的情况,但走到那个门还有一米远的时候,我不知自己为何停下了脚步,倒也谈不上是害怕,那一瞬间的心态我自己也想不透,于是放弃了敲门,继续在院中进行着自己的拍照。
祠堂
祠堂不大,占地约二十余平米,房屋建在一米多高的石台之上,祠堂建有开敞式前廊,侧墙上嵌有几块石碑,其中一块是白居易的《琵琶行》。我在这里看到了自己喜爱的诗,顿时增添了三分亲切感。
祠堂的另一面是嵌着两块对联式的竖条碑,上面刻着“居易字经同祖同宗 鼎力相助与我辛店”。祠堂的大门上着锁,从外观看,上面的木条保存得较为完整。
日本教授立的碑
在祠堂的侧面还看到了一块两米多高的圆头碑,居中的大字刻着“一代的词圣白居易”,字迹刻得很浅,但是这样口语化的刻碑倒不多见。也许这是今人刻意模仿白居易诗作的通俗,但读来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我仔细辨认着落款,原来是日本京都大学教授石原润所立,看来这句评语是由日语直译而来者。这块碑的落款为“一九九六年八月十五日”。在这块碑的地上还横卧着一些石条,上面还刻着一些字迹,从风化程度看应是明清的故物,院墙上还镶嵌着几块碑,上面的字迹完全不能辨识。
(二)两座李商隐墓
李商隐墓位于河南郑州荥阳市豫龙镇正南三公里路东李商隐公园西北角。从占地面积看,这个公园也算不小,但此前我刚去看过刘禹锡墓,那里也修成了公园,要比李商隐公园大许多。李商隐公园免费开放,径直走入园内,四处寻找李商隐墓所在。虽然是免费公园,里面却未见游客,没办法,只好独自在公园内无方向地瞎找。
蜡炬成灰泪始干
公园内有很多景致都是按照李商隐的诗词意境来雕造的,如有青鸟,有燃烧的蜡烛,但塑像都是现代抽象派的制作手法,潮倒是很潮,只可惜离诗的意境远了些。
李商隐墓
终于,在公园的西北角看到了李商隐墓。这座墓被围在一圈石墙之内,而石墙的前面又种着一些植物,使这里有些隐避。墓园大概占地两亩见方,入口的位置戳着一块大石头,上刻“李商隐之墓”。在上面我能隐隐地看到原本绘有李商隐的肖像,只是现在几乎看不清了。围着墓丘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墓碑,也没看到古代的碑刻。这样的一位大诗人,他的墓不应当没有历史名人的题咏,可惜我在这里却找不到人请教。
墓丘的上方长满杂树,其中有一面已经坍塌,呈现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荒凉感,这种感觉让我的心情得以沉静,我特别想知道李商隐当年写那些无题诗的真实原因,可惜这里除了风声,没有人能回答我的问题。
但李商隐墓留存至今的并非一座,在河南的沁阳市还有一处——位于河南省焦作地区沁阳市市区东一点五公里,沁河南岸覃怀办事处庙后村南。我在沁阳市包下了一辆出租车,司机看了我的行程单后称,从不知道当地还有李商隐墓。我让司机按照地址把我拉到附近,果真,在一片田地间,远远地看到了红色的院墙,我觉得那里面很有可能就是我要寻找的李商隐墓。
路边遇到两位操持农活者,向他们请问如何进到里面,老农告诉我,要到村委会去拿钥匙,这当然是个小难题,我正想向老人请问村委会的走法,无意间看到大门从里面缓缓打开,有个人推着一辆摩托车从里面出来,我停车的位置据大门约两百多米,我看到那个人出了院门,而后将摩托车停下,转身正准备锁门。见到此况,我顾不上跟老农再说话,向大门飞奔去。在那人落锁前的一瞬间,我跑到了他的跟前。我对自己跑步的速度一直没有信心,然而今天我认识到以前低估了自己的爆发力。我努力地压住自己的大喘气,尽力向他解释自己远道而来想进园区内拍照,希望他能等我一会儿。看门的是一位老人,他边听我解释边仔细地打量着我,眼光停留在我手里拎着的书包上,他严肃地问里面放着什么;其实我每到一地都是从专用包里拿出相机,把包放在车上,今天走得急直接把包拎在了手里,于是我打开包让他看,里面仅是相机和镜头,他果真严肃地低头瞥了一眼,没再说话,转身摘下锁推开门,示意我进入院内。
沁阳李商隐墓
院落的占地面积挺大,我感觉在十亩地以上,然而里面却没有什么建筑,显得空空荡荡,李商隐的墓丘处在园区的正中,从外观看墓丘呈斗笠状,墓围高不过一米,用石块砌就,除正前面外,其余三面种着一米高的万年青,墓前立着碑,碑上刻着“李商隐之墓”几个篆书大字,上面还用同样的字体刻着两个小字“唐故”,感觉这句话没说完,细看之下也的确没有其他的字迹,碑的背面刻着的是李商隐的生平,余外再无其他的碑刻,园区的后方种着上百棵松柏,只是树龄尚幼,没有郁郁葱葱之感。
墓碑背面
开门的老人也跟我进入院内,他站在远处看着我四处拍照,并不言语,我走过去问道,这园区内也没看到其他古物,我进园时您担心我带什么东西进来?显然老人没想到我会这样问话,他迟疑了一下说,谁会这么大早跑到这陵园里来拍照呢。我又跟他说,感觉这墓与园区的比例不很协调,为什么这么大个院落,里面仅有一座坟?老人说,原来这里有很多碑刻,但后来都拉到了博物馆里,我需要看的话可以到那里去,并且说,现在的状况仅是一期工程,马上要盖二期,把墓园前的那片农田全部用上,要把陵园的面积扩大几十倍,这样就可以建成一个旅游景点,他建议我到那时候再来看。
(三)已经消失了的陆游故居
陆游故居云门草堂位于浙江省绍兴市绍兴县平水镇平水村,秦望山麓脚下的云门广福庵。在陆游三十二岁时曾在此居住,他写过一首《留题云门草堂》:
小住初为旬月期,二年留滞未应非。
寻碑野寺云生屦,送客溪桥雪满衣。
亲涤砚池余墨迹,卧看炉面散烟霏。
他年游宦应无此,早买渔蓑未老归。

此程寻访,包下一辆出租车,前往山区寻找几处遗迹。首先找到了王献之的洗砚池,因缘巧合,我找到了真正的砚池旧址,令我很兴奋。而后很快就来到了广福寺的门口。
广福院
广福寺从外面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小的四合院,牌匾上写着“广福院”,两边的墙柱上写着一副对联:扫除情缘归净土,皈依佛法入空门。虽然这副对联在平仄上有些问题,但表达得却很直白,同时也说明了这个广福院今天是净土宗。
院内情形
进入院门,正堂是二层建筑,建造得比较简陋,门口站着一位老妇人,我向老妇人请教,她说话很简单,简单到每次的回答仅蹦出几个字,我问她陆游故居云门草堂在哪里,她说没有了。这时有一位老者进院,我马上跑过去,请问他这里是不是陆游的故居,他回答:“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去问方丈。”他把我又带到了这位老妇人的面前,我这才知道原来这位老妇人是这里的方丈。
关于陆游跟云门寺的关系,历史上有不少的资料记载,比如陆游在宋绍兴丁酉年写过一篇《云门寿圣院记》,此记的前半段为:
云门寺自晋唐以来名天下,父老言昔盛时,缭山并溪,楼塔重复,依岩跨壑,金碧飞踊,居之者忘老,寓之者忘归,游观者累日乃遍,往往迷不得出,虽寺中人或旬月不得觌也。入寺,稍西石壁峰为看经院,又西为药师院,又西缭而北为上方。已而少衰,于是看经别为寺曰显圣,药师别为寺曰雍熙,最后上方亦别曰寿圣,而古云门寺更曰淳化。一山凡四寺,寿圣最小,不得与三寺班,然山尤胜绝。
这段话讲述了云门寺的壮观以及讲到这里还有其他的几个小寺,而今的这广福院本是其中之一,故而我觉得这一带一定有跟陆游有关的遗迹,只是不确定到如今是否还有留存。看来问话不容易得到正确答案,我就在这个寺院内到处找。
济公殿和韦陀财神殿
在正殿的对面,有两间小屋,每间屋也就五六平方米大小,上面挂着的匾额分别写着“济公殿”、“韦陀财神殿”,韦陀何时成了财神,我惭愧于自己佛教知识的匮乏,在我端祥着韦陀财神时,无意间发现了院门口戳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陆游草堂”,这行字的下面还画着一个指示方向的箭头,而指的方向正是广福院的正殿。
指示牌
这个无意得来很让我惊喜,我立即跑进大殿去找方丈,然而大殿中却没有她的影子,我转到佛龛的侧面,看到还有另一间小屋,这间小屋仅是在正面摆着一台老式显像管的电视机,显示的影像是一位高僧在说法,声音很是缓慢,我估计他说话的频率只有我的四分之一,余外屋中空无他物。我冒失地喊了一声:“这有人吗?”那位方丈老太太从电视机后面转了过来,不说话看着我,我告诉她自己看到了云门草堂的标牌,指的就是这个方向,请她确切地告诉我在哪里。方丈可能被我的诚心感动了,说话的字数比刚才多了一些,她告诉我广福庵原本就是在陆游故居的旧址上盖起来的,但古代的痕迹一点也没有了。这个解释还是不能让我满意,我说那为什么看到的那块牌子指向这个方向。她说不是这样的,这块牌子本来是立在外面的,指的方向就是广福庵,现在只是把它搬到了院内,她的这个解释让我感到了自己的愚蠢:那块牌子是活动的,随便一挪就会掉准一个方向,但不管怎么样,总算找到了这个遗址所在,也算不虚此行吧。
陆游纪念馆
此外,陆游纪念馆位于浙江省杭州市孩儿巷98号。是处在现代街区中的孤零零的古建,四围无窗,仅邻街的一面开着窄而小的石库门,看上去像个堡垒,进门即是沈鹏所题牌匾,正厅的影壁上挂着陆游的那首诗,其中有那个名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据说就写自这处古宅中,而今这首诗是刻在木匾上,也是出自沈鹏的手笔。本匾的前面有陆游的木雕像,他左手持书,右手捻须,作苦吟状。只是这座雕像下面的木基座我没能看懂:有点儿像足球状。旧居的后一进院落为下城区文史馆,里面挂着一些展板,都是下城区的历史精英事迹。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76774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